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章:庸俗市侩赵良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一刻,饶是金主爸爸褚辰身经百战看透人情世故,也仍旧忍不住有些懵逼。

    面对何槐大师殷殷切切的目光,他嘴唇蠕动两下,还是叫大师失望了。

    他是真的没明白何槐大师的意思啊!

    想了想,看了看被何槐拎在手里如同菜篮子的亲儿子霍则,想了想她刚才的话,于是试探道:

    “出外勤……出外勤的话,是要我来安排车吗?没问题啊大师!”

    何槐:……

    有点沮丧——出外勤居然也在支票承包范围内吗?

    看何槐垂下眼睫不吭声,向来八风不动的褚辰难免有些无措。

    他犹豫一下,又小心问道:

    “莫非是要安排些人手帮忙?可以啊大师,这里一切您说了算。”

    说完看了看何槐依旧没什么变化的神情,他不禁有些着急了——哎呀这有本事的人,心思果然是难猜的很!

    他于是又道:“如果需要准备什么法器的话,请尽管安排!”

    何槐心中一阵气苦!

    这个金主爸爸是傻子么?!都说了出外勤出外勤!

    她黯然叹了口气:“不,没什么,我只是想说,你们要是愿意跟着的话,就安排车一起吧。”

    算了算了,一千万也够了。

    她只是,只是有点不满足……唉,膨胀了膨胀了。

    她转身就准备出门,却听这时身后有人弱弱的说道:

    “出外勤……最重要的不是补贴吗?”

    作为一个每周都在出外勤的助理,他……他最看重的就是这个啦!

    赵良玉不好意思的说道。

    ——终于有人提起这个了!

    何槐心中一激动,脚底下就更快了,倏忽间就出了大门。

    不过,就算隔了那么远,但是因为她的注意力还都集中在金主爸爸身上,因此也就还是听到了他的回答:

    “当着大师的面儿,你胡说什么?大师这样的品格,看重的根本不是补贴……你呀,到底是凡夫俗子,太庸俗了!”

    “你看大师,听到这话都不愿意留下来。”

    褚辰叹口气,想想大师也是赵良玉请来的,于是还是放缓语气,和声说道:

    “这种市侩的话,以后不要说给大师听了。”

    赵良玉想了想何槐的本事——这样的大师,其实根本不缺钱吧?

    果然,是他太庸俗了。

    他羞愧的低下头来。

    ………

    众人呼啦啦出了门,包括还没恢复精力的李大师,这会儿也被弟子们搀扶着,不错过这样一个见证内地大师本领的机会。

    到了门外,却见何槐大师还没走远,反而贴心的站在门口——

    不知为什么,她手里原本拎菜篮子一般拎着的霍则,这会儿看起来仿佛拎垃圾袋了。

    而且……大师的气场为什么那么深沉又沮丧?

    好像丧失了所有力气。

    褚辰最先紧张起来:

    “怎么了?莫非对方很难缠?”

    何槐却抬起头来,目光看向远方,神情中是说不出来的坚定——

    “放心,无论如何,我得把她收拾了!”

    外勤补贴没戏了,她必须得让女鬼把那些灵气吐出来!

    这一刻,一股肃杀之气萦绕她的周围。

    褚辰和李大师对视一眼——

    害霍则的,果然是个很难缠的家伙!

    ………

    豪车一辆一辆紧跟着出发,呼啸着出了别墅区,马上即将风驰电掣起来——咳,时间不太巧,如今已经是下班高峰期了。进入主干道后,司机们只能谨慎的降速,温柔的融进车流中,慢吞吞的龟速挪动着。

    保姆车的车厢中,霍则被小心的放在固定床上,何槐,褚辰,赵良玉还有李大师则坐在两边,神情严肃。

    “咱们……要去哪里?需要提前做些准备吗?”

    何槐面无表情:“我从霍则那里看到了他出事的地方,但是不知道名字,你让司机往那个农家乐开就行了,感应到地方后,我会说的。”

    至于做些准备……做什么准备?

    何槐大师随口道:

    “不用准备东西——啊要不然给我准备点午饭吧,吃饱了我会更有劲儿。”

    李大师:天呐功力居然这么深厚,做事都不需要带法器?

    褚辰……褚辰看了看赵良玉。

    赵良玉立刻拿起对讲机,安排好了午饭。

    别墅里,一辆带着简单灶具和食材的车子,载着厨师们出发了。

    看着赵良玉对他说:已经安排好了。

    褚辰心中又是一阵感叹:大师……果然是真本事,根本不爱钱财俗物。可惜了,作为半个生意人半个政客,他其实还是觉得喜欢钱财的人更好交流。

    唉,境界不一样啊。

    他沉默下来,对霍则的未来充满希望。

    …………

    车子出了市区就一路狂奔,到达那个花草葱郁的地段时,何槐已经吃完了最后一桶牛肉饭。

    她满意极了。

    下了车,迎面就是馥郁芬芳的桂花,深深吸一口气——啊呀呀!

    其中,李大师的神情最为陶醉——在港岛,绿树大都集中在海港不远处的山上,别墅区那边倒是不少,问题是……他还没本事买那里的房子呀!

    因此,此刻的景色,确实叫他有一两分陶醉。

    不过陶醉归陶醉,他也没忘了正事儿,此刻拿着一个古旧的罗盘来来回回转了两圈——

    “这里风水不错,地气极佳,并没看出什么异常来。”

    说罢还叹口气:“你看这桂花,看起来多么好看,多么有品格!”

    何槐:……哼,这种开花小的都看不见的桂树,有什么了不起的?╭(╯^╰)╮

    李大师说完,却发现众人的眼神都集中在还没开口的何槐大师身上,于是心中又是一阵酸楚——也是,这年头,在第一名身边,他这第二名哪里有生存的空间呢?

    他于是跟弟子们退到一旁,也目光灼灼的看着何槐,试图能见证一些了不得的术法。

    必要时,他虽然还没恢复过来,但是他的好宝贝罗盘也可以助何槐大师一臂之力!

    李大师忍痛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然而却见何槐上前一步,双手做出一个向两边拉开的姿势。

    随着她的动作,众人只觉得眼睛一花,眼前的场景立刻就大不一样了!

    只见一棵棵桂花树仿佛画卷一般被人撕开,露出里头光秃秃的坟包来。

    一座接一座,如同连绵起伏的小山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