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章:太有心计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中年男人不愧是跟在领导身边做全方位后勤工作的,此刻哪怕三魂七魄都要飞出去,却仍旧格外有职业道德的一把捂住了嘴。

    那个按压的扎实力度,何槐一眼瞅过去,真心觉得有可能背过气撅过去。

    但中年男人赵良玉不这么想。

    想想他也是领导身边的得力干将,私底下什么事没见过?比如之前港岛那位赫赫有名的大师,就是他亲自上门延请。

    然而,那位大师能做的,也不过是郑重其事的启了道场,做了法事……

    除了过程有两分不可说的玄妙外,实际并没见到什么卵用。哪里像面前这位大师,看着这么年轻又低调,还这么不拘一格,甚至还格外不靠谱的带着俩孩子……

    可是,她真的召来了鬼魂啊!

    天呐他倒是听说过鬼都是踮脚走路的,可这位踮脚跟随时要跳舞似的,还有这么长的长头发——一看就是个厉鬼!

    天呐天呐!

    还有那什么地府的界门………

    此时此刻,赵良玉看着何槐身边散落的十五个空碗,都觉得上头有了不可说的意味。

    他狠狠咬了自己虎口一下,然后才慢慢把手放下来,冷静了。

    堂堂七尺男儿,这点小事儿,根本用不用害——

    “啊啊啊啊啊!!!”

    他终于忍不住跳起来鬼哭狼嚎了。

    无他,而是他身边的大槐树树干上,突然伸出来一个半透明的人头!

    他本来就有些杯弓蛇影,这会儿那个头,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

    哎哟不好!

    何槐大惊——吓到自己的客户了!

    她勉强绷住表情,嘴角露出矜持又淡然的微笑,然后二话不说上前一步,按着那鬼头的头顶心,又把他重新摁了进去。

    那动作,就好像随手扶了一下花瓶。

    有姿态的很。

    …………

    那鬼也是头一次从这个门走,还没等看看周围的环境,就被一个超凶的女人一掌推了回去!

    天呐!

    他在界门底下愣了半响,才把自己不小心摁下去的脖子重新抻了抻,这才恢复正常——

    听说人间界出了个特别凶的妖怪,死要钱的那种,偏偏还变成了有功德的人类,又凶又不能打。如今她在界门旁边站着,莫非是要仗着本领收保护费?

    太丧心病狂了!

    小鬼暗自揣摩着,一边把这个消息说给自己的好哥们听。

    ……………

    而这头,何槐看着已经被吓得脸色煞白的赵良玉,不由关切的问道:“没事吧?”

    天呐这个男人怎么这么脆弱,那个鬼才出来一个头就吓成这个样子,若是全出来了,恐怕自己就得学那个蛇精盗仙草了——

    害了人命不管那可不是阿槐大人的风格。

    ………

    对于赵良玉来说,那个鬼才出了一个头才更可怕。

    身为正常人,他是看不到界门的。

    想想看,漆黑的夜里(是的天还没亮),一棵树上突然露出来一个人头……

    天呐天呐天呐!

    而在他惊魂未定的时候,岑宁也凑了过来:“大师,你怎么带了个人过来呀?莫非我还得吃吃他补一补?”

    据说鬼都是需要吸阳气的?

    赵良玉:……嘤嘤嘤好可怕还要吃人……

    何槐赶紧摇了摇头:“不不不,这是我的客户。哦对了,叫你过来,是想跟你说说地府的情况,不过这会儿已经接了他的活儿,所以,让何含何章跟你解释吧。”

    岑宁这才反应过来:“咦?他们俩这么小就有这种见识啦?不怕吗?”

    那个男人就怂的不行呢。

    “不怕的。”

    何章摇了摇头:“姐姐,我们是冥童,天生就知道这些。”

    搞不好比妈妈何槐还专业哩!

    “咦?”

    这下子轮到岑宁惊讶了:“冥童……不是人吧?不好意思我头一回做鬼没啥经验,没认出来哈。”

    她略有些不好意思,此刻听话的跟着何含何章走远了。

    何槐这才松口气,对一旁神思不属的赵良玉说道:“说吧,具体要做什么?”

    赵良玉:“大师,您既然已经洞见因果,那一切就听您的安排!”

    何槐:……

    她的神色渐渐警惕起来:前因后果都不说清楚,莫非是要考核自己的本事?

    她哪有这个本事?又不是街头算命的!

    她没吭声。

    而赵良玉则想着:

    大师都未卜先知了,还能驾驭鬼怪,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想了想,还是勉强挽回自己办事周到的光环,于是多嘴问一句:“不过我们霍总已经听凭您的吩咐出院了,目前安排在观景别墅,大师要去见一见吗?”

    何槐心头一跳:好奸诈的生意人,她什么都没干就给自己扣帽子,莫非是想要让自己承担什么后果?

    太不地道了。

    她也是有身份有排面儿的人,决不能就这么简单的屈服!

    阿槐大人冷冷的抬高下巴,对他伸出一个指头。

    赵良玉心头一跳:这是……一千万的意思吗?

    一个亿的话……他,他做不了主啊!只是看看,应该不至于一个亿。

    天呐大师果然有真本事,只是看一看就要一千万!

    他立刻点头应下:“大师放下,钱会马上安排到账的!”

    转过身带路的那一刻他还琢磨着:大师明明这么不爱钱财,为什么刚才会那么直接呢?

    难不成有什么深意?

    可惜啊,他脑阔愚钝,想来想去都想不清楚,只能黯然放弃了。

    阿槐大人在坐上车的那一瞬间,也终于忍不住放缓了神情——

    虽然这家客户挑剔的很,小心思还多,但是胜在大方。她报酬要一万,对方眼睛都不眨——

    不错不错。

    何槐心道:说了医院,大概也就是救个人的事儿,就冲这个爽快,她也得好好把事儿办了。中间再遇到点别的情况,一个项目加一万,一趟办下来,十万应该也是能有的吧?

    然后再拓展一下别的生意……

    美滋滋。

    想着想着,看着车窗外槐树渐渐消失,她还是怅然的叹了口气:

    都怪这世道不好,对妖怪太苛刻了。

    不然的话,她又何至于眼界越来越低?

    早前儿随便逮两个人到公安局,都还能赚百八十万呢!

    可惜了,那传销的都是一锤子买卖,被公安局打击的太狠了些,如今缩头缩脑,至今都没叫她再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