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一章:二人同侍一鬼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褚辰向来是稳重又有深度的中年成功人士。

    但是今天,可能是霍则的事情干扰到他,也可能是赵良玉太突出占据了C位,他一直到坐在了李大师身边,都觉得脑袋懵懵的。

    ——这里,好可怕啊!

    想要叫出来,可是大家都不叫了。明明是这么惊悚的场景,为什么大家看起来都又怕又镇定?

    他想不通。

    ………

    褚辰的态度并不在阿槐的服务范围内。

    坐在上座,她只觉得自己的槐生在今天才算是真真正正走上了人生巅峰——不仅仅有了一千万的收入,并且这个大坟包看起来也很富,说不定……嘿嘿嘿。

    她淡定的坐着,却听斜对面的赵良玉小心的说道:“大师,为什么我们下来,还要随份子钱?”

    何槐一愣:“你们给份子钱了?”

    赵良玉心痛道:“给了,我跟褚先生,一共五千块呢!”

    何槐:!!!

    何槐更心痛——为什么要给五千块?早说她可以去接啊,五千块钱给她不行吗?

    她想拍桌子把五千块钱拿回来,然而想了想,自己如今也是一单生意上千万的排场人,不能为了区区五千块,四百三十碗卤肉饭就把格调降了下来。

    她可是做过功课的——就如同学校旁边卖奶茶,逼格塑造的越高,单价就定的越贵。

    阿槐大人越是一副不缺钱的样子,人家说不定就给的越多——这个概念,也是她早上才想通的。

    君不见早上随口一句热干面,送来的是多么丰盛吗?

    就是有时候太含蓄了金主爸爸get自己的意思,她很心痛啊!

    眼前的赵良玉倒是贴心,不愧是最会揣摩上意的金牌助理,但是……

    唉。

    何槐摇了摇头:这种月薪的人……养不起养不起!

    她有点难受,此刻不由安慰自己——赵良玉这么大年纪了还没有对象,说不定就是有什么她还没发现的缺陷呢,年薪七位数,不值得。

    …………

    女鬼已经穿透墙壁不见了,何槐打量四周,李大师在旁边嘀嘀咕咕——

    “这个厉鬼阴气太重,一定功力了得,她这个墓穴看起来也是个豪宅——啧啧!”

    他摇头晃脑,很瞧不起内地人对于土地的低效率应用。

    何槐也点点头,若有所思:“你说的对,这个坟包看起来就像是人类的客厅,她一定是把别的坟包赶到这周围,然后掏空围了起来,这样她就很轻易就能有三室两厅……加上大坟包里应有的棺材,说不定还是复试呢!”

    阿槐大人好嫉妒哦!

    她做人后奋斗那么久,兢兢业业,不放过任何一个挣钱的机会,最后直到今天,也才不过挣到了区区两千万,只够给自己的本体买一个休养生息的场地。

    真是……做槐不如做人,做人不如做鬼啊!

    ………

    在场众人中,功力最高深的何槐大师和李大师都不怎么说话,剩余的人自然也不敢吭声——讲真,他们深入敌人腹地,这会儿能保持镇定已经很了不起了。这样奇诡恐怖的场面,就连李大师的弟子们恐怕也是没见过的。

    他们能见到的,最了不得的也就是一个附身在别人身上的厉鬼,就凭这一战在港岛打下了偌大的名气。

    没想到啊没想到,内地的鬼,居然还要更厉害!

    他们果然还是太年轻!

    …………

    众人呆坐了片刻,没多久,只见墓室四周的白纸腮红鬼突然都动了起来,他们慢吞吞又僵硬的走动着,把托盘中的一坨坨都开始往桌上放,那些东西看起来黑不溜秋灰不拉叽各种颜色混合,根本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但还是扎扎实实放了十坨。

    众人看的一脸菜色,此刻只能庆幸:还好没什么气味儿。

    就在“菜”上齐的那一瞬间,女鬼穿着她的红嫁衣从墙里穿了过来,然后,又从那里牵出来一个同样红衣的年轻男人。

    褚辰立刻激动的叫了起来:“阿则!”

    霍则从墙里头跌跌撞撞出来,他的生魂倒是还好好的,白白的,健康的,一点也不见憔悴。

    此刻一抬头看到了自己的老父亲,不由热泪盈眶——

    “爸,这女鬼把你也抓过来了吗?咱们二人要同侍一鬼吗?”

    他好险哭出来,此刻对着女鬼呵斥道:

    “你不要脸!”

    女鬼脸上的腮红颜色一沉,直接说道:“瞎说什么呢,我这是宠爱你,特意安排有缘人来观礼!”

    她说完,看着霍则两眼擒泪的样子,不由大为怜惜,伸出手掌来摩挲了一下他的脸蛋儿:“你别担心,他们把你的身体也带来了,到时候我把你的身体安排在我的棺材里,以后你就是我后宅的第一人了!”

    她认真的说道:“你放心,咱们今天办了婚礼,我从此绝不多看其他的男鬼一眼!”

    霍则快崩溃了:“你快拉倒吧!我爸都来了我还能怕你?你没看他身边坐着的那位仙风道骨的大师吗?他穿着道袍呢!妖孽,你完了!”

    女鬼眼睛一眨:“你要这样糟蹋我的爱情吗?”

    “去你的爱情!”

    霍则使劲侧头,试图躲开她的手掌:“你每天都要结婚,有个鬼的爱情!”

    女鬼委屈:“那是因为我们要培养感情啊,不结婚就亲亲我我,岂不是耍流氓?所以我每天都安排你跟我结一次婚,这样才名正言顺。”

    众人:…!!!

    这话的信息量有点大。

    此刻,诸般复杂的眼神都看向了霍则:你的身体透支衰竭的那么厉害,莫非是洞房花烛太频繁?

    天呐天呐,人鬼情未了了了了……

    霍则作为生魂,此刻感受到这种眼神,一口老血都差点喷出来——

    我不是!我没有!

    而女鬼这边柔情蜜意的说完话,突然转过头来,阴恻恻的看着众人:

    “这些人,今天都要留在这里,做我们永远的证婚人!”

    说完,目光逡巡几次,找准了褚辰:“爸爸,你放心,你的地位还是有的!”

    褚辰:去你妈的爸爸!我绝不会承认你这样的儿媳妇的!

    她在这里啰哩巴嗦,何槐已经不耐烦了——“你光说结婚,为什么不把嫁妆拿出来给我们看看?莫非想就这样出嫁?这样我们作为男方家属,会瞧不起你的。”

    女鬼懵了一下。

    “嫁……嫁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