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章:铁骨铮铮赵良玉(应大家要求,良玉三连)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面对赵良玉的疑惑,大家眼神游移着,最后落在了褚辰的身上。

    年近五十却像四十的褚辰不由尴尬:“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我给助理的工资很高的,没有克扣!”

    众人:哦。

    看赵良玉这扣扣索索的样子,并不是很相信这个无良老板。

    赵良玉这才反应过来,不由窘迫:“大家别误会,我的工资还是可以的……但是这年头同学多,结婚搬家生孩子生二胎……我都这个年纪了还没得对象,天天送礼送出去都没有借口收回来,所以有点敏感了……”

    说来说去,还是因为没对象啊!

    在场众人都是没对象的,如今叹口气,居然也有点同病相怜了。

    然后,大家的眼神又到了褚辰身上。

    在这一刻,金主爸爸居然成功的get到了众人的眼神,于是暴跳起来:

    “就算我没有对象没有儿媳妇,我也绝不会允许那样一个女鬼进我的家门!”

    哦。

    大家冷漠的想:

    ——人家女鬼明显自己有房产,打算等你死了才封你为爸爸,你是啥地位心里没点数?

    总之,既然赵良玉说出了腮红鬼的意图,大家很快又都转移了话题:“那……随礼要给什么啊?”

    李大师的弟子们抬着霍则,犹豫的用港普说道:“他们好像死的有些年头了,我们手里的港币,他认不认得啊?”

    赵良玉则失望道:“也不能扫码……”

    褚辰:……

    作为随身带助理的大老板,他出门钱包里只有寥寥几张卡。

    褚辰看向赵良玉。

    李大师的弟子们也看向赵良玉。

    赵良玉:……

    他打开钱包,翻了半天,才在夹缝里摸出一张崭新的青嫩一元。

    然后谨慎的放在托盘上。

    然后又期待的看向腮红鬼。

    腮红鬼慢慢转过头来,平平板板白惨惨的脸上,两条墨水眼什么也看不出来。

    倒是那两团腮红,此刻一会儿深红一会儿浅红,没等赵良玉研究出来这个颜色暗语,就见腮红鬼把托盘一掀,口中吐出一个女声,恰是刚才女鬼发出的声音——

    “滚。”

    嫩绿的一元钱在风中翻滚,晃悠悠的落下了。

    赵良玉:……

    他赶紧把钱捡了回来。

    一旁的褚辰只觉得丢脸丢到了大西北,此刻赶紧说道:

    “良玉,你这是出外勤,有补贴的!”

    赵良玉立刻抬起身子,义正言辞:“褚先生,我不是舍不得钱,我只是觉得作为人,应该有铁骨铮铮的品格,不能鬼要什么就给什么……”

    “那你觉得我儿子躺着的形状,够不够铁骨铮铮?”

    褚辰冷漠道。

    赵良玉立刻打开钱包:“我明白了!”

    然后摸出一沓红票放了上去。

    腮红鬼慢慢侧了身子,放他进去了。

    褚辰随后也跟了进去。

    现在,就只剩李大师的弟子们还有霍则了。

    然而腮红人放他们进去后,又一挪身子,把他们挡住。

    “你个扑街仔啦!”

    弟子们可没有这么多钱——准确来说,他们全程都有褚辰安排人,身边别说这么多钱,就连人民币都不一定有。

    但是这会儿远处坟包拱拱,看起来好可怕的呀!

    想了想,领头的弟子回到车里,拿出一捆黄纸来,小心的放到腮红鬼的白纸托盘上。

    这一刻,腮红鬼的两坨腮红忽闪忽闪,如同警灯,随后便成了热烈的血红色!

    “豁哟!”

    弟子们警惕起来——这个颜色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危险?

    下一刻,腮红鬼小心的把托盘放到一边,然后僵硬的弯下腰来,把大坟包门口的土扫了扫,做出了“请”的姿态。

    弟子们:……

    大家犹豫片刻,最后很快欢喜起来,立刻抬着人就进去了。

    里头台阶黑乎乎的,他们拿着手机照明,一边突然反应过来:

    “它请我们进坟,我们为什么这么开心?”

    众人:……我母鸡啊!

    ………

    众弟子们慢悠悠的往坟里走,何槐已经一马当先,进入了大坟包深处。

    地底下是一个约有五十平方的大室,四面八方一个个的纸扎腮红鬼站着,手里捧着各种看不出什么材料的坨坨。

    而正中央处则是一个大圆桌,四周纸扎板凳俱全,而女鬼穿着那套大红的嫁衣,头顶上一朵大红纸扎花,可能今天日子好,她脸上不知何时也涂了两坨圆嘟嘟的腮红。

    何槐看了看周围,突然就不急了。

    李大师倒是心惊胆战——这里鬼气森森,阴气太重,他、他一个人恐怕扛不住啊!

    如今只能瑟瑟牵着何槐大师的衣角,艰难求存了。

    不过尽管这样紧张,他还是纳闷道:“何槐大师,您刚才在上头不是很着急吗?为什么现在又不动手了?”

    何槐一派大师风范:

    “我看了看时间,这个点收拾完他们再赶回去,银行估计也都下班了。”

    李大师:……???

    银行下班,跟他们抓鬼有关系?莫非是内地的风俗?

    港岛大师不是很懂内地大师的风俗习惯。

    他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听何槐大师接着说道:

    “而且这个坟包看起来很大啊,我听说许多年前人类死了都习惯弄点陪葬的,反正这个女鬼也不是啥好鬼,我趁现在看看结婚能有什么东西露出了,然后……”

    李大师:……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何槐大师的身影,在他心中居然有些摇摇欲碎了。

    再看何槐大师的眼神,此刻坟包里黑黢黢的只有昏黄的浅淡烛光,明明灭灭,居然都挡不住她眼里的光!

    李大师:……失敬失敬,都怪他以前太矜持。

    他……还是太不合群了!

    ………

    等待片刻后,上头才又有人陆续下来,手机在下来的这一瞬间全部都莫名关了机,大家闭了闭眼睛,这才适应了底下摇摇欲坠的烛光。

    再仔细一看,除了周围端着东西的白纸腮红鬼,镇定自若的何槐大师和仙风道骨的李大师居然都已经坐上去了。

    居然还是上席!

    众人:……

    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感觉他们到的不是坟包,而是农村的大锅台。

    大家呆愣片刻,拿了大把钱财才有进坟机会的赵良玉回过神来,第一时间把褚辰也请到了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