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章:家教最强导师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槐一路都在给自己加油打气。

    作为一棵有排面儿的槐,她从来都没这么怂过——但是没办法,人类太丧心病狂了啊!

    想一想,九年义务教育之后,还要上三年高中,高中结束还要上四年大学,大学里万一再读个研究生考个硕士博士啥玩意的……

    学不起学不起,手脚并用都算不过来这里头摧残的岁月。

    她这么厉害一棵槐,如今也只能在人间界屈服了。

    唉,帝都居,大不易——要不然怎么能被赶鸭子上架去给人家补习呢!

    她抖了抖,为自己的坚韧不拔忍辱负重点了个赞。

    …………

    而在那杀马特的家里,杀马特也在视频通话的最后为自己点了个赞——

    “怎么样,我这剧本6不6?而且内涵很深刻是吧……唉,估计到时候不一定有票房,咱们拿个奖也行。”

    多方视频通话中,好半天都没什么动静。

    最后,还是最下角那个一头红毛的家伙儿犹豫着问了句:

    “哥,咱们拍的网络短片,没办法上映拿票房……奖估计也不行……”

    突然寂静。

    杀马特也想到了这点,此刻“啪”的一声挂了电话,恼羞成怒。

    就在这时,房门又被敲响了。

    ………

    杀马特余怒未消,此刻还坐在椅子上一脸憋闷,他妈就已经欢快的打开了门:“宝宝啊,你上回说的那个特别会教课,也特别愿意聆听你思想的家教,妈妈又把她请回来了。”

    她看着满屋子的狼藉,已经很是淡定,此刻正熟门熟路的收拾着散落一地的东西,一边收拾一边絮叨:“你不知道,这名校的大学生,真是太努力了……妈暑假就打过他们学校那个什么部负责人的电话,人家说这家教老师没考好所以不接课,怕误人子弟……实际上妈去她学校看过,奖金栏里,她上学期还拿到了最好的奖学金呢!(大雾)”

    她一边说着,一边憧憬的说道:“你说说,都拿最高的奖学金了,成绩该有多优秀啊!就这还那么努力……”!

    这么好的学生,不知道教起来有没有之前请的那些金牌讲师们好,她也没别的要求了,只求给儿子的语文收拾收拾,别下回被老师拿到全校展览……

    她,她也怪丢脸的。

    哦,顺带着数学也不能落下,英语更是要抓紧。物理可以暂时少教一点,化学得加大力气……

    唉。

    这位母亲沉重又满是憧憬的叹了口气——实在不行的话,先把语数英提上去吧。

    她收拾完东西,看着儿子在卫生间里对着镜子仔细把能遮住半边脸的刘海分好,还用了专门的定型喷雾……

    算了算了。

    没别的要求,让儿子跟之前教学一样,老实点就成。

    ………

    何槐尚不知道她的主顾在短短半个小时之内,就把对她的教学要求来了个抛物线,并且直接掉到了X轴下方,可谓是真真的“被现实磨平了棱角”。

    此刻,阿槐大人深吸一口气,按响了门铃。

    等待开门的那一瞬间她还失落的叹口气——原身阿槐被雷劈的时候,为什么脑子里只剩孙景了?就不能留点知识给她吗?

    看这别墅区富的……她要是真的会做家教,肯定也能不少挣钱哩!

    ……

    “来了来了。”

    杀马特之妈亲自来开门,见到何槐还愣了一下——

    之前来教课时,这姑娘有那么好看吗?

    太漂亮了,她赞叹道。

    然后心道:一定是之前害怕不安全所以做了伪装,现在知道自己儿子不是那种人,所以才敢大大方方展露真我——

    说实在的,他儿子脑子里要有这根弦,当爹妈的立刻就能给这位漂亮的家教老师填张支票!

    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她的哀愁何槐半点不知,此刻只是言简意赅的打了招呼:“阿姨。”

    “孟俊涛在楼上吗?”

    女人立刻点头:“在在在!老师咱们上去——小何老师啊,我是真的想跟你商量商量,你就接下这家教的工作吧,待遇我们给你最好的,涛涛那个样子你也晓得,我们当父母的没别的要求——”

    何槐浑身一抖。

    天呐让她来教人家,怕不是能带到沟里去,不成不成,阿槐大人不是这样的槐,很有道德的。

    这种昧良心的事儿不能干。

    她摇头:“抱歉阿姨……”

    女人立刻就叹口气,看着她的眼神,遗憾都差点喷涌出来。

    她沮丧道:“那行吧小何老师,涛涛就在这房间里,你们先沟通沟通,我去弄点菜。”

    她说完,害怕立刻就听到拒绝,赶紧下楼了——刚好隔壁别墅里的菜熟了,去弄点来请小何老师吃顿好的。

    自家种的菜,到底是味道好些。

    她出了别墅,看着外头好大的太阳,又转回头摸出一把GUCCI的电动太阳伞,叹道:都怪辣鸡物业,不让花园里种菜,他们家老爷子偏又喜欢这里,觉得风水好菜肯定也好,所以又买了隔壁别墅的楼,专门改造了用来种菜——

    这会儿,老爷子老太太还有家里的保姆,都在那边顶楼摘黄瓜呢!

    ………

    何槐半点不知她即将要吃到何等奢侈的菜品,此刻只是一脸淡定的敲开了房门。

    “咦?”

    杀马特看到是她,还琢磨了一会儿:“阿槐老师,你现在好像不一样了。”

    何槐“嗯”了一声,主动找话题道:“哪里不一样了?”

    杀马特想了想——他也忘了。

    于是两人大眼瞪小眼。

    好半响,他才反应过来——

    “阿槐老师,你来了真是太好了,你不知道我妈请的什么金牌讲师什么王牌辅导,一个个的都太没有水平了,根本不像你一样,懂的艺术的美……”

    被一一淘汰的家教们:……呵呵。

    何槐没吭声。

    她也不知道怎么接话。

    不过好在杀马特孟俊涛生活中很难遇到知己,哪怕原身何槐只是坐着不说话,他也觉得很难得了,此刻嘴巴如同开了闸,叭叭的不停:

    “阿槐老师你坐这里,阿槐老师你务必要留下来让我妈别再找其他人了……阿槐老师我新学了一首歌,你来听听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