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章:我观这楼梯不详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槐在美滋滋的吃早饭,李大师犹豫一下,考虑到对方也是个拮据的同行,不由自内心深处涌出一抹心酸,于是干脆带着弟子们,也呼啦啦坐了过去。

    这些弟子们都是他精心培育多年的,一个个都是用心筛选的好苗子,不管是学历还是各种证书,只要能对这行有用的,他们统统都有。

    这些年来,在港城这个地段,他的弟子们也都协助着自己打下了不小的身家。若不是为了保证他们每个月十万港币的工资,李大师也不至于拮据成这个样子。

    不过,拮据只是一时的,李大师如今经验能力眼界都有,这会儿坐上桌,也有心和何槐拉拉近乎——毕竟,能被这家请过来,对方就算年轻的不像话,真本事是肯定有的。

    他于是叹口气,瞅着周围都是自己人,于是说道:“咱们这行,看起来是收费高,实际上费的心力,那是不一般的多啊!这么一算,报酬简直是不值一提。”

    阿槐大人也慢慢放缓咀嚼的动作,此刻深有同感:“你说的对,我就准备名声再好点涨个价——毕竟我想在帝都买块地,手里没钱也不行。”

    李大师不说话了。

    太气人了!

    帝都的土地什么价位,他都呆一个星期了也不是不清楚,眼前这位同行居然还想拿块地?怎么着,还想跨行做房地产啊!

    这得要多少家底儿啊!

    还穷人呢,呸!

    此刻,他的弟子们不知何时都没再吃东西,反而眼神慢慢转到何槐身上,跟一朵朵向日葵似的。

    那目光有羡慕,有惊叹,有憧憬……

    然而更多的,还是蠢蠢欲动。

    ——这位大师年纪轻轻就有本钱跨行做房地产了,按这个事业前景来说,是不是比师傅好些?

    不如……

    李大师察觉到了这种意思,不由更气了!

    ╭(╯^╰)╮!

    而就在这时,何槐不知是哪里开窍了,居然无师自通商业互吹,此刻也艳羡的看着李玉鲲李大师:“你这样的排场,看起来真是有气势——等以后手头有钱了,我也要弄一群人撑场面!”

    李大师心头这才舒服许多。

    做这行的怎么能没有排面儿?他这些年出入都被人高看一眼,除了有真本事外,也有着弟子们捧场的原因。

    但是,就算是港岛人,那本质上也是华国人民啊,此刻李大师就从本能中惯性谦虚加打肿脸充胖子:“哪里哪里,这都是我寄予厚望的弟子们,他们心性倒也诚恳,如今每个月拿着区区十万八万的薪水,也没人挑剔,依旧贴心的很。往后啊,我的衣钵——”

    话音未落,却见何槐瞪大了眼睛,嘴里的蟹黄包骨碌碌就重新掉回碗里。

    她却眼神动也不动,仍旧瞅着那群同样灼热的看着她的弟子们,麻木的重新把蟹黄包塞进嘴里,一边含糊的迅速摆手,动作很是急切,仿佛再不拒绝,下一秒这事儿就真的落到自己头上——

    “不行不行,一个月十万的工资,我脑阔进水了请这些人?”你咋不请我呢?

    她心酸又嫉妒的想。

    十万块钱,她也可以诚恳做事啊!

    而且,就这老头儿手底下这些人,一个月一千五包吃住,不能更多了!

    李大师感受到她给予的“冤大头”光环,不由一阵郁闷,还道这同行瞧不起他收徒的水平呢……

    哼!

    他憋着气,饭也不吃了,直接扭头上了二楼。

    那里,他的主顾,还等着每天十二次的续命呢!

    …………

    一大群人呼啦啦来,又呼啦啦去,何槐瞅着这满桌子的早点,有点不舍的想道——

    这么多,一顿吃完多囫囵吞枣啊!不知道能不能打包?

    一万块钱再打个豪华包,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但是考虑到这是自己辉煌人生的起点,她还是忍痛,矜持的把东西吃完。

    厨师们:……!!!

    这可是足足三十人份的早点啊!

    吃饱喝足,楼上她的金主爸爸就下来了。

    那是个年约五十岁的男人,神态威严,眉头紧锁。

    但是,修养却看起来很不错。

    最起码下楼后,他对何槐依旧客客气气,没有表露出半分不信任。

    而且,一上来就放大招——

    “何槐大师,这是我作为父亲的一点心意,只要你能救回我儿子,我褚辰必定再有重谢。”

    说罢,助理赵良玉便推来一张支票。

    一万块钱而已,阿槐大人如今也是见过世面的,此刻眼睛都不眨的把支票利落的收起来,一边夸下海口:

    “放心,只要不是真的死了,我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

    想了想,拽了个词来:“毕竟,拿人钱财,忠人之事。”

    说完还晃了晃支票。

    她这么干脆,一点也不像之前那些大师们那样一进宅子就忧心忡忡,事先还问东问西,知道她真本事的(自以为)褚辰不由大大松了一口气。

    ——想来也是,这位大师还没见面就已经间接救了儿子,自然是有真本事的!

    还有,他给出的那张支票对方明明都没正眼看,却还说什么“拿人钱财”……看来果然是不慕名利。

    唉,但愿儿子能早些好起来啊!

    ……

    得了何槐的承诺,褚辰猛地放松下来,不由有些眩晕——这些日子以来,他一个人也撑的太累了,此刻就被赵良玉一把搀扶住,慢慢送到一边休息了。

    何槐看着他的背影,不由眼睛一亮——这位的身体瞅着也不行啊!不知道给他用灵气捋一捋,能不能再给张支票?

    她暗自琢磨着开辟支线,一边被领到二楼。

    上楼梯的时候,她仔细看了眼手中的支票——

    卧槽槽槽!!!!

    众人只听一阵“咔嚓”的声音,就看楼梯正中央,被何槐大师一脚跺出一个大窟窿来。

    而这位大人则高冷的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背过手去。看着众人疑惑的眼神,她捏着手里的支票,情急之下随便从看过的电视剧里拽了个句子来:

    “我观这楼梯不祥。”

    支票……没坏吧?

    她紧张的绷不住表情,忍不住蹙了眉头。

    ………

    下一刻,只见褚辰神色复杂的给了赵良玉一个眼神,便从门外呼啦啦进来一队人,上前就开始掀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