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章:黑山老妖和小倩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阿槐大人是个开心沮丧都形于色的大人。

    她这晚回去的虽然晚,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格外明显,卢芳芳正趴在床上吃东西,此刻不由好奇道:“阿槐,你怎么这么高兴?难不成学生家长又给工资了?”

    “不是。”

    何槐也不瞒着她们:“我今晚又收了一个学生,因为年纪有点大,脑阔又笨,所以学费高很多。”

    程璐凑过来——

    “啊呀,那是很好了,本来我觉得你之前一天五百的工资还带三个学生就太坑了……”

    何槐眨眨眼:“啊?”

    她纳闷道:“一天五百?不是啊,三个学生每个人每个课时五百。”

    舍友们:……阿槐真是要强啊!

    这么说,一定是怕她们三个又心疼她吧……

    “好好好我们相信你。”

    她们对视一眼,这么说道。

    何槐:……虽然大家说相信了,但是为什么她听起来怪怪的呢!

    不过这念头只是一闪而逝,很快她又开心的说道:“对了,今天这个学生特别好心,知道我缺钱,还让我帮忙打扫书房,清洁费也是五百呢!”

    “什么?!”

    这会儿,舍友们脸都涨红了。

    卢芳芳登时就下了床,被程璐李颖两人拽住——

    “芳芳,你冷静一点,阿槐是真的开心!”

    卢芳芳却气个半死——

    “什么辣鸡啊,阿槐是他的老师,他又笨,肯定被阿槐说了怀恨在心,下课了却又请阿槐去给他做保洁,一定是想这样羞辱阿槐!太过分了!”

    何槐眨眨眼:……她没觉得羞辱啊,她之所以回来这么晚,是因为晚上去自动存款机存钱了,换了好几个机器,可耽误时间了。

    李颖却劝道:“算了吧,这是咱们私下的猜测,你就算去找人这理由也站不住脚。反而是阿槐,你看她开心的,说不定人家是真的想补贴她呢……就让她这样吧,不管怎么说,她每天快快乐乐的,这些事以后我们慢慢说给她听,不然她那么单纯,接受不了的。”

    人跟人之间的感情都是相处出来的,她们三人对何槐,如今已经是掏心掏肺了,这会儿就算想替她找回公道,也难免束手束脚。

    因此,僵持片刻后,卢芳芳还是一甩手重新爬回床上了。

    何槐:……

    时至今日,她还是不太懂人类的脑回路。

    这会儿,她只是看着又提升一大截呢存款,在宿舍里喊道:“等我攒够钱,我一定会对你们特别特别好的!”

    等到攒够钱,把那块地买下来,然后本体慢慢也恢复了,她就可以抠自己的树皮给舍友们做个护身符——

    当人类实在太危险了,车祸天灾疾病什么的……阔怕阔怕。

    这三个舍友这么脆弱,她必须得护着才行啊……就是她们为什么不是树呢,这样的话,她们可以长一起呀,有新鲜的外来树,还可以轮流处对象……啊这个好像不行,人类不爱一起处对象,也不喜欢朋友的对象跟自己的一样。

    唉,规矩真多啊!

    她沉浸在自己的想当然之中,舍友们却是对望一眼——

    呜……

    她们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不开心,直接感动的泪眼汪汪——

    崽儿,阿妈也会对你特别特别好的!

    ………

    舍友们带着养崽的心酸与满足睡过去何槐想了想,又偷跑去大槐树底下。

    才刚出现,却发现那里赫然站了一个人——

    孙景!

    阿槐老大不乐意:这人大半夜的干嘛这么看着自己(的本体),他们都不是同一物种,阿槐大人不会同意跟他处对象的!

    所以,他再看,再看……也没用。

    ……

    孙景这个假期没回家。

    他家就在帝都,这次借口赶稿留在学校,实际上每天都来这里。

    原本的何槐是在这里打工的,他趁她下班还没走时,带她到了郁郁葱葱的槐树底下,对她告白了。

    第一次谈感情,孙景心里也很忐忑,他到现在仍然记得接受表白时,何槐瞬间羞窘涨红的脸蛋。

    曾经这些记忆都在他脑海中渐渐淡去,可随着那天知道的消息,他……控制不住的,每天每夜都在想这件事。

    想他喜欢的那个何槐,想……她肚子里的两个孩子。

    又忍不住会想:原来自己伤害何槐这么深吗?让她甚至愿意放弃自己的生命,只为了让他永永远远记得她?!

    值得吗?

    他不管怎么想,都是不值得的。

    但是何槐去做了,那么对于她来说,就一定是值得的吧。

    此刻,他看着眼前这个“人”。

    她与以前的何槐相似,却又截然不同,最起码,那个何槐,是绝对不会这样大大方方的看着他的。

    他勾勾唇角,打招呼道:“何槐。”

    这不是曾经他的阿槐,他……也确实不再爱她了,说分手的那一刻就不爱了。

    所以,没什么的。

    这就是人类的爱,情浓时可移山撼海,情薄时,多看一眼都是厌烦,就这么简单。

    他大大方方,何槐更是半点没察觉这个写小说的文艺青年内心是如何百转千回,于是也直接说道:

    “你挪一挪,我等人。”

    大槐树这个花坛很大,但不巧的是,孙景站着的地方,恰是何槐平日蹲惯了的地方,在这个区域,视线范围内的一条小巷子,何含何章每次都从那里过来——那是一条通往孤儿院的捷径。

    孙景听话的让了位置。

    他看着好不做作的蹲着的何槐,此刻也许是暖暖的夜风把气氛烘到位了,居然大胆问道:“你是什么怪物?吃人吗?”

    何槐好嫌弃的看他一眼——怎么人类都爱问自己吃不吃人?莫非是他们内心很想尝尝?

    噫……真是不讲究。

    她嫌弃道:“不吃。”

    人肉是有营养,可是真的比起来,对大槐树的作用还比不上她床板上糊着的塘泥更养根。

    至于是什么?阿槐大人能告诉她吗?

    不过她这会儿不说,孙景结合之前她的话也能想出来,他看了看背后巨大的槐树,于是试探道:“黑山老妖?”

    电视剧里,黑山老妖不就是一棵大树嘛,最擅长用自己的根抓人。

    至于原本的何槐,若非对方看起来不像说谎的样子,他恐怕就得猜测对方是不是把原来的何槐,做成现代版的小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