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章:老司机带带我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槐安稳的坐在那里,看杀马特孟俊涛拿出了自己的专业话筒。

    还好他的梦想之屋专门做了隔音,此刻音量调起来,半点也不怕人投诉。

    “老司机,带带我,我要去……”

    “老司机,带带我,我要去……”

    他唱的一脸陶醉,时不时来个帅气的甩头,这个时候那遮住半边脸的刘海儿就会整整齐齐的在半空中飞舞,然后重新落回脸上。

    在刘海儿飞舞的一瞬间,何槐通过惊鸿一瞥,看到了杀马特的脸。

    嗯……看起来挺老实的。

    她安静的听完一整首歌,看杀马特在台上向四面八方鞠躬:“谢谢。”

    “谢谢大家。”

    “谢谢,我也爱你们……”

    彻底结束了。

    何槐坐在那里,想了想自己之前特意背过的高中生的阅读理解——

    这个时候,是不是要就着这首歌的背景,还有歌词,还有其中有内涵的文字比如“老司机”之类的,说一段深入肺腑实际上作者本人都一脸懵的话?

    她是认真做了功课的。

    但是……

    憋了半天,何槐也没能组织好语言,没办法,她是半个草包啊。

    此刻,只能认真的说道:“这首歌没有《牙套妹》适合你,但是也很好听。”

    杀马特看着她的眼神都不一样:“阿槐老师,还是你有眼光!”

    他给出一个赞:“实际上我也还是很喜欢《牙套妹》的,但是作为一个创作型歌手,我要不断突破,最近打算从我国传统民谣和这种时代气息歌曲中,汲取一点精华来,所以就选择了这首歌来深入解析。”

    何槐有点羞愧——对方对一首歌都能这样认真,但是她却还企图用自己绣花枕头一般的知识埋没他的光华——

    不应该,太不应该了!

    她叹口气:“其实你真的很厉害,也很有想法,比我……”

    她想说比我强多了,但是自己好歹是阿槐大人,于是强行挽尊:“…比我们这些人厉害太多了。”

    杀马特的一只眼睛也亮了——几个月不见,阿槐老师越发够资格做他的知己了,她已经认识到像她一样只会死读书的人,是没有灵魂的了!

    但是……没办法啊。

    阿槐老师已经踏入了名校的庸俗世界,年纪又大了,再回杀马特的世界,是很难做出成就的……

    怪只怪,他们相遇太晚。

    怪只怪,阿槐老师醒悟的太迟了。

    ………

    鸡同鸭讲一阵子后,何槐终于良心发现,不愿意再耽误这样的好苗子了,于是在杀马特的妈妈回来后,她就想要告辞。

    “阿姨,不好意思,我……”

    孟俊涛的母亲李丽琴心头一抖,赶紧一把拉住何槐的手:“小何老师啊,别急别急,咱们吃过午饭再商量!”

    午饭……

    看了看别墅大大的厨房,何槐屈服了:“那行吧。”

    李丽琴松了口气,赶紧跟保姆一起把菜送进厨房,一个劲儿的嘱咐厨师:“认真点,一定要丰盛,要显出郑重来,务必把这位老师留下——留不住她的心,也要留住她的人!”

    厨师老汪郑重点头:“您放心,我明白——上午涛涛特别听话,都没有掀桌子骂人大吵大闹,这位老师说话温声细语的,话不多的样子,可咱们涛涛就愿意听!是个特别有内涵的老师!”

    李丽琴也是心头美滋滋:“那可不,我去政法大学一看,好家伙,学校公告栏里,她拿的奖金最多,排第一呢!你说说,这得多优秀啊!”

    何槐:……咳咳咳。

    奖金是抓捕人贩子那次学校奖励的,但是这家人都不知道,老汪一听更是激动——

    “政法大学的高材生?!”

    他瞬间斗志满满:“放心,中午肯定是一桌子大菜,务必叫人家感动到留下来!”

    李丽琴这才和保姆出了厨房。

    保姆看了看重新回到楼上的何槐,此刻嘀咕道:“太太,我看咱们涛涛不是不好好学,是之前请的老师都不行,配不上咱们涛涛的好脑瓜,这都不在一个层次上,那能沟通好吗?——您想想,之前那些什么金牌讲师之类的,他们自己都没有政法大学的学历呢!是不是?”

    讲师们:……

    MMP虽然我们没有那个学历,但是每年帝都一多半的三大名校高材生都是我们教出来送进去的!

    血口喷人!

    ……

    但是崽儿肯定都是自己的好,李丽琴认真想想,恍然大悟:“你说的有道理,肯定是这样的!”

    两人对视一眼,越发郑重了。

    何槐在楼上又听了一曲《牙套妹》,还有一首《杀马特》,并且认真品味了一番,得出还是《牙套妹》最好听的结论。

    虽然目前孟俊涛更爱的是《老司机》,但是这不妨碍他有一颗包容的心——阿槐老师已经比之前那次进步太多啦!

    之前她喜欢,都只是默默喜欢,问她她也不承认……现在终于勇敢面对自我了!

    原身何槐:……MMP。

    ………

    就这么听歌听了一上午,何槐觉得实在太简单了……就是拿这个钱不太地道啊!

    她又想推辞。

    但是一下楼,餐厅里满满当当四个盆六道菜两种主食二品甜汤……

    农家有机菜,厨师精心烹饪。

    何槐:……

    简直……简直是赤裸裸的命运的艰难抉择!

    她在一大桌子人的吹捧与劝说下落座,艰难的挣扎着,吃着,吃着……

    李丽琴甚至和保姆一唱一和:“我上午想了想,我们已经准备好捐图书馆的钱了,涛涛肯定是能有大学上的,咱们不需要你教文化课,只需要让涛涛稳定下来……暂时韬光养晦,安静一点,不要打打砸砸不礼貌……”

    “对,别让他太高处不胜寒,要低调,要融入人群……不能碰上稍微差点的就不能沟通……”

    何槐:……

    杀马特孟俊涛此刻淡定的放下筷子:“阿槐老师,你留下来吧。实际上我根本不用补课。我是艺术生,文化课成绩也可以,妥妥的一本(加上图书馆)。你现在只需要做我的知己,聆听我内心的声音,顺便也释放你的天性,不要再隐藏再压抑了……”

    李丽琴:……留下来!

    保姆:……救救孩子!

    爷爷奶奶:……听不太懂但是大孙子涛涛肯定没问题!

    何槐看着眼前的空盘子,可耻的屈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