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章:今晚只有一更别等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此时此刻,孙景顶着一只乌眼青艰难的看着何槐,神情却越来越笃定。

    但他什么都没说。

    他是聪明人,并不觉得假如自己猜测成真,两个孩子确实是自己的孩子的话,他就能有什么发言权,或者别的身份什么的。

    其实,就从刚才何槐那句“我们妖怪”,他就又猜到一件事——

    那就是,两个孩子,也早就不是人了。

    想想也是,两三个月大的胚胎,都还没有成型,母体出现危险的话,难不成还有个脑残网络小说里“保大保小”的选择不成?

    他们必定是已经死亡了的。

    只不过,何槐之前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妖怪的能力也不能用常理揣测,那么,孩子让她救活,然后成了这个形态……也是有可能的。

    这个想法在他脑海中扎根,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他也根本不敢摆脱——三条人命,暂时他还没有能力全部忘却,只能用这种荒谬的猜测,来让自己喘口气。

    孙景最后沉沉的看了一眼两个孩子,在他们警惕的目光中苦笑一下,最终还是离开了。

    这里,他暂时不会来了。

    ………

    看着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夜幕中,何含这才拽了拽何槐的衣服:“妈妈,你跟他说实话了?”

    何槐摆摆手——

    “跟他有什么好说的,他还能帮我们买地不成?”

    何章在一旁故作老成的点点头:“说的对,没什么好说的。”

    人间界的父母都是严父慈母,但是阿槐妈妈已经很让他们有压力了,再来一个更严厉的爸爸……天呐天呐,不给冥童留一点活路吗?

    就算对方请他们吃东西时很大方,那也不能说明什么。

    因为家长们据说在别人面前都非常会伪装,比如他们班其他学生的家长,对别的小朋友都和蔼可亲,唯独对自己的孩子,可凶可凶啦!

    哼,想要凭这点来让他们俩有好感,不可能啦!

    ………

    何槐压根不知道两个孩子脑海中的百转千回——说实在的,她成这个精,完全是一千多年稀里糊涂睡过来的,啥玩意没学到,啥东西也不会,干啥都只凭本能……啧。

    她倒也不是真的没脑子,但是仅剩的槐树籽儿大小的脑仁,里头都被吃的占据了。

    但凡是吃的,她了解的门清。

    至于别的……哎哟脑子就那么大一点,可不要浪费了。

    ——怪没用的。

    ……

    但是吧,昨天晚上被孙景耽误了,想说的话何槐自己也记不清了。

    但是今天白天她跟孟俊涛认真交流后,却是又有更重要的事要交代两个孩子。

    此刻,她又把昨天的孙景忘的一干二净,蹲下来对何含何章说道:“你们之前不是想当明星吗,我投资了一部电影,可以让你们带资进组。”

    说完,看着何含何章倏地瞪大的眼睛,阿槐大人得意洋洋:“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何含何章:……

    emmm就他们妈妈那个智商,那个抠门劲儿,这个带资进组有点悬。

    姐弟俩对视一眼,心道:他们还是回去好好写一份文案来做游戏直播赚钱吧。

    但是不等他们发出质疑,何槐已经激动的看着两人:“你们两个现在赶紧回去练习一下,就算咱们是带资进组,你们也得有实力才行,可不能叫人家觉得是花瓶。”

    她说完,从背包里掏出一本《演员的自我修养》来,郑重的送给他们:“去吧,好好看。”

    说着,她就如同一只欢快的小鹿一般跑远了。

    何含:……

    何章:……

    姐弟俩低头看看手里那本没什么质感的书,书页泛黄,内页裁切参差不齐,字体还有重影……

    这果然是本盗版书。

    ——为什么他们要用“果然”?

    ………

    十一假期结束后的第一天,政法的课程安排的格外耗脑子,何槐昏昏沉沉上了一天课后在宿舍里吃了两个小时才算缓过劲儿来,然后才打电话联系了孟俊涛。

    “喂,导演呐,咱们今天在哪儿开拍啊?”

    接到电话的孟俊涛欲哭无泪——

    昨天说带资进组,今天就问在哪儿开拍,就算是华国速度也做不到好吧!

    他的剧本今天还没改好哇……

    此刻,他绝望又呆滞的看着两个难兄难弟——

    “你们说,我要怎么回答……”

    楚天阔和赵海生对视一眼,随手抓起手机,看着手里狗屁不通的剧本,咬牙道:“就说,让她带着两个演员来别墅区这边的绿荫长廊来拍。”

    “那……拍什么啊?”

    孟俊涛呆滞道。

    赵海生摇了摇手机:“管它拍什么呢,等下随手找一篇热火小说就可以了,反正咱们也不打算上映,也不需要版权之类的。”

    孟俊涛点点头,看着自己好几个月之前就准备的摄像机,一狠心一咬牙:“走!”

    ………

    何槐接到通知,立刻就带着何含何章去了别墅区。

    路上,何含何章还在追问:“妈妈,我们是要演什么角色啊?”

    何槐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啊。”

    两小只:……

    不过何槐很快就察觉出了自己的不靠谱,因此急忙挽尊:“放心吧,我是投资商,你们是我带进去的,角色什么的,肯定是特别好的。”

    何章想了想:“妈妈,你投资了多少啊?”

    他们妈妈这么抠,总不至于投资一千万做个大投资商吧!那得顿奇葩的剧本才能叫她欣赏到啊?

    何槐说起这个,感觉自己的逼格都高了不少,于是骄傲回答:“两万!”

    两万?!

    何含何章心中一阵崩溃。

    他们还抱有一丝希望的最后挣扎道:“美金吗?”

    何槐纳闷:“不啊,我哪里有美金,肯定是人民币。”

    何含何章:……呵呵。

    谢谢妈妈,投资用的不是津巴布韦越南盾。

    ………

    雄心满满的何槐带着蔫头耷脑的两小只进了别墅。

    此刻正是微风吹拂藤蔓的傍晚时刻,金色琴弦一般的夕阳穿透绿荫长廊,让这里仿佛梦境一样美丽。

    毕竟,别墅斥巨资打造绿化,并不只是口头宣传。

    赵海生、楚天阔和孟俊涛站在那里,一人手里拉着巨大的简易换装台,一人拉着化妆箱,还有一人装好了昂贵的摄像机,就连剧本,他们也在何槐过来的路上,加急改出一部分来。

    此时,万事俱备,只欠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