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六章:中奖中奖发大财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听着儿子这番话,楚母沉默了。

    楚天阔用尽全力跟她解释:“真的,妈你相信我,她不知道是个什么妖怪,还带着一只会抠眼珠子的乌龟精,还有一盆爱抽人爱咬人头的盆栽,特别恐怖,特别凶残——妈,当务之急不是补课,而是请一位大师来降服她才对……”

    他心急如焚,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咱们家这么有钱,我怕咱们已经被她已经盯上了!”

    楚母:……

    她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自己英俊潇洒的儿子,沉吟片刻,又打开手机,又给何槐转了五千元,下边还附带一个家长专用表情包:

    老师,您辛苦了!gif

    …………

    赵海生也回了家。

    家里只有保姆赶紧上来打招呼。

    “我妈呢?”

    保姆愣了一下。

    赵海生平时是不问的,但是今天上午,他的心灵和三观都收到了过于强烈的刺激,此刻到底还是想找家人来倾诉。

    然而保姆回答道:

    “太太出去打牌了……先生说他今天不回来。”

    她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的看着赵海生,生怕他跟平时一样踹桌子摔东西。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今天的赵海生格外安静,居然把书包一拎就准备上楼,保姆在后头看着少年萧瑟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鼓起勇气问道:

    “海生少爷,今天的家教怎么样?”

    赵海生的脚步停了一瞬。

    下一刻,他平淡无波的回答传了过来——

    “挺好的。”

    就算被吃掉,也无所谓……真的被吃了的话,他的父母会在多久后发现呢?一个星期?半个月?

    楼下,保姆擦了擦手犹豫着跟雇主发了个信息:“太太,海生少爷今天挺安静的,说家教还不错。”

    直到保姆把厨房都收拾好,信息才姗姗来迟:“那就行——你跟海生说,他爸最近想跟楚家合作,让他哄着楚家那个少爷。”

    保姆犹豫半响,最后才叹气回复:“好的。”

    唉,都是差不多年纪的,何必要这么故意讨好人家呢,楚家有背景,赵家也不算太差啊……

    另一边,赵母乘着麻将机运作的时候,赶紧又编辑个信息——

    “我给儿子重新请了家教,你回头规矩点,别又把人家弄到床上——这回是跟楚家孟家的小子一起上课。”

    信息发出,麻将已经重新开始,她赶紧把手机扔到一边,又专注的投入战场。

    正赶往孟家的赵海生听到手机响,此刻打开一看来自赵母的信息,不由嘲讽一笑。

    他站在孟俊涛家门口,深吸一口气,却仍是有点瑟缩,直到楚天阔跟他一样畏畏缩缩的过来,在门口装鹌鹑,这才咬牙进去。

    关上书房门的那一刹那,他看到何槐清丽无比的脸蛋,又想起那条错发的短信,不由心思一动——

    这个妖怪这么厉害,如果赵云鹏那个畜生撞到她手上,会不会也被那盆花吞下脑袋?

    这个念头一起,此刻再看何槐,仿佛也不那么害怕了。

    直到他走神被发现,那只小的可怜的黑色鳄龟又一爪子抠下眼珠子在他脸上来回滚动,仿佛下一刻又要钻进他的眼眶——

    赵海生抖了抖——

    错觉错觉,阿槐老师还是非常可怕的!

    太可怕了!

    此刻,三只可怜崽儿对视一眼,俱有种同病相怜之感。

    ……

    阿槐老师结束了一天的艰难家教后,在宿舍楼梯转角被隔壁崔雪莉拦住了。

    只见对方偷偷摸摸说道:“阿槐啊,听说你最近家教做的很好?那……那论文还……”

    何槐浑身都抖起来了,二话不说抓住崔雪莉的手,郑重道:

    “一切照旧一切照旧,请务必帮我解决作业,作为回报,我今晚就去你们宿舍……”

    看着她白里透红的无暇脸蛋,崔雪莉摸了摸自己的脸,想想舍友们所托,也郑重点了点头。

    二人对视一眼,此刻居然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人生多艰的感慨。。

    o(╯□╰)o

    何槐回了宿舍,看了看时间,赶紧打开手机——

    距离大乐透开奖,只剩三分钟了!

    她一边不停刷新网页,一边问正在敷面膜的卢芳芳:“芳芳,彩票中奖的话,扣税要扣多少?”

    卢芳芳的面膜贴的不太平整,此刻正对着镜子来回调整,闻言漫不经心说道:“那我就不清楚了,我买彩票最多中过四块钱——彩票一张还要两块呢,根本够不上纳税标准。”

    程璐从卫生间出来,也跟着凑热闹:“你们想的真多,如果能中够资格纳税的奖,税根本不是问题好不好,只会记得中奖了!”

    何槐点点头:“也对。”

    她等下中两亿的话,交个几千万的税也无所谓,反正是够的。

    不够就再买一张嘛,小意思啦。

    看看时间,还没到,她又想起来一个问题:“那领奖是不是得伪装一下啊,不然会不会有危险?”

    一说到这个,话题自然而然就歪了——

    “其实怕的不是陌生的危险,而是亲朋好友不停来借钱什么的吧……我看好多段子都这么写的……”

    “对对对,我也看了——不过,我们家那个小区,有次有人中奖四十万,你说四十万能干什么,也就买个厕所吧,就这借钱的还一波波的上门,还有狐朋狗友天天拉着要请客要打牌……没过一个月,四十万没了,还赌牌倒贴进去二十万,我上学的时候,他们家还在想办法给他戒赌呢!”

    “啧啧啧……真惨……”

    大家絮絮叨叨,眼看着就成了分享段子的时间了。

    何槐:……

    “对了,”好在卢芳芳还没忘记何槐的问题:“阿槐你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你还中了大奖了?”

    不等何槐回答,她就自顾自说道:“唉,你这个饭量,是得暴富一次了——真的中奖了吗?”

    阿槐大人嘴角勾起一抹笃定又骄傲的笑意,此刻看了看时间,最后一次刷新网页——

    “那是,我当然——”

    她看了看福彩中心给出的开奖号码——

    03,07,21,49,32,09,01

    再看看自己的:

    06,08,39,41,17,13,05

    何槐:……

    在舍友们看过来时,她淡定的把手机往床上一扣,接着说她那句没说完的话:“……是没中了。”

    此刻,悲伤逆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