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五章:同病相怜小可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大乐透开奖是在明天,何槐尽管如今已经有了亿万富翁的心态,可是钱没到手,务实的她还是接着干自己的工作。

    十一长假,最适合盘一盘她的学生了。

    她已经打听过了,像这样报酬丰厚的家教工作在自己的同学当中,那可是绝无仅有,甚至远超于市面上的金牌讲师,因此务必要好好维持。

    只要这么一想,仿佛连放在学生家里的婉婉和赵明亮都不那么心疼了。

    ——虽然……她有时候一不小心就会忘记他们的存在……

    咳咳咳!

    总之,阿槐大人很认真的再次备课了。

    杀马特孟俊涛:……嘤!

    ……

    孟俊涛还没来得及嘤,何槐就已经到了他家,不过这次,等在楼下的既不是李丽琴,也不是厨师老汪,而是年龄相仿的其他两位学生家长。

    李丽琴偷偷对何槐抱歉道:“不好意思啊阿槐老师,但是这都是邻居,你天天来去他们都看到了,这会儿非要请你,我也不好拒绝——不过我觉得你的时间都安排给我们涛涛了,应该没有精神再接其他的学生了吧!”

    更何况,何槐一开始不是说不接学生的嘛,都拒绝好几个月了,这会儿才松口……虽然有些自私,但是能给自己的涛涛专门一对一辅导,还是要更合她心意一些。

    然而阿槐大人的境界远不是凡人可以理解,此刻只听她说道:“既然都是差不多的学生,那如果你们协商好的话,就都集中补课吧。”

    李丽琴:……啊?

    这么好的老师,怎么就,怎么就不愿意单独辅导他们涛涛了呢!

    却听何槐认真道:“不瞒你们说,在给孟俊涛补课的过程中,我已经找到了最适合自己也,也最适合他的教学方法,甚至我觉得这就是我的天赋所在……所以,如果不介意的话,尽管一起来上课吧!”

    “但是……”

    她又高冷的强调道:“就算是组成三人小班,我也绝对不会同意降薪的。如果你们有意见的话,我也可以随时中断教学。”

    亿万身家(未来式)的阿槐大人如今很霸气,区区一点补课费,有也行无也行,她很看得开啦!

    李丽琴还没说话,一旁坐着的两位家长已经冲上来,一把捏住了她的手:“太好了,阿槐老师果然是有水平的,难怪我听说俊涛不光成绩变好,每天还很刻苦呢!”

    只是补课费而已,能住这里的,谁也不差那一两顿饭钱,只要能把中二·叛逆·熊·渣渣儿子搞定,哪怕只让他老实一些,他们都是求之不得!

    此刻一番你来我往,不光李丽琴家里公司又签两个单,就连何槐那丧心病狂的家教工资,也又多出一倍来。

    阿槐大人:……

    哎哟哟还好没拒绝,不然这笔钱没有还是会有些心痛的。

    …………

    三个问题少年聚在一起,除了孟俊涛对他们流露出同情后依旧老老实实的狂刷题,剩下两个趁何槐没来之前,放肆的在书房里来回打量。

    “嗤!”

    左边别墅家庭的赵海生嗤笑两下,看着老老实实再也看到的曾经杀马特影子的孟俊涛,不屑道:

    “一个女学生就把你搞定了,脓包!”

    孟俊涛心态稳的一批,说实在的,这会儿他甚至有种诡异的优越感,带着一点隐秘的小情绪说道:“好心提醒你们一下,我这书房的隔音很好,之前我在这里练电吉他的。”

    什么?

    赵海生懵了一瞬——这是什么意思?

    前边别墅的楚天阔倒是温文尔雅的笑了笑——他是他们学校公认的“最帅学渣”,此刻意味深长的说道:

    “隔音很好啊……有多好?我们在上头玩些小游戏,应该没问题?”

    ——愚蠢的凡人,你们对阿槐老师的力量一无所知!

    孟俊涛怜悯的看了二人一眼,然而下一秒,书桌上的绿色小盆栽似乎动了动,再看看盒子里的小乌龟,细小的爪子在眼睛那里扒拉着,仿佛下一刻就要抠下来似的!

    他浑身一抖,再也不敢搭理新来的两个傻逼,低头唰唰唰做题。

    ——唉,不认真不行了,高中的理科,跟初中的难度差距好大啊!一想到只有成绩提升之后才能摆脱阿槐老师,他的内心就充满了斗志。

    此时此刻,这只每天都接受灵魂鞭挞的小可怜还不知道,因为阿槐老师的丰功伟绩,他的妈妈已经决定要一直请她教到高考!

    看着还在来回翻腾计划着下马威的两个邻居,孟俊涛突然有种“他这里是特聘杨教授,格外擅长治疗网瘾”的那种特殊教育机构,而眼前这两只,就是被狠心父母送过来改造的小可怜。

    他抖了抖,看了看自己身侧的《五三》和《黄冈》,为自己的不专注感到深深的羞愧。

    ………

    何槐敲门进来时,三张书桌前,只有孟俊涛老老实实在刷题,至于剩下两个,此刻将腿跷在书桌上,格外的吊儿郎当。

    何槐自诩已经找到了最合适最有效率的方法,此刻将房门一关,对两人就露出微笑来。

    孟俊涛浑身一抖,下意识的搂起卷子站在墙角。

    ………

    楚天阔中午浑浑噩噩的回到家中。

    他妈妈赶紧迎上来,关心的问道:“天天啊,这个新老师怎么样啊?你可不要调皮再把人家整跑了,妈可是舍下老脸去跟你李姨说的呢!”

    楚天阔神色几番扭曲,最后咬牙切齿道:“妈,你放心,我再也不让你靠脸面去求李姨——”

    “天天!”

    楚母不等他说完,已经感动的捂住了胸口,眼眶中一汪泪水颤巍巍的:“你……你这么贴心,还晓得心疼妈妈,妈妈…妈妈真是太开心了!”

    泪水顺着她才做完保养的光滑皮肤上滑落,却见她已经打开手机,找到备注“阿槐老师”的通讯录,二话不说转了五千元过去——

    “阿槐老师,您真是太有水平了,才一上午的时间就让我儿子这么懂事,太感谢了!以后麻烦再多照顾一下我们家天天!”

    目睹这一切的楚天阔:……

    他郑重的抓住楚母的肩头:“妈,你醒醒吧,那根本不是什么老师,那是个妖怪,会吃人的!”

    楚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