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章:圈养和动物园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跷腿监督了一天的教学,何槐伸了伸懒腰,心道:钱不好挣啊!

    却不知三个学生战战兢兢看她走远,还心有戚戚道:“这年头妖怪都考那么好的大学,以后我们人类,是不是最终会沦为它们的奴隶?”

    天呐,想想就好可怕啊!

    孟俊涛叹口气:“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如果真的社会被妖怪统治,我就靠着这一份师生的香火情,让阿槐老师走后门把我安排到人类园去——就跟动物园里的大熊猫一样,被人伺候着,抠抠脚都有人喜欢——”

    赵海生:……你想的真长远。

    “那你有没有想过,动物——不,人类园里没自由的啊!”

    楚天阔悲壮的问道。

    孟俊涛也沮丧道:“怎么没想过?但是你想想,动物园里总比被妖怪圈养,然后脖子套个圈牵出去,还要被迫大街小巷随地大小便好吧!”

    ——这么一想,确实是啊!瞧瞧别墅区那些被人牵着的泰日天哈二奇,大家齐齐打了个寒战。

    一直旁听的婉婉:……听不懂但是好想把他们捆起来盘一盘啊!

    小鳄龟赵明亮:……想的真多。

    ………

    何槐拿着临时通行证出小区门时,一旁一辆黑色的商务车正在缓慢通过电子门,后座的男人不经意间抬头一看,只看到了何槐的半边侧脸。

    但是,仅仅只有半边侧脸,也已经是难得的惊艳了。

    临时证件……

    他琢磨着:这别墅区的临时证件,一般只给家政,林业人员,还有家教私教之类的,正经业主和业主亲属是不会拿这个的。

    眼前这个女孩学生气十足,联想到保姆说的赵海生又换家教了,他不由笑了笑。

    ………

    何槐对此一无所知,此刻她正在福彩店认真的研究大乐透走势图——虽然并没有看懂。

    她又换了一家店,之前那家的机器太辣鸡了,影响她发挥,因此这次认真挑选了一组数字,慎重的研究半天,才把彩票打出来。

    临走时,她眼角扫过那一叠叠的刮刮乐,突然心神一动——

    自己大乐透没中奖,会不会是暂时财运还在刮刮乐上?上次两百块钱就中了2100,这次就干一票大的!

    她一挥手:“一整本华国红!”

    彩票店里的中年男人正看着满屏幕的红红绿绿,闻言头也没抬——

    “自己挑个种类。”

    阿槐大人谨慎的跟上次挑了一样的。

    她拿了桌子上一个刮板,坐在那里格外谨慎的刮——

    一张,两张,三张……

    刮啊刮,刮啊刮……

    600元的刮刮乐,中奖80。

    兑奖的时候,中年男人还在不停的感叹:怎么能这么少呢!怎么能这么少呢?!

    这种刮刮乐,不至于一整本才出八十块钱啊,这也太没财运了吧!

    何槐:……

    她看了看手中白纸黑字的大乐透彩票,心中有种不妙的预感。

    …………

    她蔫蔫的回了宿舍,这会儿舍友们出去看电影去了,阿槐大人对于这种浪费钱的行为是不赞同的,所以尽管万达推出特价9.9一张电影票,她仍然坚决摇头——能在手机上看到,为什么她要去电影院?是自己的会员开的不够好吗?

    不过,都走了也好,刚好方便她搞卫生——

    此刻,夕阳从窗户中照进来,宿舍的墙壁上投出一个枝叶繁茂的影子来,正不断的这里掸掸那里扫扫,务必把宿舍弄的干干净净。

    这样的话,舍友们接下来就还会投喂许多许多好吃的呀!

    她只要一想商场那边的美食,就不由干的越发起劲儿了。

    唉,这也就是政法大学鬼魂轻易进不来,不然的话随便找两只鬼来,肯定比她干的还好!

    何槐有点遗憾的想。

    …………

    晚上回来,舍友们果然不负槐望,带回了鼎鼎有名的腊汁肉夹馍,还有章鱼小丸子以及寿司给何槐当夜宵。

    一进宿舍,三人又叹口气:“阿槐,咱们分配好了打扫卫生的时间啊,你这样每次都帮我们干,时间久了会废掉的——”

    何槐眨眨眼——她知道自己吃的有点多,如果不多干活的话,他们之间(带食物)的友情恐怕很难维持啊。

    于是假模假样的说道:“没事,我反正有时间有力气。”

    舍友们对视一眼,无奈叹气——

    唉,阿槐就是这样,太实诚了。

    明明还有家教兼职——听说三个学生工资才五百,多累啊!还非得这么体贴搞卫生,唉,当年那个孤儿院,到底是怎么培养小孩子的嘛,不仅不给吃饱,还让她像个陀螺一样勤快!

    这也亏的是遇到他们三个,啧啧啧……

    何槐:……

    看着她们的神情,何槐不由想起来前两天她们的对话:

    “阿槐,你现在做家教每天要那么久,人家给多少工资啊?”

    何槐那会儿正在吃东西,言简意赅:“五百。”

    “什么?!”

    李颖气坏了:“怎么这么抠门,你一天工作八个小时才给五百块钱!咱们学校的家教,一对一没有这个价的!”

    何槐:……好像有哪里不对,但是她暂时没想到。

    于是眨眨眼:“不是一对一,是三个学生。”

    “什么?!!”

    讲真,要不是何槐辩解说人家额外给了红包,她们都打算去投诉了——给红包怎么啦?那么抠门的人家,红包能给几十?

    这会儿不知道为什么,她吃着肉夹馍,情不自禁的想起这件事儿。

    …………

    这会儿,程璐看着光可鉴人的地面,不由感叹道:“阿槐你这个打扫卫生的本事,比那些专业家政还要厉害,说不定以后自己创业可以组成个家政公司呢!专门把谢谢经验传授下去,这年头大家都懒,我觉得会很有市场的。”

    她说这话时也不纯粹是开玩笑——她们宿舍的地板是瓷砖,材料很一般的那种,学生们一直用到现在,早就脏污破旧,很多划痕在所难免了。

    她们平时打扫卫生,拖四五遍也不一定有这样干净,第一次看何槐打扫完的地板,三人还觉得自己果然是娇生惯养,拖地都拖不好……

    而何槐性子耿直又傻傻的,她们新闻系的出去工作,没关系总是比别人要难一些的,她们总怕她受人欺负……

    唉,真是养儿九十九,操心到白头啊!

    至于何槐……

    她将最后一口浸满了香喷喷肉汁的肉夹馍塞进嘴里,此刻看着程璐,眼睛都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