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章:不慕名利何大师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关于霍则的事,何槐听到的版本自然是不够详细的。

    毕竟他们这群人也稀里糊涂的,反而是被后知后觉的众人小心翼翼扶起来的李大师,把具体的、关于霍则每天对灵气的大量需求给何槐讲述清楚了。

    何槐立刻拍胸脯表示一定会救回来霍则的!

    毕竟,她刚才把支票藏好。

    无论如何,支票既然给了她,她是绝对不会还回去的!

    而这时,一旁终于重新镇定下来的金主爸爸褚辰则问道:

    “那么……这楼梯的槐树板,又是怎么一回事?”

    别墅他们家已经住了十年了,在这期间,明明一切都正常,总不能埋伏下这些木板的人,硬生生等了十年才动手吧?

    这得多么强大的隐忍,又是多么强烈的仇恨?!

    他想不通。

    ………

    金主爸爸想不明白,阿槐大人也不敢吭声。

    她也没办法回答,毕竟因为支票上的数字实在让人太过震惊,一不小心踩穿了楼梯,最后为了维持住逼格保住支票又顺嘴胡诹……

    咳,槐树板是怎么回事?

    大概就是做楼梯时材料不够,所以顺手用了这个代替?这槐树木板处理的也很是用心,都跟别的木板分不出来呢!

    不然若真的有什么,也绝不会十年了都没出现异常。

    不仅没有坏处,何槐想起刚才李大师和赵良玉的描述,甚至暗暗猜测,是因为这槐树有蕴养阴魂之力,所以明显身体被阴气干扰的霍则,反而在这里得到了些许缓冲的机会。

    当然,以上都是何槐的猜测,她此刻正是斗志昂扬之时,于是简单含糊交代:

    “我怀疑霍则之所以在别墅能得到缓和,可能与这槐树木板的蕴养有关。”

    她想了想,不忘为自己正名:

    “槐树是棵好树,出现在这里也是你们的缘分。”

    “那……”

    赵良玉犹豫的问道:

    “既然是缘分,大师又为什么说,观这楼梯不祥?”

    何槐:……

    自己挖的坑啊,现在要怎么填上?!

    她想了想,于是无缝切换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什么不祥?我是说,我看这楼梯有点不一样,但是不太清楚是咋回事。”

    啊哟,一不小心,方言又出来了……会不会显得自己不够有逼格?

    她闭上嘴,不说话了。

    赵良玉:……

    好吧,华国汉字同音字多入牛毛,是他语文学的不好。

    他也闭上嘴,不说话了。

    ………

    众人在这里折折腾腾又是半个多小时,再有二十分钟,霍则估计又该出状况了——李大师如今白天十二小时待命,就是因为霍则每隔一个小时就需要吸收一次灵气,不然就会陷入危险境地。

    何槐看着褚辰期盼的眼神,毫不犹豫的上了楼,并许下承诺:

    “放心,我肯定能解决的。”

    不光解决,还得速战速决,最好今晚就去把支票兑了,夜里就把地买下来,明天她就能放松的吃吃喝喝睡睡了。

    楼梯已经被拆下,短时间内其他人没办法上楼,何槐飞身上去后,瞅着众人再瞧不见她,脚底生风一溜烟就进了霍则的房间,当真是半分钟都不想等。

    她摩拳擦掌,不管霍则是碰到了什么东西,她一定要速战速决,把这事儿办的体体面面,明明白白!

    不过,这个念头在她进了屋子之后,就又有些退却了。

    ——房间的大床上躺着的,那位曾经的钻石王老五预备役,如今形销骨立,一身皮肤白惨惨的,没有半分血色,身上的阴气一波一波,微弱却又绵长。

    何槐只看一眼,就晓得对方生魂已经不在躯壳内了。

    救…肯定是能救的,但是据李大师说要被吸走灵气啊……铿吝的阿槐大人有点犹豫。

    但是想想那个一千万!

    天呐有一千万让她干啥都行!

    她大义凛然的上前一步,伸手按住了霍则的额心。

    ………

    在她白皙的手掌和霍则冰冷的额头接触时,一幕幕的场景就全部出现她的眼前。

    霍则是怎么样在半路上醒过来,又是如何承诺对方……最后,又是怎么作死的爽约的。

    她瞅着眼前这张瘦削又惨白的脸,不由摇了摇头:啧啧啧!

    跟鬼定下承诺,最后又故意爽约……这种事,活该受一点教训吧?谁让他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的!没有鬼,阿槐大人以后该怎么创收,怎么走向人生巅峰,吃尽天下美食?

    她这么一想,忍不住手就松了松。

    而这时,墙面上挂着的钟表微微一响——

    又是一个整点了。

    整点,意味着霍则又该吸收灵气了。

    阿槐大人只觉得手掌一紧,身上的灵气就源源不断的朝着霍则身上涌了过去,随后慢慢消失在神庭当中,被遥远的女鬼吸收的一干二净。

    何槐遥遥感知,甚至能看清楚对方餍足的神情。

    嗨——呀——呀呀呀呀呀!!!!

    阿槐大人好气啊!

    她金主爸爸给的钱,一千万!她这才大发慈悲愿意给出一点灵气的。

    谁知道灵气被那个女鬼吸收了,还恬不知耻的吸了一大口!!!

    要点脸吧!

    阿槐大人的灵气你也不怕撑死?!

    她二话不说,直接收回手来,怒气冲冲的拎着轻飘飘恐怕只剩九十斤的霍则跳到楼下。

    楼下一众人等都还殷殷切切的等着呢,就看到主顾霍则被人像破麻袋一样拎在手里,半点也不怜香惜……啊不,半点也不照顾着他那脆弱的身躯。

    李大师却没在意这些,只看到何槐依旧丰沛的精神,还有怒气冲冲的表情,于是试探问道:

    “何槐大师,你这样子……难不成知道霍先生是怎么一回事了?”

    阿槐大人对于自己被吞吃的灵气简直是耿耿于怀,无论如何忍不了,此刻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光知道了,我还要去端了她的老巢!”

    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对自己的崽她都不舍得给,更遑论其他鬼?

    不过……

    何槐转头看向金主爸爸褚辰,表情高冷,谨慎措辞:

    “我这……算是出外勤吧?”

    所以,补贴的事,是不是要再谈一谈?

    褚辰:……不慕名利身怀绝技的大师,这是想表达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