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章:黄泉河景别墅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会儿大半夜被何槐拉了过来,陈立冬反而松了一口气。

    就算这位大人喜怒无常,脑回路清奇他摸不清楚,但最起码不会像他爹一样没事就骂他,没事就敲他头。

    唉,人老了就是脾气暴躁,原先他爹活着的时候,脾气可不是这样子的。

    陈立冬一说也是警局里即将升职的风云人物,然而谁又能知道,这位明日之星每天夜里都被他爹揍得吱哇乱跑满头包?

    但是……没办法啊!

    他爹说的是实话,家里这套房子,确实是他爹年轻时候在房价还没那么狠时倾家荡产买的。而他呢,烧纸钱都不能给他爹烧出一套房子来,听起来就很脓包,就很猪脑壳。

    此刻见到何槐,他在“明日之星”的偶像包袱和不被爹锤的选择中犹豫了一下很快就抛弃了自己的逼格,立刻大着胆子凑上前去:“大人,地府的房价,是不是很贵?”

    如果贵的话,买偏远一点也可以……吧?

    “还好吧。”

    阿槐大人对地府的房价不太感兴趣——她又不住。

    此刻漫不经心回答道:“房价不一定,不过现在好多年了,天地银行都稳定了汇率,也没通货膨胀啥的——甚至因为不提倡烧纸钱,地府的钱反而升值了。”

    陈立冬松了口气。

    “但是吧,地府那边的户口紧俏,想要投胎,首先得有户口,想要有户口,就得有房子,有房子还不够,想要优先摇号,投个好家庭什么的,就得看地段——”

    陈立冬瞠目结舌,总算明白了他爹为什么执着买房子,还以为就为了户口呢!

    何槐想了想,接着说道:

    “一般来说,黄泉边的河景别墅投胎条件会是最好的,然后就是孟婆公司那一片的家属院,不过家属院没工作进不去的。”

    “接下来就是鬼门关——不过鬼门关房价太高啦,十几万亿一平方,还有价无市……你爹那样的人品运气,又没做什么坏事的话,摇个百八十年估计就能赶上了。”

    何槐想了想,到底这也是阿槐大人在人间挣钱的一个熟人,因此格外开恩指点:

    “你爹要买房子是不是?那你赶紧烧纸,别等到你也下去了,万一你儿子女儿不给你烧纸咋办?”

    “那个时候,想要挣钱,你就只能跟其他孤魂野鬼一样,在地府捡破烂打杂做苦工了……”

    陈立冬已然浑浑噩噩,被今天听到的一切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他真的是党的好儿女,想要打倒封建迷信的!可是他爹也想打倒他,这要怎么抉择……

    陈立冬受到的打击何槐没有感受到,她只是叹了一口气——

    “唉,我才发现人间界可以炒房挣钱,但是地府都是天地银行的鬼钞,挣来也没用啊……真是的。”

    她沮丧道。

    陈立冬到底是个人民警察,意志坚定,哪怕受了这样大的打击也没忘记其他的问题。

    “那……十几万亿要怎么烧?”

    陈立冬也百思不得其解:“平常买的纸钱,有那种一张一千亿的啊,我都烧了好几捆了,为什么我爸还说钱不够?”

    他想了想,有点不好意思:“其实就是图个户口,也不住,没必要买复式的……”

    何槐一言难尽的看着他。

    半响,她才解释道:

    “天地银行的纸钞,跟人民币票面价值是一样的,也就是说,上头写的超过一百的,什么一百万一千万一千亿之类的,都是假钞……你烧过去地府也不收啊,你爹根本接不到这种钱。”

    她看着仿佛晴天霹雳打在头的陈立冬,怜悯道:“除了那种,你就多买点黄表纸烧过去吧,那个打了钱在上头的话,地府是认的……”

    陈立冬想起上个周末自己还专门挑了一盆一千亿票面的纸钱烧了整整一个下午,秋老虎那么厉害,熏的满头满脸热辣辣——

    原来居然没收到吗?!

    他嘴唇蠕动着,半天才吭哧出一句话来:“那一千万亿要烧多久啊?而且……别人是怎么有钱买那个、那个黄泉河景别墅的?”

    何槐想了想:“那个啊……黄泉别墅好多年都不买卖了,都是以前死去的大户,陪葬有真金白银的——这个地府有优待。哦,还有那种做了大功德的,比如有发明救了多少人啊,捐款无数啊之类的,如果暂时不想投胎,就分配个那样的房子。”

    陈立冬:……

    所以,除了没有肉体,地府的日子跟现实有什么不一样?

    何槐想了想,郑重道:“吃的不一样。”

    “哦对了,”她说了一大堆,还没听到陈立冬给她的回答呢:“你跟我说说,最近还有什么值钱的大案子?”

    陈立冬有点一言难尽——

    能有啥值钱的大案子啊,他们是执法机关,又不是金牌悬赏——没有那么多经费可以当奖金的。

    但是看何槐的样子似乎很不满意,于是想了想,试探道:

    “大人,通缉犯……你抓吗?”

    何槐想了想:“有钱吗?钱多吗?什么时候到账?在帝都的我抓,在外地的暂时不去。”车票很贵的。

    陈立冬松了口气:“那行,我今晚就把值钱的通缉犯资料整理出来,明天给你……”

    对着这么一位年轻小姑娘,他渐渐胆子大,也不用“您”了。

    这一点,陈立冬就没有他爹老实。

    何槐点了点头,大发慈悲让他走了。

    陈立冬的三观在夜里又一次经过碾压,和他原本的三观组合在一起,硬生生让脑子成了一团浆糊,满脑子都是买房和户口。

    而他一觉睡醒之后,第一件事不是整理通缉犯资料,而是跑去杂货店,一口气买完了店里所有符合要求的纸钞。

    他还穿着制服呢,付钱的时候还一本正经的劝老板——

    “多给先人烧点,毕竟辛苦一辈子,不能叫他们在底下连个房子也没有,当个黑户吧?”

    老板:……

    他还嘀咕道:“这也是为自己着想——万一咱下去了没房子没户口,不也得当个黑户投不了胎吗?”

    老板:……MMP别以为你是人民警察,一大早让我做笔大生意,然后诅咒我我就不能打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