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四章:都怪陈立冬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搬着西门子13套洗碗机爬上十八楼是个什么概念?

    陈立冬说不出来。

    他只知道当他终于爬上去之后,自己爹那个30平的豪宅已经堆满了他之前烧下来的各种家具家电。

    不过那时候他爹说还有点钱,所以请了别的鬼帮忙。

    如今……

    如今他新认识了一位志同道合的老太太,老太太总嘀咕他不擅长持家——比如能自己慢慢做的事,为什么要花钱请人?

    虽然这种朴素的理念跟陈爱民不太合适,最终导致夕阳红恋情的崩溃,但是也让陈爱民幡然醒悟——

    钱不花,还是自己的。

    可儿子,就算帮忙搬东西,也还是自己的儿子呀!

    所以,这个洗碗机,很可能只是个开始。

    o(╯□╰)o

    天真的陈立冬对此一无所知。

    他只是喘着气在这地府十八层的公寓楼上,看着外头翻滚着的灰蒙蒙雾气——据说前方就是壮观无比的黄泉,但他什么也看不到。

    还没等瞅出来个一二三来,陈爱民就在这狭窄的屋子里左突右进,也挤了过来:“儿啊,你也看到了你爹这残酷的生存环境,这种家具家电买太多了,屋子都没办法落脚——你赶紧的,把房款给我烧过来,我这边先去认筹排号了哈!”

    想了想又搓了搓手:“你问问那位大人,有没有什么法术能让我加持点好运气?众筹摇号太难了呀!”

    陈立冬:……呵呵。

    此时此刻,他是真的不想再看到自己爹那张老脸了,扶着自己的老腰就赶紧出门,生怕晚点会被他爹留下收拾屋子——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地府有没有家政啊,爹你不要省钱啊!儿子用多了也会折旧的!

    陈爱民不明所以,还意思一下送到楼梯口:“儿啊,你回去小心点啊,生魂进地府,一不小心沾了别的鬼的阴气,是要倒霉一下子的。”

    陈立冬:……爹!

    没等陈立冬说出来个啥,他就发现墙上贴了个宣传单——

    “房价均价七万亿一平方……爹,你为啥说这房价是十万亿!”

    陈爱民恨铁不成钢的瞅他一眼:“还人民警察呢!人民警察就这觉悟?”

    他没好气的解释道:“这不是地府控制房价么,要求每个楼盘均价不能超过一定数值。所以开发商就在每栋楼里设一套特价房,三万亿一平方卖给自家人,然后这个最低价位和最高价位这么一加一除,咱们买房的价格一直在增长,但是均价不就被调控了么!猪脑壳!”

    陈立冬:对不起他是猪脑壳给人民警察抹黑了。

    万万想不到,地府的办事儿模式,跟人间界没什么两样。

    一看他的表情陈爱民就知道儿子犯了轴,于是叹口气——

    真不想承认这个蠢儿子是自己家的啊!

    鬼不也是人死了变成的吗?

    活人啥想法,成了鬼也不得变啊!

    猪脑壳。

    …………

    猪脑壳的陈立冬怀着心灵和肉体的双重打击醒了过来,此刻看到何槐的电话,不知怎么居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他先深深的吐口气,这才接了电话:“喂……”

    电话那头,何槐的声音仿佛中奖了一样欢快:

    “陈立冬陈立冬,我发现一起杀人碎尸的命案,报警了能给多少奖励?”

    陈立冬眼前一黑。

    “大人!”

    他绝望道:“我不想挣这个功劳了,麻烦能不能别把人家片区的案子都给我……现在他们看我,都觉得我居心叵测,随时揪人家小辫子。”

    何槐有些郁闷:“可你是人民警察啊,人民警察破案还要分片区吗?”

    陈立冬瞬间羞愧了——说的对,他是人民警察啊!

    唉,还是命案重要,他真是太不应该了!

    念头才转过来,就听何槐怅然叹口气:“其实我也晓得不该都找你报警,可是我问了其他警局,他们说看到犯罪事件及时报警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言下之意,只有他陈立冬一直给钱啊!

    虽然很多时候都不多,但是蚊子腿再小,那也是肉啊!

    陈立冬:……是的没错他为了安抚住这位大人自掏腰包了!

    他有罪!

    他错了!

    他不愧为人民警察!

    电话那头,何槐还在锲而不舍:“那今天这个案子,几多钱?”

    陈立冬抹了把脸:“五千。”

    实在是囊中羞涩啊!

    但是他如今已经看清了这位大人的真面目,那就是法律意识,或者是道德意识极其淡薄,也不知是怎么培养出来的,他很相信,如果自己不给钱的话,她碰到这种事,估计能放过就放过了。

    唉……

    好歹自己的升职之路还是稳当的,并且没有做坏事,也算是勉勉强强吧。

    陈立冬叹口气,推开办公室的门:“出警!”

    …………

    大半夜的又出警,不过这会儿天气不错,再加上手底下人都习惯了,警员们想起年底的奖金就精神抖擞:“队长,咱们这是又往哪里去?”

    陈立冬如今已经升为中队长,虽然功劳许多,但是晋升也不能太快,目前暂停不动,但是升职加薪是稳稳的了。

    跟着他的警员们,自然也是志气满满。

    他叹口气:“槐树广场那边,有热心群众举报说怀疑四楼有人杀人碎尸。”

    杀人碎尸?!

    大晚上的,大家都齐齐打了个寒战。

    至于那位永远只给陈立冬打电话的“热心群众”,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

    不过……

    “咱们又跨片区作业啊……回头他们片区的说话又该怪腔怪调的了。”

    陈立冬叹口气:“那没办法,根据政策,咱们接到报警,就一定得去处理。”

    ………

    何槐带着何含何章蹲在楼下,忧心忡忡:“我发现最近的案子没有一开始值钱啊,这奖金越来越少,可怎么办呢?”

    何含面露不屑:“你这个事业的路子走岔了啊,绑架勒索或者救人才能拿大笔的钱,这种死了人才报警的,肯定人家不得给。”

    何槐也叹口气:“咱是棵好树啊,绑架勒索这种事,多没排面啊!”

    她想了想,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来:

    “都怪陈立冬,给我的赏金名单上的罪犯都不在帝都,不然我怎么就只碰到一个呢?”

    她愤愤不平:“奸诈,太奸诈了!我听说晋升需要有功劳,他一定是想放长线钓大鱼,一点一点慢慢累积!就不肯让我一次挣笔大的!”

    陈立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