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五章:忘记开门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跨片区作业是需要时间的,还好如今三更半夜,帝都路上没多少车。

    倒是何槐,提前等到了女鬼岑宁。

    “怎么样怎么样?”

    三人赶紧凑上前去。

    岑宁一脸得意:“我出马,他能讨得了好?”

    说完叹了口气:“就是我还是死了……怪遗憾的。”

    何槐:虽然她说的是事实,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不像是她的台词……

    她甩了甩头,觉得自己的脑壳有点挤,于是赶紧说道:“你放心,我已经报警了,等警察来了,你会得到应有的补偿。”

    岑宁心情低落的点点头:“我在帝都呆了几年,也没挣到钱。至于自己的东西之类的,到时候警察应该会安排吧——反正我爸妈已经各自离婚成家了,到时候万一有补偿款什么的,他们也能轻松点……”

    “咦?”

    何含纳闷道:“为什么你心这么好啊,他们都离婚成家不要你了,你还惦记着补偿款能给他们好生活?”

    莫非是个圣母?

    岑宁“噗嗤”一下笑出来,伸手揪了揪她圆胖的小脸蛋儿:“小孩子不要想那么复杂,他们是因为感情不和离的婚,但是那时候我都成年了。而且虽然他们没办法带我去新家庭,可是对我也同样很好啊!不然我一个人,学费生活费,还有,学艺术是很糟蹋钱的,但是我从来没缺过钱。他们都是县城的普通人家,也都没多少钱,能让我无忧无虑到现在,已经尽到父母的责任了啊!”

    为人子女的,哪有因为一点事儿就真的跟父母老死不相往来?

    生活跟小说是不一样的。

    岑宁又叹了口气:“我听说鬼是不能在人间逗留太久的,我刚才好像感觉到地府的大门了,我去投胎了——谢谢你,让我能够现形报复他。”

    说完,她便急匆匆飘走了。

    何槐:……

    她和何含何章面面相觑,半响,何槐才犹豫的问道:

    “这个鬼……她还不晓得地府投胎需要排最起码一百年吧!”这还是在没有做过坏事的前提下。

    何含认真点头:“你也没说现在地府人口膨胀通货膨胀……生存很艰难。”

    何章也跟着点头:“你还没告诉她,你可以让她托梦给爸妈,让她们多烧点纸……”

    何槐愣了半天突然反应过来——

    “快快快把她叫回来!我让她托梦回去,她爸妈是不是能给点钱?”

    何含不屑的瞅她一眼:“人家一看鬼力就不错,自己都能托梦了吧,干嘛花这个冤枉钱?”

    何槐有点卡壳。

    半响,她说道:“那,那她不是个新鬼没有经验嘛,我可以指点她啊!”

    何章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妈妈,鬼门在哪里啊?”

    何槐下意识摸了摸肚子。

    她想了又想,才不确定的说道:“我记得……那时候好像在我肚子上吧……”

    可她现在换身体了啊。

    那那个门,还能开吗?

    何槐一拍大腿:“我就说这段时间咱们这片的鬼不多嘛,原来是我忘记开门了啊哈哈哈……”

    大家肯定都从别的片区走了。

    何含:……

    何章:……

    …………

    陈立冬已经带着人来到了地方。

    槐树广场这边的小区都很老旧了,在帝都如今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段,这里仍旧是老旧的筒子楼,他根据何槐提供的信息,靠位置共享才找准地方,抬头一看,四楼左侧房间的灯亮堂堂的。

    空气中慢慢窜动着一股子有点恶心的油脂味儿。

    小区里如今大多都是上年纪人,他们的觉少,人又警觉,这大晚上的一会儿炖肉一会儿呜呜噎噎,这会儿还有人噔噔噔的上楼——

    这不怪人家警察,毕竟是个杀人碎尸的大案子,他们跑的急了,难免有声音。

    小区里,很少有这大半夜还不安生的时候。

    老人家们慢慢醒过来,提防着是不是有小偷。

    谁知四楼的门被人敲响了。

    ……

    陈立冬一马当先,警惕的敲着门。

    “有人吗?”

    他耳朵贴在门上,听到屋子里传来了乒里乓啷的声音,似乎很是惊慌狼狈。

    于是又敲了敲门,然后跟警员们打眼色。

    没动静。

    “有人吗?

    “你好,我们是玉池区公安局的警察,接到热心群众报案,说这里发生了一起命案,请开门配合检查——”

    话音刚落,屋子里的声音更大了。

    而此刻,对门的男主人好奇的开了门,却被门口的四名制服吓了一跳!

    “豁哟!”

    他忍不住把门缝关小一点,嘀咕道:“这是怎么了?”

    陈立冬一板一眼的重复道:“你好,我们是玉池分局的警察,接到报案说这里出了些事——请问你对这家的情况熟悉吗?”

    邻居一下来了劲儿——

    “有人报案?”

    八卦,果然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

    ………

    陈立冬等人暴力破门而出。

    岑宁是个非常有想法的姑娘,她心态稳的一批,所以报复方法也不像常规鬼那样子没新意,反而非常含蓄。

    她首先穿墙而入,飘飘荡荡吓唬着杀人犯,对方在一阵惊慌后,因为之前杀了人,后续反而没那么怕了,所以甚至拿着刀想砍了她!

    但是,砍不到啊。

    岑宁本来想拖着自己尸体上的肠子把他捆起来的,想了想——到底是自己的肠子,不能太糟蹋了,于是无师自通伸手放到男人的肚子里,伸手把他的肠子拽了出来……

    然后,再塞回去。

    岑宁没弄死他。

    她是个好公民,晓得杀人犯法,以至于如今男人还奄奄一息,承受着即将要死的恐惧,却因为岑宁的尸体没处理完,愣是不敢叫救护车……

    他在死和晚点死之间痛苦的徘徊,陈立冬敲门时,因为太过恐惧,还撞掉了旁边桌上的刀具……

    总之,因为岑宁的报复太过含蓄,以至于陈立冬破门而入后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叫救护车。

    而此刻,因为门锁破坏没办法关门的原因,对面好奇的一家人也凑了过来。

    然后,就看到了满屋子乱七八糟的血迹,还有地上砍的半半截截的女人尸体——

    “杀杀杀……杀人了啊——!!!”

    深夜里的一声呐喊,让整个小区都惊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