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章:《黄冈密卷》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赵云鹏绝望的看着《黄冈密卷》,就算他脱离校园许多年,也知道这是出了名的难啊,他翻来第一页都觉得不认识,上头数学题的题干他都读不出来,那种乱七八糟的符号似曾相识可是完全不认识啊!

    此刻,他哭丧着脸,又去看了看卷子——

    不行了不行了,血压要上来了——

    他捂着胸口,觉得心脏都要停了!

    “我不会……我做不出来……你要多少钱?咱们不学了,不学了……”

    何槐不太开心:“说好了价钱的你又不学,我岂不是白白耽误一趟,不行!必须得学!”

    “再说了……”她洋洋得意:“我可不是那种讹人钱财的坏妖怪,我是凭真本事赚钱的!但是不接受学生的恶意欺骗,所以,谈好了价钱,你今天就必须得学习!”

    然后冷哼一声:“辣鸡学生,这都不会做!哪一题不会,我给你讲题。”

    赵云鹏眼前一黑。

    他屈辱的坐在平日里觉得万分有感觉的座位上,想起刚才何槐的妖怪自称,只觉得活不过明天,此刻绝望的随手指了一道题——

    “这个……”

    心道:对学习这么执着,这不会是黑板精还是什么《黄冈》成精了?

    他脑子里转着乱七八糟的念头,身体却抖如筛糠,此刻却见这只黑板精还是什么精拿起卷子:“听好了,我给你讲题,讲完了你要是还不会,就等着接受惩罚吧!”

    说完还上下打量了一下,嫌弃道:“挺大个人了,不学无术!”

    然后抖了抖卷子:“听好了,已知函数f(x)……”

    两分钟后,她把卷子放回书桌,凶巴巴问道:“听懂了吗?”

    赵云鹏一脸懵逼。

    半响,他才讷讷道:“我……我没懂……”

    何槐一瞪眼:“我给你讲了你还不懂?你儿子都能懂,你是不是猪脑壳?!”

    赵云鹏眼前又是一黑——

    他控诉道:“您……您根本没讲题,就是把题读了一遍啊…我,我都多少年没上过学了,我肯定不能明白啊!”

    “这不是理由!”

    何槐瞪着他:“肯定是你刚才听课不认真……算了算了,我再给你讲一遍,你要再不懂——”

    赵云鹏赶紧摇头:“不不不我好像有点灵感了我这就做题——”

    呜呜呜再读一遍题,他不会还是不会啊……

    此刻,乱七八糟的书房一片惨淡。

    …………

    等到孟俊涛三人赶过来时,没等保姆在楼下拦着,三个大小伙子已经推开了书房的门——

    然而眼前所见的一切,却让三人眼睛一亮。

    只见满屋子乱七八糟的文件,唯有书桌上稳稳当当放着一本贴心的《黄冈》,赵海生的父亲此刻满怀希望的抬头——

    赵海生最先忍不住笑了起来。

    此刻,他爸肿脸胖腮,一双眼睛眯成一条缝,脸上泪痕纵横,手里还拿着一支钢笔,手下是一张卷子——

    楚天阔定睛一看——这不是他们今天做的那张吗?

    嘿嘿嘿……

    三个小伙伴对视一眼,只觉得从内心深处涌出快乐。

    赵云鹏已经看懂了他们的表情,这会儿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何槐却纳闷的看了他们一眼:“你们课后作业做完了?”

    三只学生崽儿身体一僵。

    危急时刻,只能牺牲他人给他们换一条生路了——

    “阿槐老师,我爸是不是很笨?不如你也辅导辅导他吧,家教费给你三倍。”

    何槐犹豫一下:“你知道,老师教学生,也是要因材施教的,你爸他脑子不太行,不如——”

    楚天阔在一旁迅速接口:“烤了吃了吧!”

    话音刚落,身侧小伙伴看他的眼神就格外不一样了。

    就连何槐也用新的眼光看待他——

    “吃人不行的啊,人肉酸的不好吃,不过挺有营养。”

    酸的这回事是她看电视知道的,至于营养,是许多年前一朵小樱花吹过来跟她说的。

    但是三只学生崽儿已经齐齐一抖——

    果然,这个妖精吃过人!

    赵云鹏更是眼前一黑,只觉得满心绝望。

    阿槐大人重新组织了语言:“你爸这个脑壳有点笨,不好教,所以三倍不行,五倍差不多……而且我只教这个十一假期,你干不干?”

    赵云鹏看着自己的儿子,满心祈求。

    可惜的是,如今脸肿成猪头,实在看不出什么情绪来,只听赵海生毫不犹豫的说道:“行!”

    ………

    赵云鹏哭哭啼啼的做作业做到十点,也没解出一道题,最后被何槐狠狠又揍了一顿——

    “明天我还来,你要是还这个样子,就不要怪我动用终极手段了!”

    说完,指头一弹:“这几天你就别出门了,好好上课吧。”

    赵云鹏只觉得浑身一凉,脚下仿佛生出束缚来,赶紧点头如捣蒜。

    而阿槐大人在一切搞定后,看着满屋子乱七八糟,眼睛一转,又想出一个绝妙的好主意——

    “对了,我除了做家教,还兼职给人家做家政打扫卫生的,你这样一间书房,两……emmm五百块,要不要请我打扫?”

    赵云鹏连忙拒绝:“不不不不敢麻烦大——”

    话音未落,他的眯眯眼已经看到了何槐面无表情的脸,于是一哆嗦,嘴里的话就改成了——

    “那就麻烦大人了!”

    一边说着,一边对着桌子上何槐贴的二维码转了个账。

    下午,每当阿槐老师讲一次题,这个二维码就必须被用一次,如今做起扫码动作来,赵云鹏已经相当熟练了。

    何槐:……我真是冰雪聪明,赚钱有道。

    …………

    夜里十二点,赵母又一次输的精光回到家里,看到书房的灯还亮着,不由对保姆撇嘴:“还在楼上鬼混呢?”

    保姆连连摆手:“没有没有,今天的家教老师很负责,特意加班给先生补了课,还留了家庭作业,要求先生今天夜里做出来——”

    这会儿,赵云鹏恐怕还在哭哭啼啼的抱着数学书啃函数呢!

    赵母:……

    “什么乱七八糟的!”

    她呵斥道,接着二话不说上楼,然而等她推开书房门,却见丈夫背对着自己正埋头书桌,旁边好厚一摞数学课本。

    最前边,一本《黄冈密卷》格外有灵魂。

    赵母恍恍惚惚的关上房门。

    ——

    一定是我输钱输多了昏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