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七章:脑子是个好东西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槐高冷的说完,顺手就挂了电话。

    然而一低头看到身边两个崽崽看自己的眼神,不由脸皮有点火辣辣——

    若说当人有什么不好,大概就是这点,脸皮越来越薄了,不像做树的时候,那才叫钢铁之躯。

    此时此刻,作为鄙视链的最底层,她只能艰难的把话题转到刚才那个死命题——

    “我……我好像想起来这门怎么开了!”

    ………

    这边,被挂了电话的王毛恩神情怪怪的——

    “大师她……这是个什么意思啊,我还什么都没说啊…”

    他手机开着扩音,此刻求助的看着中年男人,想跟对方表示自己的无辜。

    然而对方在沉吟半响后,却突然惊喜的抬头,激动的看着王毛恩:

    “这果然是一位大师!”

    “你什么意思?”

    王毛恩不开心了——什么叫“果然”?难不成这人好声好气的过来,其实却并不信任他?

    嗨呀好气啊!

    他王毛恩在这一片那么多年,还没人说他爱说谎呢!说了是大师,就一定是大师!

    他此刻也瞧不起桌子上的那堆心意了,冷声说道:“我听不懂大师说的话,要不您再想别的办法吧。”

    尊严被挫伤(自认为),他也难得硬气起来。

    然而中年男人的表情却越来越激动——那位大师刚说的话,可不正是他如今遇到的情况?

    天呐还没见到人,自己只是安静的坐在一边她都能这么具体的感知到——帝都真是卧虎藏龙。

    早知如此,又何必斥巨资去港岛请来大师呢!

    他越想越激动,此刻忙对王毛恩说道:“是我不会说话,还麻烦你再联系联系大师,我们真的有事相求!大师如果有什么要求,请尽管说!”

    而他则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自己的领导:“褚先生,我遇到一位有真本事的大师,她是真的说的……”

    “您看,是不是听从大师的意见,将霍总从医院里接出来!”

    电话那头沉吟一下,最终黯然点头:“医生这个月连下了十二次病危,医院那边,我看也实在没办法了——你务必跟大师保持联络,最好把人请过来,什么要求都可以。我把霍则的事安排好,也会第一时间过去的!”

    挂了电话,褚行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这段时间真是……心力交瘁。

    但愿……

    他长长叹了口气。

    ………

    王毛恩这次打电话,响铃好久都没有人接。

    他不由心怀忐忑——该不会缘分用尽了?

    于是想了想,把电话给了一旁殷殷看着他的中年男人:“要不……你打电话试试?”

    “可以吗?”

    中年男人眉头一蹙——他之前接待过几位大师,其中很多人都不爱直接跟陌生人联络,必须有熟人介绍才可以。

    若非如此,他那个图片自己去打电话,岂不是更简单?

    王毛恩于是把自己的想法跟他说了,末了还故作淡然的说道:“大师讲究缘分,你看刚才那句话,不就是对你们的指点?你试试吧,说不定你们有缘呢。”

    一边说着一边心痛——自己这是缘分用尽了啊!

    唉。

    ………

    而这时,何槐正把脸蛋憋的通红——

    “一!二!三!”

    口号喊完,最终什么都没有发生。

    夜风潇潇,三人蹲在树下,仿佛一个个傻子。

    何章终于忍不住了,把自己的小书包打开,从里头拿出一盒包装特别精美的铁盒来跟何含分享。

    何槐:……

    饼干看起来很好吃啊……这孩子,怎么吃独食呢!他们妈妈大半夜的为了鬼们的生活便利还要在这里挨饿受冻,他们怎么忍心?

    唉,国家教育制度还有很大的改革空间啊!

    她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们哪里来的饼干?”看起来好贵的样子,里头也没几块,不是她吃东西的风格啊。

    何槐琢磨着:莫非自己零花钱给的多了?

    何含何章倒是不知道他们这个丧尽天良的妈妈,这会儿心里转着的是多么危险的想法,此刻大大方方的说道:“是不是看起来很好吃?妈妈我告诉你哦,吃起来也很好吃呢!”

    何章接着补充道:“苏心媛送的。”

    不止是苏心媛,还有小眼镜,他们加了微信和抠抠,每天相约一起打游戏,不管是王者还是吃鸡,不管是消消乐还是泡泡龙,姐弟俩都能玩儿。

    作为陪玩儿的革命伙伴,家里有连锁商场的苏心媛就当仁不让的承包了他们的零食。

    不然,就靠何槐给的那两百块……

    呵呵。

    何槐眼珠一转:“我好像又有一点头绪了,但是怎么办,好像有点低血糖,头晕……”

    太不要脸了!

    何含何章目瞪口呆——你是树啊!哪棵树会低血糖?!

    但是……但是眼看着低血糖的何槐表情越来越凶,何含最终还是屈服了,赶紧把最后一块饼干塞到她嘴里。

    黄油曲奇的味道……啧啧啧。

    何槐一舔嘴角,这下子真的想起来了,于是赶紧重新站起来。

    这时,她的电话又响了。

    何槐有点犹豫。

    何含一推她:“赶紧赶紧,不然等下又忘记了,饼干可是吃完了呀。”

    何槐精神一振,也不再管手机,将手贴在槐树上,从身体里慢慢走出一团半透明的魂魄,然后穿透粗壮巨大的树干。

    她将魂魄融入树干,重新舒展枝条。

    这一刻,只剩树枝的巨大槐树突然抖动起来,那些纠结在一起交错纵横的树枝全部都一寸寸的向外延伸,身躯投映在这夜幕中,仿佛一部沉默惊悚又奇诡的恐怖片。

    “妈妈,别折腾了!”

    何含在底下急的跳脚:“你身上有新叶子呢,好不容易长出来的,你别让它们伤了根基!”

    何槐:……

    她灰溜溜的又重新缩了回来,然后拍了拍粗大的树干:

    “开!”

    …………

    夜,一下子安静了。

    丝丝缕缕的鬼气慢慢从她树干的中部弥漫开来,并慢慢扭成漩涡状,并一点点的扩大着。

    最终,在树干的正中央处,出现了一团约有三十厘米高的正方形虚无。

    那,就是通往阴间界的界门。

    也叫地府大门。

    ………

    何含何章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场景,目瞪口呆之后,她看着何槐,难以置信的说道:

    “这么简单,你都记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