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章:240平的豪宅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作为领导最体贴的下属,赵良玉在越来越平稳的心态中,同样平稳的历经半个多小时把车开进了观景别墅。

    但是,车子行到别墅区的门口,他突然想起来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那就是,之前他斥巨资亲自从港岛请过来的大师,也在这个别墅,对霍总提供全方位的保护。

    这同行相见……

    他不由暗骂自己大意!

    想要策略性的提醒一两句,却见何槐已经十分接地气的自己开门下车了。

    ——这别墅区,灵气比其他地方多耶!

    她赶紧深呼吸两口,仔细打量着周围——等到时候自己的本体养好了,可以挪动了,不知道能不能扎根到这里来呀?

    而这时,从别墅里走出一位仙风道骨的穿道袍的老人家,他似乎是打算晨练一番,没想到才在花园里扎好起手势,就看到了何槐!

    下一刻——

    “大胆妖孽!”

    他眉头高高竖起,立刻就呼唤起来:“剑来!”

    一众原本打算服侍他的弟子们哗啦啦冲了出来,领头的还恭敬的呈上一把寒光闪闪的剑来!

    豁哟!

    赵良玉眉心一跳,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私藏武器的量刑……

    呸呸呸!

    他赶紧上前一步挡在何槐面前:“误会,误会,都是误会!”

    一边心道:这港岛来的大师,醋劲儿未免也太大了些……

    ………

    不过,这也侧面证明了他费尽心思请来的两位大师都有水平,不然也不至于港岛的大师一见面就说人家是妖孽……

    造孽哦!现在封建迷信圈子的竞争都这么激烈吗?

    赵良玉赶紧为双方介绍:“李大师,这是咱们帝都赫赫有名的何槐大师。何槐大师,这是港城的李玉鲲大师。”

    他话说到位了,还打算让双方客气两句后,再顺便安抚一下——毕竟卖东西的还不高兴对家来抢,更何况是这样的大事?

    然而等了好一会儿,双方都在好奇的打量着,没有一个人说话。

    赵良玉突然觉得有点尴尬。

    “那个……”

    他挣扎着,想打破这种尴尬。

    然而何槐却已经开口了。

    她不客气的瞅着对面的老头儿:“你骂谁是妖孽?”

    她已经修出水平了好不?是阿槐大人。这老头年龄不大,胆子倒不小!

    港城来的李天师本来就自有一种优越感,此刻毫不客气的冷吭一声:“你倒是好大的胆子,妖孽之身也敢……咦?”

    他突然瞪大了眼睛:“你身上为何突然没有了妖气?!”

    只有浓浓的阴气,这种阴气,比那死人身上更多出一万倍!

    嘶——

    李大师警惕起来——莫非这是传说中的阴尸?!

    阿槐大人也毫不客气的冷哼一声:“你才妖孽,我是人!”现在是人,晚上就不一定了。

    这糟老头子坏的很,一上来就揭她老底儿,不要脸!

    果然,何槐这么一说之后,李大师再看她,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她都确确实实是个阴气重的人。

    自己老眼昏花了吗?

    他尴尬的收回了手里的剑。

    ………

    这次轮到何槐上下打量他了。

    啧啧,不专业。

    她看的电影里,专业人士都用的桃木剑,再不行,七星铜钱剑也是有的。

    哪有像这样,明晃晃的金属剑……

    “你这剑太掉价了。”

    她高冷的评价。

    李大师有一瞬间羞愧,然后瞬间反应过来,一把把剑塞回弟子手里头,不好意思的哼哼两声,嘟囔道:“这是我在内地网上买的太极剑……”

    19.9包邮,塑料工艺还不错,老远瞅着寒光湛湛,很是威风。

    说起这个价格,也是一段心酸事——李大师奋斗半生,去岁才磕磕碜碜在港岛买下一栋240平方的宅子,那边的房价……不能说不能说,说了他都要忍不住哭出来了。

    从那以后,他就拮据了。

    放在以往,这种内地的生意,他根本不带多看的。

    总之,那宅子是他的骄傲,代表了他白手起家事业的成功,一度让他吃干脆面都觉得香喷喷……

    但是来了内地他才发现,240平而已,内地好像很多人都能住这样的豪宅……他们的酒店甚至随便一家特价房都能有二三十平方……太过分了!

    他在港岛那边住特价房,都是7/8平方的!一晚上还要四五百呢!

    由此可见,这大师也算是耿直了。

    ——都是天涯沦落人啊!

    同样拮据的不行的何槐瞬间看他就亲切了,此刻叹口气:“都是生活所迫啊!”

    二人相看,竟无语凝噎。

    赵良玉:……

    天呐这年头的大师都在说什么暗语?这么厉害还生活所迫?请港岛这位大师也花了七位数啊,这还叫生活所迫?

    他摇摇头,不是很懂大师们的趣味,此刻只是看着迎面走来的管家,小声问道:

    “怎么样?”

    管家微微叹口气,对李大师真心诚意的道谢:“多亏了大师随时救助,目前情况还算稳定——不过在这里,状况确实要比在医院好的多。”

    说完,他同样景仰的看了眼何槐。

    何槐:……不是很懂你们在说什么。

    赵良玉也恢复了那种老成持重的神态,此刻点点头:“好好招待两位大师,我去见见褚先生。”

    顺便谈谈这位何槐大师一千万的事。

    毕竟,钱不是他出。

    何槐被恭恭敬敬的带进客厅,她眼馋的看了一眼李大师身后的六名弟子,觉得这样好有排面儿啊!

    可惜了,自己身边目前还养不起这样的弟子呢。看他们精神抖擞盘亮条顺的,一个月怕不得要两千五的工资?

    养不起养不起。

    她瞬间冷静下来。

    然后……emmm奔波一场,该吃早饭了。

    这别墅的早饭,看起来真多、真好吃啊!

    何槐淡定的坐在餐桌前,看着保姆慢慢将各色早点都端了上来——看她这坐的稳稳当当的样子,任谁都猜不出来,半小时前她才吃掉十碗豪华热干面。

    ………

    二楼,赵良玉正对着领导褚先生,一一汇报今天所见到的各种细节。

    “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我觉得大师的能力值得一试,所以她提出一千万,我替您答应了。”

    沙发上,褚总点了点头:“只要能把阿则救回来,十个一千万,我也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