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章:十分配合的孙景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怎么可能呢……”

    “怎么可能呢……”

    孙景浑浑噩噩,茫茫然看着何槐,一双平日里清亮有神的眼睛也完全没了灵动之感。

    何槐有点心虚——她借人家的身体,是、是有一点不好啦。

    但是……但是她不是也打算完成对方的遗愿吗?还费了许多的灵气把两个冥童救出来,不然的话,不然的话……还有还有,这个身体被雷劈的掉渣渣,如果不是她的话,也不能这么好啊!

    她虽然自己不太欣赏这种没有特殊纹路和色泽的皮肤,但是许多人类都羡慕的要死要活呢!

    这点来说,她也不算亏了何槐的名字,对吧!

    毕竟,不要命是原身何槐的做法,她不一样,做人做的可努力了,半点不带磨洋工的!

    她哼哧半天,虽然也想不起来对方有什么好处,但是却也觉得不欠人家什么,再看孙景,就格外理直气壮起来。

    “怎么不可能啦,你说分手她就伤心啦,然后又说不要再见到她,她一气之下就挂死自己啦。”

    孙景面色卡白,在这一瞬间仿佛要哭出来——说白了,他也只是还没出校园的学生罢了,跟女朋友感情不和,虽然分手也纠缠了许久,最后很是厌烦,但是,他最重的狠话也不过是跟何槐说:“永远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可是……只是一次分手,怎么对方就死了呢!

    还是自杀……

    他想起原来何槐的样子,分手半年了,她还记得对方要强的样子,还有跟自己一分钱就要算的清清楚楚的无力感……

    他想了很久,唯独没有想过,对方会自杀。

    这种不可思议的震撼冲击着他,让他一时半会儿都忘了何槐话语中的不正常。

    ………

    孙景一开始是认认真真说分手的。

    第一次,他被原身何槐难得放低的姿态劝服,最后决定再慢慢磨合。

    第二次也是如此……

    直到最后他发现,有些东西不管怎么样,都是没办法磨合的。

    所以,他又一次,用更郑重的态度提出了分手。

    然后,就被光溜溜的原身何槐又睡服了。

    这之后他的忍耐力好了很多,日常也不爱吵架了——但是原身何槐的性格,并不是忍耐就能让他安稳的。

    他不想每次吃饭都AA,她却觉得只有AA才能吃得下去。

    他也不想每次都在苍蝇小馆吃东西——地摊烧烤他也喜欢,可是有时候赚到钱了,也想带女朋友去尝尝好一点的美食——

    但是去吃平价自助餐,找了最划算的攻略,最后为了多吃,硬生生在自助餐厅众目睽睽之下吃到吐,是什么感觉?

    自助餐双人59.9的价格,贵吗?为什么花59.9,却硬要一个人吃到两百呢?

    孙景不知道,只是作为不断给满屋子赔礼道歉,还要给餐厅的人道歉的男朋友,他的内心……

    说实在的,除了心疼,还有说不清的烦躁。

    分手,就是在这种一点一滴的小事中,从原本的小吵变成难以逆转的结果。

    而当原身何槐利用身体的魅力还有他的情谊挽回他时,她似乎觉得孙景与她谈恋爱的终极目标就在于此——

    她的身体,似乎成了一种能够明码标价挽回他的工具。

    这是孙景不能忍的——他也算是校园男神,家境优渥,自己也有能力,满脑子光风霁月,最后却拥有一段不能见光的地下情!

    他不能忍,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分手,狠话放出去的时候,确实是那么想的。

    但这些过往,在此刻都没有了诉说的必要。

    何槐她……自杀了。

    她曾经那么坚韧,那么勤劳,孙景最初爱上她的地方,就是这种永远不屈的精神。

    他深呼吸两下——

    “她……是什么时候……”

    他说不下去了。

    何槐的目光看着他,似乎让他看到了自己的浅薄和卑劣,但同时,那目光却又和之前一模一样,半点没有谴责与厌烦。

    何槐肯定没啥谴责的地方啊。

    她是一棵槐,脑子说白了简单的很——原身何槐自己不要命的,就是情侣分手吵架嘛,能有命重要?谈的又是个不错的青年,也没啥拿不出手的,至于想起来一个不小心就自杀吗?

    人命多宝贵啊!

    她当人这半年,身体还是借的呢都爱惜的不得了,原身何槐自己还不爱惜……

    但是说对孙景有什么想法——

    她跃跃欲试——

    “你先别急着伤心,她临死的时候有个愿望,你愿不愿意帮我满足她?”

    孙景抬头看着她,看着那个比原来好看许多倍的面孔,最后一抬手抹了把脸:“你说。”

    不管有什么愿望,他都会同意的。

    何槐更开心了——这小年轻儿,上道儿!

    她搓了搓手:“她的愿望是,希望你永远忘不掉她!”

    孙景叹了口气,眼眶通红:“我不会忘记的……”

    何槐眼睛一亮:“行,你答应了我还能省点劲儿——”

    “什么?”

    孙景迷蒙中抬起头来,却见眼前是一只白嫩嫩的拳头——

    “嘿!”

    “唔——”

    他捂着肚子后退两步,被突如其来的巨大钻心疼痛折磨的脸色发白。

    “你……你干什么?”

    何槐纳闷的看他一眼:“你不是说了答应一辈子不忘记她吗?我觉得打的狠一点比较稳妥啊……”

    她警惕道:“你不会想反悔吧?”

    不行!不能给他这个机会!

    何槐立刻重新找准位置——

    速战速决!

    孙景:……

    “唔!”

    “啊!”

    “哼——”

    “嗷——”

    “呜呜呜……”

    “嘤嘤嘤……”

    “……”

    阿槐大人大人的力气,那是不容置疑的,再加上如今打人也有经验了,瞅准位置一通砸,孙景很快就只能躺地上嘤嘤嘤了……

    “疼不疼?”

    阿槐大人蹲在他身边,认真的问道。

    孙景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何槐仔细看了看,眼神留恋的在胸前两点还有下三路瞅了几下——据说这两个地方是男人生命不可承受之重哩!

    她跃跃欲试——孙景如果不能一直记的话,她其实还可以再来两下的。

    但是吧……

    打的好像有点厉害,对方如今已经弹腿儿都弹不动了。

    何槐遗憾的撇撇嘴。

    “算啦算啦,也算差不多了……哦,对了,我挺喜欢你这个配合的过程的,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那个何槐死去的时候,肚子里还有两个崽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