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章: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在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钻石王老五预备役霍则先生,在陪事业伙伴农家乐一日游之后,哪怕疲惫不堪,但考虑到第二天早上八点的会议,夜晚十一点半了,仍旧安排司机赶路回别墅。

    农家乐离市区并不太远,两个半小时的车程,刚好他可以先小睡一觉,并不耽误年轻人恢复精力。

    只不过在回程的路上,司机好像出了点岔子。

    ……

    霍则在迷迷糊糊中感觉到了频繁的刹车,这会儿终于清醒过来,郊外路灯到深夜已经只有一半的亮度了,此刻映着外头的灌木丛中,枝枝桠桠,狰狞又诡异。

    相应的,也就看不太清远处了。

    霍则坐在后座,忍不住揉了揉额头,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司机又是一次刹车。

    “怎么回事?”

    他蹙着眉头,微带不满。

    “霍总……”

    司机也是为他服务八年的老人了,此刻打开远光,说话忍不住带着颤音:“外头……好像不太对劲。”

    什么意思?

    霍则警惕起来,顺着灯光朝前看。

    只见远光灯所照之处,密密麻麻,全是一个又一个馒头型的坟包。

    “这是哪里?”他愣住了。

    白天他和合作伙伴一起,这郊外山花烂漫,绿意葱葱,并没有见到这样荒芜又让人沉默的景象啊!

    司机指了指导航图:“我敢肯定我没走错。导航图也显示没错。但是……但是霍总……”

    他一个大男人,如果不是真的有情况,根本不会这样失态的——

    “这个地方,我经过三次了。”

    霍则心中一跳,第一时间看了手表——

    凌晨一点半了。

    按照正常情况,这个时间点早该进入市区了。

    他默默坐直了身子,手机暗自发信息给心腹。

    作为一个成熟的事业人,碰到这种事,他的反应很对得起国家多年的教导,灵异奇诡的各种事件根本想都没想过,第一反应,是司机被人收买,趁他睡觉在搞鬼。

    下一刻,手机闪了闪,信息发送失败。

    信号屏蔽?

    他甚至开始全身紧绷了。

    而这时,他感觉到前方司机不知为何发出了微微颤抖的声音。

    要……动手了吗?

    他下意识朝前看去,只见空荡荡的路上(这不知是哪个荒僻的地方,甚至都没有被村村通覆盖,还是黄土地!),一个女孩子慢慢的向车子走了过来。

    一步,一步。

    动作缓慢,然而却又轻飘飘的。司机倒没有像霍则一样接受那样完美的科学教育,此刻看了看姑娘踮起的脚,白眼一翻,就直接晕了过去。

    霍则:……

    他沉默半响,心道:莫非自己误会他了?这事儿他没参与?还是说,他想装晕从这件事中脱身?

    而这时,女孩子已经走到了车门前。

    她先走到驾驶室,隔着车窗看了看司机,随即黯然摇了摇头。

    然后,再看了看后座的霍则,直接打开了车门。

    霍则:!!!

    车门是锁着的他刚才试过了!

    这女孩儿……

    女孩子转过脸来,对他微微一笑。

    豁哟!

    霍则眼睛一辣——杀马特啊!

    白惨惨的粉底,漆黑发亮的美瞳,还有嫣红的嘴唇……还有快要遮住脸的头发,让他这会儿才看清这杀马特少女的脸。

    让这种女人来……背后人是脑子有泡吗?

    他有点瞧不起,又深谙“敌不动我不动”的精髓,此刻连话也不说。

    车厢里,此刻只能听到他的呼吸声。

    终于,女孩子首先耐不住这沉默,开口道:“你们进了我的山庄,按规矩来讲,以后就是我的人了……不过前边那人有点老,我不喜欢,只要你吧。”

    哦。

    霍则冷冷的想:杀马特中二病。

    他微微抬高下巴:

    “抱歉,我不喜欢思维不成熟的女生。”

    女生沉默了。

    这一瞬间,很难说清楚她是尴尬还是窘迫,还是……生气了。

    但是霍则实在长的好看,俊眉修目,眼中点星,她于是勉强忍耐住坏脾气,好生商量道:

    “那不如这样,你们进了我的庄园,按道理说是不能活着出去的,我放你一马,相当于救你一命。”

    她还挺有文化,此刻文邹邹说道:“前头那个有点老,不新鲜,就结草衔环来报吧。至于你,你长得好看,我这救命之恩,就得以身相许了。”

    她恳切道:“你觉得这样行吗?行的话,我就先让你们回去,三日后你遣媒人来,咱们把三书六礼走一走,可以的吧。”

    霍则:……

    他只觉得今天实在是倒霉,路上稀里糊涂的司机又怪里怪气,路上碰到行人,也是个中二病兼神经病……

    穿一身白长裙就想当古代的仙女了?还三书六礼呢,他小时候只穿内裤,也没见自己回氪星啊。

    今晚的一切实在古怪,霍则只想赶紧回去查清楚前因后果,此刻漫不经心点头:

    “行啊。”

    女孩子立刻欢快的笑了起来,慢吞吞的看着他,目光很是专注,带着某种说不清的意味——

    “那你,记得要信守承诺啊。”

    霍则也微微一笑:“我是生意人,诚信为上。”

    女孩子抿了抿嘴,最后似乎有些羞涩。可惜脸上白粉打的太厚,实在看不出颜色来。

    她得了承诺,立刻说话算话的下了车,长裙子隐约露出踮起的小脚来,晃晃悠悠钻进旁边的一堆坟包当中,不见了踪影。

    霍则呆愣一会儿,不知为何迷迷糊糊又困了,最后身子一躺,很快就睡着了。

    车灯倏地熄灭了。

    片刻后,司机晃晃悠悠的醒了过来,摇了摇头,似乎是喝断了片儿,完全没了记忆。

    他打开车灯,村村通修的道路还是很平整的。外头鲜花野草郁郁葱葱,道路一边似乎是人家的绿植园,种着一棵棵的桂花树,此刻已经隐约有花苞了。

    他对着导航认出来这里是去往市区的道路,再有半个小时,就该进入帝都范围了。

    再一看时间——

    哎哟!

    怎么不知不觉停路边睡这么久?这都几点了?还好霍总也睡着,不然今晚这事儿办的,太不周到了!

    他回头看了看,见着老板还在后座睡的香喷喷,也稀里糊涂的重新启动了车子。

    今晚上……好像哪里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