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章:填鸭式教育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俊涛很快意识到他妈只是在哄他。

    因为第二天他又看到了阿槐老师!

    骗人!

    他想抗议,然而何槐对他一笑,他就抖了腿。

    他是真的怕啊嘤嘤嘤……

    阿槐老师还不知道是个什么妖精呢,可是手下就这么厉害,动不动就要吃他的脑袋——他脑仁儿可小了又没什么知识储存不好吃啊!

    但是,哭哭啼啼之后,他反而不敢戳穿了——万一她恼羞成怒把家里人都吃了怎么办!

    于是,中二期的杀马特终于下定决心,要做一个默默无闻的英雄,以身伺妖精,用自己来吸引妖精,从而保护家里人!

    这个想法很伟大,才想出来就让杀马特孟俊涛在被窝里为自己感动的哭了好几场,但是就算哭的稀里哗啦,他还是要爬起来背书——

    因为家里如今不止有一个藤蔓妖精,还有一只乌龟精,就放在书桌时刻监视着他。

    甚至乌龟精有时候还会给他讲题好可怕嘤嘤嘤,讲的根本都是错的,还不如他自己学!

    至于正经该讲题的阿槐老师……

    ——emmmm还是自己来吧。

    孟俊涛终于认命了。

    所谓“填鸭式”教育,这个词是很形象的,逮着一只鸭子,捏着它的脖子拼命往里头塞东西,一直塞一直塞,一直塞到嗓子眼——满了!

    学习也是如此。

    孟俊涛如今就是那只鸭子,被婉婉捏着脖子,阿槐老师拼了命的往里头填——不同的是,别的老师填东西之前,好歹会把知识点掰碎了再填,温柔一些,填的也多些。

    但是阿槐大人嘛……

    那是硬生生往里头撑啊,撑到孟俊涛翻白眼了,再给他一顿恐吓让他自己赶紧消化,消化不动了就再恐吓……

    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孟俊涛瘦了十斤,数学也成功学到了高二的知识点。

    天可怜见,这种教学方式,凭借的真真正正都是学生自己的本事,何槐会的,就是一个“填”。

    但是,孟俊涛不愧是在这种暴力灌输下都能学会的聪明人,他甚至自己会看视频讲解,还会综合归纳知识点,也懂的了举一反三……

    在实在吃不透数学之后,他哭唧唧的恳求阿槐老师,让他换一门课来学。

    何槐:当然是答应啊!

    因为现在的数学题涉及了集合、函数什么的,她连读出来都觉得十分费脑子哩!

    李丽琴在看到儿子头悬梁锥刺股的态度之后,一边伤心难受又担忧的心疼他,一边又理智的告诫自己:孩子好不容易自己上进了,家长万万不能给他拖后腿!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厨师老汪使出浑身解数做出一日三餐各种甜点下午茶和夜宵,自己则加了阿槐老师的微信,每天早中晚,上一课就发个红包,上一课就发个红包……

    搞的何槐如今听到消息提示音都觉得心头一喜,一天下来,净赚五六千块钱!

    她甚至暗暗琢磨——

    早知道家教是这么有前途又简单的职业,那完全可以当做一生的事业来经营啊!

    其他时薪300并没有红包还被家长熊孩子们折腾的家教人员:……

    哭唧唧!

    …………

    十一假期即将开始的时候,孟俊涛被勒令去学校参加月考,并带回了高达318的,史无前例的高分!

    为此,何槐又收到了一份五位数的转账,在丰盛的饭菜前,她看着摇钱树孟俊涛,意味深长的笑了。

    而孟俊涛在习惯性抖了抖之后,下意识看了看手中的卷子——

    “为什么古诗默写会被扣分?仰天大笑出门去,不如自挂东南枝——这么押韵,应该没错啊?莫非有错别字?”

    保姆钱嫂则拼命把好菜上到何槐那一边——最近小区里都知道他们家来了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家教,让孟俊涛这样的杀马特都改邪归正还成绩提高了,于是各方家庭的工作人员都在朝她打听,甚至开出了时薪一千的天价,只求把他们中二期的熊孩子纠正过来……

    但是,钱嫂是很有职业素养的,在她眼里,谁都比不上他们家涛涛,涛涛的前途最重要,于是瞒着何槐都给拒绝了,但是心虚啊……

    所以,她就使劲儿给何槐拿好吃的,李丽琴就使劲儿给钱,只有这样,才能稍微弥补一下了不起的阿槐老师!

    至于阿槐老师……

    放出了婉婉和赵明亮一起督促孟俊涛学习后,她每天又是坐在那里干拿钱不办事了。

    这个时候,她就琢磨着——是不是还去干一票大的,挣个块钱?

    灵师这个职业也很不错嘛,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她把陈立冬叫了过来——

    “最近还有什么值钱的案子吗?”

    陈立冬:……

    他已经查出了何槐的身份,可是对方太厉害,所以并不敢轻举妄动——况且,他摸不透这位大人的脑回路啊,这种人最可怕了,还是老老实实听话吧。

    不然他爹该过来打人了。

    他爹前几天去鬼门关的楼盘排号,就为了买个房子等他下去了也有地方住,但是鬼门关房价太高了,不仅没排上号,反而被单价12万亿一平方的房价给吓退了,如今正每天夜里揍他出气呢!

    “你个不肖子孙!”

    “你个不成器的猪脑壳!”

    “你咋这么没本事呢,烧纸钱都烧的不到位!”

    “你爹当年一点点挣钱都能在帝都给你弄一套房子,对你可以了吧!”

    “你呢?你爹我现在都没房子,还是个黑户——你给我烧那别墅,地府不让落宗说是违章建筑,还罚了我一万亿天地币,你说我丢脸不?丢脸丢到黄泉边了!”

    陈立冬:……

    他爹是受了好大的气,此刻吹胡子瞪眼,仍在喋喋不休:“你倒好,你爹我死了那么些年了,你烧的纸钱还不够我在鬼门关买套房——我都没敢想黄泉边上的河景别墅,你连鬼门关的小高层都让我买不起——”

    老头子气哼哼的:“我就看你这怂包样儿,等你下来了,咱爷俩住哪儿!”

    说完不屑的走了——

    “还人民警察呢,人民警察你再过几十年不也照样没户口?”

    陈立冬:……

    默默缩成鹌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