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七章:尝一口啊不好吃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个年头,拜无处不在的网络所赐,大家每天都能看到各种各样的新闻,有明星的,也有民事的,大家生活中可能很多东西都没见过没尝试过,可是网上瞅两眼,论坛里灌灌水,再聊起来就能侃了——好像自己个儿多了解它似的。

    就比如何槐从包里摸出来的一包“面粉”。

    它看着像是包面粉,闻起来……嗯还没闻,总之是挺像的。

    可是这么往密封袋里一放,辅导员立刻就出了一身冷汗,脑子里晕晕乎乎的,甚至还想着:估计没谁会错认成面膜粉……

    她把目光投向了身边的警察。

    却发现这会儿,整个警局都安静下来了。

    “咣!”

    这突然的一声,让大家伙儿吓了一跳,再一看,却是那几个做完笔录的绊倒了椅子。

    好家伙!

    就说他们状态怎么那么反常,果然有情况!

    一窝警察忽的扑过去,二话不说把一堆早上来回经历*****的壮汉们推进拘留室!

    再出来时,神情个个就不一样了!

    ——大案子!

    ………

    何槐没弄明白——她对网上除了吃以外的东西半点不感兴趣,不经意间瞅到了也是眨眼就忘。但要说她什么也不懂吧,她也会看小说看电影看动画片看电视剧——

    还会韩剧里头的“卡其嘛”。

    此刻,她看着不说话也不用心听她说话的辅导员,还郁闷的拆开了袋子,手指头伸进去戳了戳那白白的“面粉”。

    “你看,这面粉肯定不行,闻着都没有面粉味儿。一群坏人,卖这种假冒伪劣产品……”

    说完,顺手塞嘴里尝了尝——

    刚出来的警察们恰好看到这一幕。

    “吐出来吐出来!!!”

    警察们都扑了上来。

    辅导员怔愣片刻,突然浑身一抖,下意识掐住了她的脖子拼命晃:“吐出来快吐出来!”

    警局里瞬间鸡飞狗跳:“牛奶呢?有没有?”

    “去卫生间搓肥皂水——抠嗓子,抠嗓子——”

    折折腾腾一上午,何槐甚至还被安排做了个包括尿检在内的检查,一直到被打的最狠的刘老黑都醒了过来,她才被警察和后怕不已的辅导员带回了警局。

    警察局里只剩小猫三两只,其他人全部都重新去了那个仓库——根据何槐的说法,黄袋子肯定是有猫腻的,这回的案子,可真他妈的不一般的大啊!

    就是不知道,案子了结以后,局长会怎么收拾他们——

    毕竟,辖区里这么一个大毒贩,总不可能这是头一回做生意吧!可他们愣是从来没有怀疑过……有时候碰上了还打个招呼呢!

    什么警民鱼水情,鱼水情个鬼啊!灯下黑到这种地步,怕不是个个都得被局长的恶龙咆哮收拾——

    哭唧唧。

    早知道一大早就不立FLAG了,如今绩效不一定有,先招一顿骂是肯定的。

    ——没错,那包被何槐尝了一口的“面粉”,已经证实是毒品了。

    至于何槐尝了那么一口为啥没事儿……

    警察叔叔们表示可能他们反应快,小姑娘吐的太干净了吧!

    ——鬼嘞!何槐早上特意吃了早饭呢,进了她的肚子还想吐出来?没门!

    她也就锁了厕所装模作样两下罢了。

    反正身为一棵槐树,只要别是化肥啥玩意的给多了,她都不怕。

    唉,说起化肥,自从四十年前背化肥的在她脚底下歇脚漏了一点之后,她就再也没尝过了……

    那真是大补啊!

    就是那年她瞅着年月挺安稳,所以想在旁边再长一棵槐跟她一起唠唠嗑,结果苗太小,直接叫那点化肥烧死啦!

    有机会了真想再尝尝。

    她咂咂嘴。

    因为刚才误食毒品,这会儿虽然尿检没问题,可是为了以防万一,警局还是安排了观察一日再做个检查,何槐看了看表,起身喊道:“警察叔叔,可不可以吃午饭啊……”

    警察们摸了摸脸:……唉,他们才大了没多少啊,都叫了一上午的叔叔了。

    难道人民警察真的这么摧残青春?

    …………

    辅导员已经重新雄赳赳气昂昂(其实还是有一丝担忧的)的回到了学校。

    她回了办公室,直接打开电脑,噼里啪啦声情并茂的写出来两千字的奖金申请——上次解救被拐儿童有奖金,这次协助警方破获特大贩毒案,肯定也有吧!

    奖金多了,够吃了,何槐说不定就不会再去宣传封建迷信,再去搬砖扛米面了,也能安安稳稳的做个人……呸,做个学生了。

    写完了自己读了一遍,添了点素材,先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不过再一想——警方想钓大鱼,要求保密啊!

    唉。

    …………

    何槐打个工回头就不见了,白天课也不上,李颖打了一上午电话也打不通,中午不死心又接着打,终于接通了——

    “阿槐你没事吧?怎么不来上课?出什么事了?”

    何槐想了想,安抚道:“我没事,好的很。”

    “那你怎么不来上课?”卢芳芳也凑过来问道。

    何槐:……

    “可能我搬东西太厉害,把他们扛哭了吧。”

    她这么回答。

    舍友们:……

    …………

    警局这边进展的很是顺利,甚至何槐还带他们去了利井仓储区的12#365号,让他们来回的查这仓储区的车辆监控,看看供应源头来自哪里——

    这一长串提溜儿出来,警员们又重新开心起来——恶龙咆哮肯定是有的,但是奖金,肯定也是大大的有的!

    此刻他们再看何槐,眼神就格外不一样了——

    不愧是政法大学出来的学生啊,这个敏锐度,这个谨慎的意识,这个大胆的能力……真是不愧是做狗仔……呸,做《今日说法》的新闻系未来之星啊!

    至于《今日说法》是不是新闻系负责的…嗐,那不重要!

    好学生,就是不一样!

    你瞧她的盒饭,吃的又快又多哩!

    ………

    而何槐老老实实在这里呆了一天后,吃掉了二十五份盒饭,在又一次检查确定没事后,她问道:

    “那我这次协助破案,有奖金吗?有多少?什么时候发?”

    想了想,又道:“不如你们申请的时候跟,跟……”她想说能不能去跟玉池区公安局问问,他们好像也欠一份奖金哩……

    但是突然想到,上次不是正经报案,她黑吃黑收了五百万给人家捉小鬼啊!

    算了算了,晚点就晚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