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章:崽儿,阿妈很感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一瞬间,李丽琴感动的快要哭出来。

    她拼命捂着嘴,努力不发出任何声音,然后从门缝里仔细看着,再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

    这样认真的儿子,她从来没有见过,就算只有这一次,她也知足了!

    李丽琴抖着手,哆哆嗦嗦的给丈夫拍了小视频,然后轻手轻脚的走远了。

    而在书房里,真正发生的事情远没有李丽琴看到的那样励志又充满奇迹的光辉。

    孟俊涛只是心不在此,并不是笨。

    在被婉婉抽醒后,确认了他的知己阿槐老师是个妖精,他立刻就怂了。

    天啦这个妖精是想怎么吃他?

    啊呜一口吞了?还是咬掉头只吃脑子?还是伸一根触手从耳朵捅进肚子………

    不管哪一种,对他来说都很可怕,他难以抑制的流下了恐惧的泪水。

    ……

    泪水糊了满脸,眼看着都要洇湿课本了,何槐呵斥道:“不许哭!”

    “嗝!”

    孟俊涛大大的抽噎一声,赶紧把长长的鼻涕吸溜回去——好长啊,所以又吸溜了一回。

    然后一双湿漉漉的眼看着何槐。

    ——没错,半边刘海儿也被婉婉捋到头顶了。

    何槐瞪着他:“先背公式,然后做题,敢做错我就打你!”

    想了想,拿人家的钱打人家的崽儿毕竟不太好,于是赶紧切换模式,柔声细语的说道:“我这都是为你好啊!”

    孟俊涛:……

    呜哇哇哇哇好可怕………

    …………

    李丽琴开门时,他其实听到了,特别想跟自己的亲妈求救,然而害怕自己说出真相后,这个妖精为了防止身份败露把他妈吃掉,硬是忍着泪水没敢吭声——

    很快,他就把小学四年级的一元一次方程学会了。

    毕竟这样简单的题,他也是上过学的,就算没好好学,多少也能解出来的。

    他只是不学,并不是脑子不行。

    何槐对着答案看了看他的试卷——咦?居然都对了?

    啊自己果然是聪明绝顶天纵奇才,就算没什么文化,也依旧挡不住自己善于教导别人的闪光点。

    美滋滋。

    她看了婉婉一眼,对方察觉出孟俊涛有点走神,于是“啪”的一声,抽断了他的一截杀马特刘海儿。

    孟俊涛:……痛不欲生,心如刀绞。

    …………

    孟俊涛在他十七岁以上十八岁未满的年纪,承受了这辈子都不会有的巨大压力。

    在一个随时会把他吃掉的妖精的威胁下,他的脑子前所未有的灵活起来,仅仅一个晚上,就从小学四年级的数学,学到了初二的证明题。

    完完全全是把自己埋葬在题海里。

    倘若有哪些题做错了,身上捆着的藤蔓婉婉就会瞬间开出一个黄色的大花苞,然后花苞旋转着打开,露出满嘴的獠牙,再把他的头塞进去,有黏哒哒的东西来回品味……

    一晚上下来,孟俊涛的刘海儿已经油光水滑,彻底定型在脑袋上,再也不会滑下来挡住他的眼睛。

    而阿槐老师则面无表情的问道:“这个知识点明白了吗?”

    “不明白?为什么不明白?接着背公式,然后看视频教材……”

    “还是不明白?那就再接着看教学视频……”

    反正她肯定是不会讲解的。

    这种简单粗暴的教学方式,配合上妖精婉婉未知的威胁,居然让孟俊涛的潜力彻底爆发——

    十点钟何槐打算告辞的时候,他甚至都把八年级的证明题都做的滚瓜烂熟。

    简直是非一般的人才。

    ……

    这么拼命教了一晚上,何槐心力交瘁。

    她下楼时觉得这门生意真的不能做,于是哪怕刚好赶上了美味丰盛的夜宵,肚子吃的万分满足,也仍旧下定决心要拒绝掉。

    至于排面儿什么的……

    不不不阿槐大人的排面不应该在这里找。

    然而……

    “小何老师……”

    李丽琴一把拉住她的手,然后塞给她一个红包,同时动情的说道:“老师,您真是……真是太了不起了!”

    “我知道您这样的人,未来前程远大,根本不在乎如今的这一星半点,但是我,还有我在外地的老公,都觉得您实在是太辛苦了!”

    “所以,请务必收下我们的这点心意!”

    “以后涛涛,就拜托给你了!”

    何槐面无表情的看了看手里的红包——按照她领工资得来的经验,这一包是一万左右。

    她抬头看着门外郁郁葱葱的绿化,想起自己那个无底洞一样的花钱本体,最后还是没能说出不干的话来,屈辱的为五斗米折腰了。

    ——大不了多给婉婉一点灵气,让她好好表现嘛。

    教学生……好像也不是特别难。

    …………

    而楼上,终于逃过一劫的孟俊涛站在窗户边上看着何槐远去的身影,再也支撑不住,涕泪横流的坐倒在地板上。

    他突然想起来网上那些送自己孩子去什么“戒网瘾学校”之类的家长,深深觉得自己就是那可怜的孩子——他妈亲手把他送到妖精嘴里呜哇哇……

    他哭着搂住了上楼来的母亲,恐惧道:“妈,阿槐老师是个妖精,她捆着我,一直做题一直做题,还不给我讲课……如果做不对题,她还叫其他妖精吃了我……妈……她都不给我讲题我怎么可能会啊她就是要找个借口吃了我……”

    大小伙子一边儿说,一边哭得浑身发抖。

    李丽琴懵了半响,最后还是下意识的搂住他,安抚道:“宝宝不怕宝宝不怕,阿槐老师肯定是你的辅导书成精是不是……宝宝啊,你不知道妈今天看你进步,多高兴……你爸视频的时候还哭了……宝宝你真棒!”

    她说完,一个没忍住,好大一个么么哒落在儿子的额头上。

    孟俊涛:……

    他懵了片刻,突然涨红了脸:“妈……我都长大了……”

    李丽琴看着他,满脸慈爱:“妈知道,不过今天宝宝不是因为做错题差点被吃了吗,妈这是安慰你呢,别怕哈,等你高考完我就请天师做法,把你的辅导书全部烧掉,他们就再也不能成精了!”

    孟俊涛:……

    虽然他妈还猜了阿槐老师的原型,也愿意做法把她烧掉,但是为什么这话听起来有点怪怪的呢?!

    他挠挠头,头上失去了定型作用的口水已经干掉,刘海儿“啪嗒”一声落下,又重新盖住了半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