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二章:陪嫁一口棺材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女鬼懵了一瞬。

    她心想,老娘要身材有身材要颜值有颜值(大雾),这会儿都愿意跟这个男人结婚并且承诺给他正室地位了,还要什么嫁妆?

    她想了想,不知怎么脱口而出:

    “那他也没给彩礼啊!”

    “那怎么能一样呢!”婆媳剧看的明明白白的何槐大师在此刻义正言辞:

    “这段感情关系中,霍则不是心甘情愿的,你就处于弱势——这个时候,他愿意跟你结婚你就应该谢天谢地,把所有的家底都拿出来贴补给他,彩礼什么的,不能再有这种想法了。”

    何槐说完,突然觉得自己说的很有水平,不由感叹自己实在太优秀了——看电视都能想出来办法套女鬼的家底儿,哎哟哟不行了不行了,这么聪明的自己……

    她沾沾自喜并洋洋得意。

    女鬼总觉得不是这么回事儿,可是仔细想了想,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她斟酌片刻,慎重的道:“那……不如我陪嫁一口棺材?”

    ………

    阿槐大人很不开心。

    她说了这么多,连从电视剧中学到的知识和经验都拿出来给女鬼讲明白了,可对方怎么那么不开窍呢?

    现在是陪嫁一口棺材的事儿吗?

    现在是主动把老底都扒出来给她看看的事!

    可是对方嘴上说着真爱,现在就只肯拿出一口棺材来——渣!

    太渣了!

    “好吧。”

    她叹口气站了起来:

    “既然你是这样的渣鬼,那我就不必要手下留情了。”

    女鬼:……还没动手啊你留个屁的情!

    眼见何槐站了起来,身为她的头号拥簇李大师也立刻跟着站了起来,只听她吩咐道:

    “动手!”

    李大师:……

    额……怎么动?他不太明白呀!这女鬼看起来好凶,他打不过呀!

    他无辜的看着何槐。

    何槐:……嗨呀好气哦!

    都这么不给面子的吗?!

    还是赵良玉日常习惯了揣摩上意,此刻二话不说就掀了桌子,只见“咣当”一声,桌子倒在地上,上头一个个黑坨坨骨碌碌滚落,慢慢滚到了女鬼的脚边。

    赵良玉抬头看着何槐,习惯性想要得到肯定:

    “大师,是这样吗?”

    何槐:好、好像百万年薪,也不是那么不值得啊……

    ………

    墓室角落的烛火蓦然暗了下来。

    女鬼脸上的腮红不知何时消失不见,周围围着的白纸腮红鬼慢吞吞的挪动着步子,渐渐向众人围拢过来。

    首先掀了桌子的赵良玉浑身一抖,立刻跟紧了老板。

    而女鬼的声音也变得尖利起来:“你们根本不是诚心和我结亲!”

    褚辰:说的对,我就不是诚心的!

    “别人谈婚论嫁,双方总要根据彩礼嫁妆相互磨合的,咱们这才开始磨,你们就掀桌子——”

    她转过头来,恶狠狠的看着霍则:

    “渣男!”

    “那天在野地里,你对我倾城一笑,我就知道你注定是我的大房!”

    “夜里我特意留你性命,想让你走完三书六礼再来安心陪我,你却不认账!”

    她控诉着,声音越发愤怒:“我早该知道你是个渣男,可惜收你做大房的心思掩盖了一切……是我看错了人!”

    ………

    莫名生魂离体还被扣下渣男的帽子,霍则作为人人称道的黄金单身狗,怎么能忍下这屈辱?!

    此刻他也反驳道:“神特么倾城一笑,老子陪客户出去玩看着这块地皮不错赞了两下,谁叫你自作多情了!”

    褚辰在一旁激动的老泪纵横:“阿则,我就知道咱们是亲父子——这块地我瞧着也不错!”

    “你闭嘴!”霍则瞪着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要不是你把我生的这样好,我又何至于跟这样的女的结婚!天天结婚天天结婚,结完婚我就身体虚弱,我一个人在这底下,为了保住自己的贞操是多么难你知道吗?!”

    霍则声泪俱下,话语中是说不出的心酸。

    褚辰也心痛不已:“儿子啊,你别怕,你是我的亲儿子,就算在这底下失了青白,暂时委身给这个女鬼,你也照样是我儿子!”

    “爸爸!”

    “儿子!”

    “爸爸!”

    “儿子!”

    二人遥遥相望,只觉得彼此都见证了父子情的坚定与强大。

    ………

    女鬼被戳破自己自作多情的心思,不由更加恼羞成怒:

    “你说谎!我们相亲相爱这么多天,如果你不是真心喜欢我,这底下,难道还有鬼能比得过我的美貌?!”

    霍则瞅了瞅四周僵硬又瘆人的白纸腮红人,诚恳的说道:

    “那是没有。”

    女鬼忍不住笑了起来。

    “可是……”霍则又接着说道:“可我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你要知道,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啊。”

    女鬼愣了一下,突然扭捏了起来。她摩挲着大红的衣角:“就、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能很快原谅你的——你真有眼光,我确实是一个万里挑一的有趣灵魂。”

    霍则:……尼玛老子哔了狗了!

    ………

    何槐对这段集合了伦理、道德、情感、跨种族的感情关系已经彻底失去耐心,此刻看着越来越多的白纸腮红人,不由伸手拽了一个过来,然后——

    “撕拉。”

    这种纸扎人嘛,撕起来可爽了。

    她两手大开大合,三两下就撕开了一圈,女鬼从害羞的情绪中回过神来,地上已经一片白惨惨了——

    “我要吃了你!”

    她怒吼着,猛然扑了过来!

    何槐二话不说也一拳头砸了上去——

    “你拉倒吧,你瞅瞅你多肥,压我脚底下才是大补呢!”

    一拳头把女鬼砸懵之后,她两手交错,从虎口处生出两枝绿油油的嫩绿藤蔓来,随后被她凌空一甩,藤蔓便仿佛有灵性一般,直直窜向女鬼!

    三下两下,它就已经利落的打了个蝴蝶结??。

    女鬼:……

    她两眼呆滞,下意识挣了挣身上的束缚,然而半点用处没有,不由懵了:

    发生了什么?

    她的大招还没发出来呀!

    这个人类到底是怎么回事?瞅着还没那个老头凶呢怎么这就把自己捆起来了?

    她抬起头来,深情的看着一旁的心上人:“霍郎——”

    只见她的霍郎浑身一抖,二话不说跑到自己的身体面前,看着那憔悴的不成人形的自己,大惊失色:

    “我怎么这么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