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章:樱雪女王万赏加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进展这么快,还是赵云鹏猎艳生涯(只针对那些来做家教的学生)的头一次,此时此刻,新鲜之余,赵云鹏也难免看轻何槐。

    在楼梯上,他看着何槐曼妙的身影,漫不经心调笑道:“阿槐老师……怎么收费啊?”

    何槐眨眨眼:“跟之前一样,时薪五百。”

    五百……

    赵云鹏心中生出一股子荒谬之感——这个价位,在帝都根本是处于低层了,这女生看着清纯,原来还是位行家——就是未免太老实了些,五百的价位也好意思报给自己听,他一顿饭最低都得四位数呢!

    报着这种难言的心思,他打开了书房的门。

    ……

    楼下,保姆叹气摇头:“现在的女生哦,怎么这么不自爱……”

    想想太太今天没说晚上不回,于是赶紧发个信息:太太,今晚先生在招待海生的家教老师。

    赵海生的妈不是头一回收到这种短信了,闻言手机往包里一扔,心里咒骂道:

    “什么脏的臭的都往家里带!”

    她心中憋闷,这把牌不出意外的输了,想了想,干脆把信息转发给儿子——

    姓赵的种,还是让他们父子俩纠缠去吧。

    ………

    今天《五三》还差两课没做,卷子还剩六张,大家进度不同,于是一边戴耳机看着视频教学,一边埋头认真刷题。

    我国高考的必胜秘法之一——题海战术是真的有效的。

    手机响了,赵海生原本没在意的,他耐心算完一整道函数题,这才漫不经心打开。

    然而一看他妈转发的信息,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下一刻,他突然又冷静下来。

    emmm……那个王八蛋就爱跟他的家教老师玩什么恋爱游戏,他是管不了的,不过如果玩到了阿槐老师的头上……

    他把作业一推,对一旁戴着耳机什么都不知道的学疯子们说道:

    “我爸把阿槐老师带回家了,你们……要不要去吃个晚饭?”

    赵云鹏荤素不忌在小区里不是新鲜事儿了,他的生意之所以少有人搭理,就是因为大家都觉得他不讲究。

    他倒是不知道,每天西装革履文质彬彬的,还以为形象多优秀呢。

    楚天阔这样的学生都听说了,此刻卷子一推——

    “必须去!”

    倒是孟俊涛已经被阿槐老师摧毁了勇气,此刻满脑袋只有高考,于是犹豫了一下——

    “我也想去,可是家庭作业……”

    楚天阔一把抱住那盆盆栽:“婉婉大人,我们要去拯救阿槐老师,可不可以!”

    赵海生愣了一瞬,也赶紧把乌龟盆端了起来:“明亮大人,我们一起去解救被霸道总裁囚禁的阿槐老师吧!”

    孟俊涛:什么乱七八糟的!

    但是既然婉婉和赵明亮都没什么反应,那不如……

    楚天阔振振有词——

    “阿槐老师今天之所以不开心,说不定是因为内分泌,听说女人内分泌失调就会莫名其妙发脾气,这个时候让她发泄出来就好了。”

    他看着赵海生:“海生,你爸牺牲的一幕,我们必须得亲眼见证!”

    赵海生:……你咋不怕被杀人灭口呢!

    但是吧,好像还挺有道理……

    三个热血吃瓜少年二话不说就冲出了门!

    进门的时候,赵海生还略带遗憾的叹息:“唉,要是再晚一个月就好了,我下个月才成年呢!”

    楚天阔:“别怕,阿槐老师应该不会吃掉他的,但是他身体虚弱了跟你妈纠缠,你就可以渔翁得利了。”

    孟俊涛在一边呲牙咧嘴:豪门啊豪门!

    ………

    书房门“咔哒”一声锁上。

    赵云鹏扯了扯领带,笑眯眯的凑近何槐:“阿槐老师,你要怎么教我啊?”

    何槐:……怕不是有病哦。

    她淡定的站在一旁,从书包里掏出一本《黄冈密卷》,还有一张多准备的卷子,“啪”的一声放在书桌上,然后对赵云鹏抬抬下巴:“来,做题吧。”

    赵云鹏:……

    他看了看那本《黄冈密卷》,又看了看印刷的卷子,脑子里涌出一个大胆的念头——

    “你……就打算这么教我?”

    何槐纳闷得看他一眼:“你说让我教你的啊……是不是不会做?”

    她摇头叹息——听说学生一旦成为社会人之后,之前学习的那些知识就会全部忘光光,退化到小学生都不如——啧啧啧。

    她看着赵云鹏,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既然对方这么笨,不如……

    赵云鹏浑身一抖。

    他也不知道自己抖什么,但是这会儿就是想抖一下。

    却见何槐摇了摇头:“婉婉不在,还得我自己动手——500块钱不行,得1000。”

    她想了想,五指凌空一抓,一股风凭空生出,赵云鹏立刻感觉身不由己,竟然直接被她一把甩到书桌前!

    “你……你是什么人?”

    赵云鹏战战兢兢:刚才那是什么?气功?还是什么高科技装置?难不成是想绑架他?!

    天呐这群丧心病狂的罪犯!

    他哆嗦着,狼狈的指了指墙角的保险箱:“那里边有一百万……”

    何槐冷哼一声:“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想诬陷我抢劫吗?”

    “不不不!”

    赵云鹏头摇的快要掉了,此刻怂怂的说道:“是……是……是家教费!感谢老师您教育我儿子……”

    话音未落,只听何槐冷哼一声:

    “奸商!抠门!只提你儿子,是觉得我教你的不作数吗?!”

    赵云鹏快哭了:“我……我这就给您转账!”

    不妥协没有办法啊,这会儿屋子里狂风大作,将资料吹的乱七八糟,而他的身体仿佛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狠狠压制,半点也动不了,只能无助的对着桌子上赤裸裸嘲讽他的《黄冈密卷》!

    辣鸡《黄冈》,瞧不起他,迟早有一天,他要让《黄冈》被《五三》碾压,永远翻不起来!

    何槐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手一伸,墙壁里的保险箱就自动打开,哗啦啦的红票子就都在她身边攒成厚厚一堆,然后被她拼命压紧塞在书包里。

    赵云鹏动了动身子——好像可以逃了?

    他恶狠狠的看了看何槐:待他报了警,看他怎么收拾这女的——

    下一秒,他又晕头转向的被甩回书桌前!

    “卷子没做完,你跑什么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