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三章:规划路线出问题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槐的目光清亮亮的,然而神情却十分正常,司机心里咯噔一下,拿不准她这是什么态度,于是暂时沉默了下来。

    何槐想了想今晚要吃的龙虾煲,又翻了翻自己集赞得来的免费券,下头一堆一堆的评价说好吃,再想想这个龙虾煲不会花她一分钱……

    哎呦呦!

    她激动的搓了搓手。

    搓到一半又想起来——舍友们不准她再做这个动作哩。

    于是又赶紧把手握紧藏起来不动了。

    司机又默不作声的看了看她。

    这一眼蕴含的深意,要比之前复杂的多,可惜啊,阿槐大人这会儿从后视镜看到了别的东西,自然没注意到。

    后座上是个漂亮的女孩子,背心小短裤火辣辣的,身材超级棒,她看何槐看着自己,不由有点紧张——

    “大人,您是不是想找我唠个嗑儿啊!”

    好家伙,这一张嘴,一口的东北大碴子混帝都方言味儿。

    何槐还是头一回听这样的腔调,不由来了劲儿,于是干脆扭头过去,跟后边那个漂亮妞一对一的聊。

    想一想毕竟旁边还有个人,怕吓到他,于是那个手机装模作样的打电话——

    “你啥时候来这儿的啊?”

    姑娘本来是有点局促的——眼前这位大人浑身功德,偏偏又满身鬼气,瞅着却还是个人……她寻思着最近帝都这片流传的说法,据说有位槐树大人破开天道成了精,没事就要逼年轻鬼们去相亲,还爱揍鬼——

    哎哟哟,她一个普通鬼,这一下子见到了传说中的大人物,那可不得局促一下?

    ………

    不过,局促紧张也就是那么一瞬间,毕竟华国是个神奇的国度,每个地区出生的人,都有着不同的技能加成。

    比如她,东北那噶的,天生就是个大嗓门直性子,横起来谁都不带怕的。

    又比如广东那片儿的,听说能把隔壁胡建的全部吃掉——啧啧啧!

    漂亮鬼见何槐这么配合,于是也来了性子——她当鬼以后有了执念,轻易不爱离开这辆车,一来二去的就憋的狠了,这会儿不等何槐说话,小嘴叭叭叭的就把话都说出来了——

    “大人啊,听说您之前还打算给我们鬼写故事出书呢?您真是太了不起了!书出到什么地步了?要咱们集资众筹啥的刷个销量不?”

    何槐:……

    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于是顾左右而言他,支支吾吾:“那什么……素材太少,太血腥,写出来不符合这个这个……政策呀!”

    漂亮鬼有点沮丧:“唉,也是,您瞅咱们这当鬼的,都是有点故事的,您就比如我吧,好家伙,死的时候血刺呼啦的,那场面,老带劲儿了!真要写出来,那肯定要被上头总局批评的,这不是太血腥,太暴力了么!”

    何槐是很有同感了,此刻连连点头:“那可不,之前写了个水鬼的故事,哪晓得那家伙的儿子是个当警察的,眼瞅着我都要大火了,就差那么一步!唉!”

    不提也就算了,她如今也算是棵有经历的槐,总觉得格调心胸俱备。但是那个一书封神然后出版影视漫改啥玩意儿的两亿梦,至今仍然是她心中过不去的坎儿啊!

    唉!

    一槐一鬼聊的热火朝天,哪里有功夫再看看旁边那司机?

    此刻,对方一边琢磨着——这顾客眼瞅着挺漂亮挺带劲儿,没想到脑子却不怎么好使。刚才在市区,她明明察觉出不对劲了,还放狠话来吓自己,这头却又傻大胆接着坐车。

    到了这会儿吧,手机都不是通话界面,他也压根没听到那头说什么,就她一个人趴在座位上叽里咕噜说些什么警察之类的话……

    就跟视频上那种上车故意跟人打电话来保证自己安全的说法能当真似的…

    笑话!

    他还能怕警察?

    呵呵。

    司机嘴角牵起一抹诡异又兴奋的笑意来,手下方向盘一拐,车子便顺滑的切入另一条道路。

    ………

    何槐却没注意到——

    她最近忙的很,好久都没跟新鬼们沟通了,这会儿都不知道下头的行情,虽然身上鬼气渐盛,可是日常鬼们不是在扫盲班提高班奋斗,就是稀里糊涂话都说不清楚的磕碜鬼,嗐,就这样的,给阿槐大人十个,她也懒得多吭声。

    这会儿难得碰到一个能唠的,她听的可有劲儿了——说白了,阿槐大人还忘不掉那个动动嘴皮子就能有两亿的梦啊!

    “怎么回事儿?”

    这鬼也来劲儿了——“人间界的警察,还能管到大人您头上啊!”

    何槐叹口气,很是心酸:“唉,没办法,这片地价太贵了,我好歹也是个有排面儿的大人,不得挣钱弄个地盘啥的?人家古时候管是啥妖精,都得有洞府呢!”

    话说的好听,其实是饱含着血与泪——她本体没恢复好,她就挪不了窝啊!不然这些钱拿来盘个小园子,只种自己一棵树,不也是很有排面吗?

    唉,不能说不能说,一说就心酸的很。

    “为了攒钱买块地,我就只能想办法了——咱们这样的身份,这样的德行,也不能轻易做那些犯罪伤阴德的事儿啊是吧。”

    “这么一来,不得处处受人间管制了么……”

    说起来,不光是人民警察,她曾经还有个很挣钱的卖花推车,都被城管一起收了呢!

    这个年月,对非人类实在太不友好了!

    ……

    “唉。”

    漂亮鬼也叹口气:“这年头,当人当鬼当大人,都不容易。”

    漂亮鬼凑近她,若有所思:“大人,您有没有想过,之所以您挣钱这么难,是您规划有问题?”

    何槐:???

    漂亮鬼叹口气:“您看我——”

    她盘了盘自己的身条儿——“盘亮条顺,是不是?再瞅瞅我的脸蛋——我的妈呀不漂亮吗?我们家祖上八辈儿都没我这样漂亮的人呐!”

    “一毕业出来找工作,得嘞,一个月八千顶到头——搁帝都这地界儿,我不得天天窝憋在地下室啊!”

    漂亮鬼很是自信——

    “我回头一琢磨,就找了个人,让他给包养了!包养之后那个日子啊……啧啧啧,美的很!”

    她说起来,那真是无限感慨啊。

    阿槐大人:……???!

    还、还可以这么操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