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章:不随份子赵良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这这,这是什么?!”

    赵良玉失声叫了起来。

    褚辰微微张了张嘴。

    李大师更是一脸的崩溃——这么多的老坟,这么多的阴气,为什么他什么都没看出来?

    他翻出自己的宝贝罗盘来,那玩意儿现在倒是转的滴溜溜的,半天也对不准方向,明显是感应到了阴气纵横之地就在脚下——可这玩意儿怎么之前不动弹?!

    再看看自己的六名得意弟子,只见他们景仰的看着何槐大师,眼神是微微的心动,明显是起了跳槽的心思——嗨呀好气啊!

    他一张老脸涨的红彤彤的,这会儿再也不好意思说话,默默缩到一边当鹌鹑了。

    至于心思浮动的弟子们……哼,当师傅的都缩成鹌鹑了,不如……

    至于主人公霍则,此刻仍旧被何槐拎在手里,如同揪了一只垃圾袋。

    何槐则深深吐了一口气,有点心动的瞅着坟包四周茂盛的野草野花:“这块地,有点肥啊!”

    不知道等自己的本体在广场恢复的差不多了,自己能不能趁夜里在这里重新找个窝?土这么肥肯定能让自己长的可胖可壮哩!

    这句话出口,李大师等人是觉得何槐大师一定看出了这里有很多阴魂,但是褚辰却是目光闪动,并匀速在脑袋里算计起来——

    距离进入市区只有十二公里,周围绿树缤纷,脚下土质也不错,远处观景毫无障碍,如果开发成度假别墅的话……

    一时间,亲儿子霍则都被他抛之脑后。

    还好何槐是很有职业道德的,既然拿了支票,她就一定不能让它飞走,所以此刻把霍则随手往旁边的坟包上一放,接着一脚跺向地面——

    “滚出来!”

    片刻的静默后,土地突然微微震动起来,大家不自觉的晃了晃身子,接着就看到四面八方的坟包全部都拱动起来,仿佛底下有一只穿山甲,正驮着它们匀速的往两边窜去。

    露出了正中央的大坟包。

    这个大坟包是个讲究包。

    讲究包最高处约有三米高,整体形状圆圆润润,上头的泥土相当夯实,圆包包的最顶上甚至相当精细的放了一揪土,绿油油的野草正在上头随风舞蹈。

    “这是……古墓群?”

    褚辰在背后看着,又惊又怕,又不甘心。

    如果是古墓的话,那他刚才岂不是白想了?

    何槐却冷哼一声——她对这里这个敢吃她灵气的鬼很没有好感,此刻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古墓个屁!”

    “就是一堆老坟包被一个外来户圈了地盘——”她都还没买到地呢,这个家伙居然就占了这么大一片,太不讲究了!

    “哦。”

    褚辰犹豫半天,还是小声应了——别说,这样有本事的大师说粗话,还挺不一般哈?

    ………

    小坟都跑的远远的,这个大坟却动也不动,何槐等着速战速决回去兑支票买地,这会儿半点也不想耽搁,撸了撸袖子就说道:

    “再不出来,我亲自刨了。”

    众人老老实实如同幼儿园排队领苹果一样,面对这样奇诡的场面,大家伙都咬紧牙关,紧紧跟在何槐身后。

    赵良玉甚至心道:倘若这件事能说出去的话,他、他可以吹一年!

    随后又甩了甩头: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让人吃饱!他还年轻,千万不能走错路了。

    ………

    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大坟包也微微动了动,然后坟包顶部的那一揪土拱了拱,被人……哦不,被鬼从里头顶掉了。

    坟包的顶部,此刻先露出一个黑乎乎的头。

    然后是一朵大红花。

    最后是一张白惨惨的鬼脸。

    一个穿着红嫁衣的女鬼从里头慢慢爬了出来。

    众人:……稳住,稳住,不能叫!

    这样严肃的场面,双方对峙,一叫就会跌了士气的!

    女鬼飘飘荡荡的落地了。

    众人:“………啊啊啊啊啊鬼啊好可怕啊妈妈呀……”

    何槐:……

    何槐觉得好丢脸哦!

    她指了指刚才被坟包驮着走的、人事不省的霍则,看向女鬼:“你把他送回来。”

    女鬼对她微微一笑,并不回答,反而伸手拍了拍坟包。

    没动静。

    她又拍了拍。

    坟包抖了抖,然而还是没动静。

    女鬼索性趴到坟包上去,使劲儿拍了拍。

    这次,坟包上慢慢开出了一个门。

    从门里走出一个端着托盘的,浑身白惨惨并且没有五官的“人”,眼睛鼻子嘴都是用墨水画出来的几条线,唯独颊边两坨圆溜溜的腮红,格外鲜艳。

    包括它手中的托盘,都是白惨惨的。

    不过……话说它拿个托盘干啥?

    众人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来,这会儿反而不那么怕了,于是关注点都在腮红和托盘上。

    女鬼捂着嘴,“呵呵”笑了起来:“欢迎大家来参加我的婚礼呀,来来来,不要客气,咱们进屋里坐坐,喝杯喜酒。”

    她说完,指了指不远处的霍则:

    “我跟他的婚礼哦呵呵呵……”

    什么?!

    这一刻,褚辰的脸都绿了,他脱口而出:

    “你这样的女人,没资格进我家的大门!我不承认你这样的儿媳妇!”

    女鬼回头,恶狠狠的瞪着他,冷声道:“你得意什么,反正迟早会接受的。反倒是你现在接受我,等你死了变成鬼,我就可以封你为爸爸。”

    褚辰:……神特么爸爸!

    她说完,扭头进了大坟包。

    众人面面相觑。

    何槐可不甘心,当先默不作声也进去了。

    里头是一层层向下的台阶,她的身影很快就不见了。

    李大师发誓要跟紧何槐大师的步伐,此刻二话不说也跟了进去。

    剩下众人瞅了瞅四周诡异又可怕还会来回跑动的小坟包,不由咽了咽唾沫。

    李大师的弟子们抬着坟包上的霍则,犹豫道:

    “要不,咱们也进去?”

    师傅都进去了,这外头这么可怕,他们跟进去说不定还保险一些呢!

    弟子们说完也要进去,然而那个两坨腮红的白人身子一动,就挡在了门前,并顺手把托盘往前递了递。

    众人:……

    半响,赵良玉首先跳脚:

    “卧槽这个女鬼太不要脸了,进门还得首先给份子钱!她能花的出去吗她?臭不要脸!”

    他说完,却见众人眼神奇怪的看着他,不由愣了愣:

    “你们……看我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