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五章:黑心商家耍花招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槐安安稳稳坐在房间里,表情很是坦然,做笔录的小民警进来一看,不由有点揪心——

    年纪轻轻的,怎么瞅着像个惯犯呐?

    办公室外头同事们还在说话:“刘老黑没事儿吧?”

    “应该是没事的,我让小王去旁边诊所里喊医生了——不过他看起来好像胖了,你看脸,有肉!”

    “胖你个头,人家这是肿了……”

    房门“啪”的一声关上,把外头的声音也给关了出去,民警坐在桌子前,照章办事:

    “姓名……”

    “何槐。”

    “性别?”

    何槐:……

    唉,这些个警察局,啥都好,就是这个笔录信息吧,不能一键同步,去一家就得做一次,去一家就得做一次……

    啧。

    但是外头那人还没给工资呢,就为那六千块钱,她也得耐着性子接着回答。

    “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

    …………

    何槐正襟危坐,郑重又诚恳的回答道:“是这样的,我是政法大学的学生,熟人介绍了个临时搬货的活儿,计件的,我就过去了。”

    “前天晚上去了一次,警察叔叔我跟你说,他们做生意可不地道了,说好的计件给钱,搬一袋给我两毛……结果才装了一车,就跟我说要跟车卸货……还没有跟车费!”

    她气哼哼的:“你说我一晚上才挣一千二我不是亏大了嘛,我就有意见。所以今晚他们就说货多些,让我再去一趟——我这不,从十点多忙到凌晨五点,总共才赚了六千块钱……这都是我的血汗钱啊!”

    她强调道。

    “不是……”

    警察听的晕头转向:“你?去搬货?一晚上一千二,一晚上六千?”

    何槐认真点头。

    对方:……

    “你拉倒吧,还计件……你别是去揪棉花的吧!”

    何槐:你可以看不起这个人,但是不能侮辱她身为一棵槐的尊严!

    她二话不说,一把把面前的桌子抓了起来,单手高高举起。

    警察:……

    …………

    好一番验证与折腾,笔录总算重新开始了——

    “你的意思是,因为你搬得太多,所以刘老黑他们一伙人就想赖账,还想打你?”

    警察叔叔有点怀疑——他们这个片区每天挺安稳,警民关系也不错,刘老黑就卖个粮油啥的,他能干这事儿?

    不过……

    “你说一伙儿?还有谁?”

    何槐想了想:“我也记得不太清楚了,大概也就十七八个人吧,哇塞他们一窝蜂冲上来,我一紧张一害怕,就把他们都打晕了——这个算是自卫吧!”

    她可是听说了,坏人也不能随便打的,打了就说自卫,自卫还得有分寸——

    只是打晕而已,应该还算是有分寸?

    在这小小的办公室里,人民警察的光辉笼罩着她,让她不由有点小紧张。

    “十七八个人?!”

    警员有点不敢相信了:

    “人呢?”

    “我把他们锁仓库里了!”

    想了想,又赶紧给自己加光环:“所以说啊,我打完一看五点半了,怕叫你们过来耽误大家早上睡觉,硬是在门口等了两个小时哩!”

    警察叔叔深深看了她一眼,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

    恰巧这时有其他警察推门进来,闻言不由一乐:“那咱们可真是谢谢小姑娘你的体贴了。”

    “不过吧,人民警察为人民嘛,有啥案子尽管报,别怕耽误我们——再说了,普通的打架斗殴,也不会把我们所有人都叫起来的。”

    唉,说真的,虽然这片区安稳,但是吧,他们局里的业绩也就不突出啊,局里想修修补补,资金都不好申请,年底奖金也总是平平无奇,有时候私心里琢磨着,咋不来个大的哩……

    呸呸呸,这个想法太不警察了。

    何槐:……哦。

    “对了,刘老黑还没醒——你这下手可重啊!”

    进来的警察翻了翻笔录,一边说道:“政法大学的啊……你这个事儿牵扯的人有点多,所以要通知你们学校了——你们老师电话多少?”

    何槐:……委屈巴巴。

    辅导员话好多嘞……

    她沉重的给出了电话。

    民警说完,赶紧出去吆喝一嗓子:“出警——去刘老黑的仓库,核实一下!”

    想了想笔录上说的十几个人,都冲出门了,又回头点了两个人。

    做笔录的警察看着何槐有点一言难尽,此刻哼哼哧哧半天,才来了一句:“那个什么,报假警要受处罚的啊……”

    何槐:……我不是,我没有!

    …………

    仓库。

    六名警察看了看挂在外头并没有锁死的门锁:“去开门。”

    还好仓库后门不在菜市场那边,不然这会儿又一堆人凑热闹了。

    正开着门呢,里边就有动静了,警察们稍微提了提精神,一把把门打开了——

    “啊——警察,警察来了!”

    “条子来了!”

    “高哥,壮哥,怎么办……我不想坐牢呜呜呜……”

    “啊完了完了……”

    警察们:……

    “戏真多。”

    为首的上前一步,清了清嗓子:“干什么干什么?想拒捕是不是?你们几个老实点!”

    瞧他们这心虚的样子,果然是跟报案人说的那样,不愿意给工资还想打人是吧?

    他又想想何槐漂亮的模样,眉头一皱,发觉事情很不简单——

    说不定还想欺负人家女孩儿呢!

    渣滓!

    哼!

    警察们呵斥着众人,看看仓库后边那满满当当的米面,心说不知道多辛苦才能搬运进来呢,他要是那小姑娘,这血汗钱要是不给,她也得拼命!

    再看看仓库门口散落一地的米面,被他们自己人踩出好多个脚印——

    啧。

    一群人如丧考妣的被警察们带上车,看那绝望的模样,好像命都要没了似的,心理状态差的,甚至腿都软了……

    不就是打架不给工资嘛,一群大老爷们还打输了啊!抖啥抖!这点纠纷难不成还能枪毙了?

    啧啧啧。

    几个挤挤巴巴坐在车里的民警们心道:怂成这样还想干坏事儿?可拉倒吧!

    现在的大老爷们,真是没见过世面,进个局子都不如人家小姑娘镇定。

    一边又想着:唉,谁能想到一个小姑娘这么有本事,还能制服这么多人,他们还以为夸张了所以只带了两辆车六个人……

    谁知道啊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