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章:老泪纵横李大师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天一大早,霍则就彻底想起来昨晚的事了。

    作为一个优秀的事业人,他仔细回想了一下晚上的情况,最后认定司机肯定是他们中的一份子!

    但是赶上集团有了新的合作伙伴,天心集团上上下下忙的跟陀螺似的,只恨滴溜溜的不够快,因此这件事就被暂时搁置了。

    不过作为有钱人,霍则在三天后就腾出时间来了。他想起那天晚上那个女人古怪的话,一边心里嘀咕着:别是人家特意找来的精神病来对付他吧!

    毕竟精神病……有些时候还是很有用的。

    他手头上的事一松,立刻就着手排查了。

    但是,没等他安排人查出来个一二三,司机就先病了。

    首先说一下,作为一名谨慎的有钱人,霍则在第二天就试探过司机了,不过对方稀里糊涂什么都不肯承认,他便顺水推舟借口辛苦了,给对方安排了年假。

    谁知年假十五天还没休到一半,对方家里人便传来消息,说是进气多出气少,在医院吊着命呢。

    霍则:……

    他去了医院,对方消瘦的仿佛骷髅,此刻全身器官衰竭,医院查不出任何原因。

    这是八年工作期间都勤勤恳恳的司机,霍则并不是心狠手辣之人,虽然对自己过分爱护,但是见到司机这个样子,考虑到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因此他好言好语安慰了对方,顺便提前支付了医院的养护费用,帮忙安了司机家里人的心。

    但是……做好事,好像也不一定能有好报。

    当天夜里,霍则半梦半醒间,在深深的宅院门口看到了一个曾经见过的杀马特中二病女孩儿。

    这一次,对方没有再穿白裙子,反而是用白惨惨的扇子遮住下半张脸,一身大红嫁衣,目光凄凄切切:

    “你说过以身相许的,为什么至今没见三媒六聘?”

    霍则:……可去你的吧!

    三媒六聘?追他的人连起来能绕帝都……嗯,绕帝都一部分。

    他的沉默似乎证实了自己的负心,女孩子愤怒的把嫁衣扯碎,一双带着巨大黑色美瞳的眼睛看着他,眨也不眨——

    “我有心聘你为正室,你既然不识抬举,那就跟我奔为妾好了。”

    说完,拉着霍则就往宅子里去。

    霍则:……卧槽槽槽!一会儿三书六礼三媒六聘,一会儿又是正室妻妾……感情这不光是个中二病妄想症?还是个脑壳不够用的?

    他被突然大力无比的女孩子一拽,直接跨进了宅院,里头,许许多多的白衣人突然抬起头来,平平板板的面孔上,只有两坨圆嘟嘟的腮红最显眼。

    然后,大家齐齐僵硬的笑了。

    霍则:………啊啊啊啊鬼啊!

    ………

    对于这别墅的人来说,他们的霍总只在半个多月前的一个早上,突然大叫着“鬼啊”,然后,就再也没醒过来了。

    不管家里人是如何第一时间把他送往医院有多少医生集中会诊,他的器官还是慢慢的衰竭了,曾经俊朗的面容也越来越憔悴,腹肌慢慢退化,脸色越来越白,到如今,就仿佛棺材里那些认真上过妆的逝者……

    总之,就跟他的司机一样,慢慢的,就越发像个死人了。

    唯一能证明他还活着的,就是心电图了。

    ………

    因为病情相似,二人又是前后脚出状况,司机也被转移到他的隔壁。

    不过,从上周开始,司机的各项体征反而好了一点点,只不过他在睡梦中的表情却越发痛苦,有时候手脚甚至都不自觉的痉挛了,仿佛正在承受巨大的折磨。

    而霍则的肤色则越来越白,越来越没有血色,各项检查中更是显示出严重贫血。他没有什么特别痛苦的体征,但是却好多次各项指标降到最低,仿佛随时都要死去。

    医院的病危通知下了一次又一次,每次下了以后,众人都觉得必死无疑了,他却还是艰难的活着……

    反而是从昨天开始,他从医院被接到家中,情况还稍微好转一些。

    这段时间,当中西医都没了办法后,陆续有大师被请过来。

    其中,又以港城的李大师所做的法事最有成果。

    …………

    殊不知,李大师如今也是有苦难言。

    他在港城白手起家,听起来名声不如大家族那样显赫,可是口碑确是良好。赵良玉请他来内地,报酬是七百万。

    他在港城甚少看新闻,还以为内地一如几十年前那样资源贫乏,七百万不多也不少,对于买了豪宅的他来说,确实也是一份不错的报酬。

    他就带着弟子们来了。

    弟子们功力未竟,本意是带着长长见识,兼撑个场面的,没想到这位主顾霍则却是个大坑坑!

    你道李大师是怎么给霍则续命的?

    霍则身躯溃败,五脏衰竭,李大师来的时候,医生刚下第三次病危,那会儿实在境况危急,李大师很有职业道德,也没问清楚什么事,就急急上前用灵气给他温养一番……

    谁曾想,这就掉到坑里去了!

    灵气确确实实有大用,李大师几十年修为也不是白得的。

    他被无底洞霍则吸着,不把灵气抽干就不放松,一天十二次灵气养护,虽然是留住了霍则的命,让他看起来不那么白惨惨了,但是,李大师心里苦啊——

    他都要被抽成人干了!

    ………

    本来是想委婉告辞,推了这门生意的,然而错有错着,在这样高强度的抽吸下,李大师为了保住自己的根基,修行速度居然变快了!

    虽然只有那么一点点,但是对于几十年没啥长进的他来说,勉、勉强强也算是可以了。

    尤其是从昨天霍则出院回来后,对灵气的要求也没有那么多了,他反倒是有种游刃有余的感觉。

    emmmm……错觉,一定是错觉。

    李大师带着众弟子们趴在地板上,只觉得心酸的很——莫非是他太封闭所以导致自我膨胀了么?

    为什么、为什么一大早要在同行面前这么丢脸?为什么同行看起来年纪轻轻却这么厉害?

    天呐,内地果然是藏龙卧虎,不光宅子大,人有钱,同行的功力也是很了不得的!

    一滴老泪顺着脸上微微的沟壑,慢慢坠落在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