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三章:另有厚礼相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霍则看着自己已经不成人形的躯壳,简直是晴天霹雳!

    他,他以往是多么帅啊!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老婆粉。可是如今呢,形销骨立对于如今的他都是褒义词,这白惨惨干巴巴仿佛尸体一样的身躯……

    “这还怎么容得下我完美的灵魂?”

    他委屈的快要哭出来。

    女鬼在他身后被捆得扎扎实实,动也动不了,只能用真爱的眼神看着他,嘴里还喊道:“霍郎,你说的对,躯壳这么糟糕,要来有什么用?等你成了鬼,我们就可以入洞房了!”

    霍则:“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他把头甩的跟磕了药似的,此刻二话不说躲到何槐身后:“大师,这女人一直觊觎我的贞操,你可一定要保护好我呀!”

    何槐立刻拍胸脯应下:“放心吧!”

    她可是相当有职业道德的。

    此时此刻,李大师反而不知道做什么了,他环顾四周——白纸腮红鬼已经被何槐撕拉拉扯碎一地,看起来厉害的不得了的女鬼一照面就被捆得结结实实,有可能作为人质让他们投鼠忌器的霍则也毫无压力的躲到何槐大师身后……

    啊哟。

    李大师有些羞愧的想:难不成自己只是个打酱油的?

    不不不不可能,他看向墙角缩成一团的众人——他可是有六名弟子的港岛天师呢!不可能这么废柴的!

    而这时,何槐已经走到了女鬼的面前:“你的同伙,还有你这些年做下的恶行,统统都给我交代出来!”

    自己在这边出大力气,可不要有别的鬼卷款私逃啊!

    女鬼动也不能动,然而此刻倒是相当硬气:“你休想!我是不会说的!”

    何槐冷哼一声,二话不说就把她放倒在地,然后摸上了她的胸——

    “啊啊啊你要干什么你这个爱磨镜的变态我是不会屈服的你就算得到了我的鬼也得不到我的心……”

    她一通吱哇乱叫,何槐感受到身后众人震惊、难以置信、又包含着惊吓的眼神,不由大为郁闷:

    “磨镜磨镜磨你个头啊!”

    对于这个女鬼空口污她清白的事,她显得十分生气,此刻按在女鬼胸口的手一个用劲儿——

    “哎哟哟!”

    那鼓鼓的胸脯一下子就被按瘪了。

    女鬼大惊失色:“你!你要干什么?”

    阿槐大人好冷酷的说道:

    “你不是不交代吗?我这个人心地善良又不能对你鞭挞刑讯,只能把你揉一揉,揉小一点,埋在脚底下吸收营养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手上不停,把女鬼揉了个翻来覆去,四肢都揉进去了,那原本有点透明的鬼身也慢慢缩小,凝实——

    这种白案功夫,何槐还是第一次做,没想到揉的还挺筋道!

    美滋滋!

    我大阿槐果然是个天才!

    这女鬼阴气重,揉起来不那么容易,何槐半跪在地上哼哼哧哧,半点没发现身后众人已经越发瑟缩,此刻以霍则的身躯为中心,已经慢慢挤成一团了。

    至于霍则本魂……

    他此刻呆呆的看着已经被何槐把胳膊腿儿都揉成椭圆形一坨的女鬼,不由浑身一抖,接着转头看着和众人挤在一起的亲爸褚辰,呆滞道:

    “爸……难怪人家说姜是老的辣,这么凶残的大师,你居然也能请来!”

    褚辰:……

    “不过……”霍则再看了看同样挤在一起的李大师和他的弟子们,又嫌弃道:“这是大师的徒子徒孙吗?怎么这么老?还丑……”

    李大师:……

    此时此刻,他不由认真考虑了一下留在内地做何槐大师弟子的可能性……然而再看看周围又怕又跃跃欲试的弟子们,不由大怒——

    为师就这么不堪吗!每个月给这么多工资还比不过内地这年纪轻轻的大师吗?!

    然而想想何槐大师是要进军房地产的人,不由又萎了。

    而这时,女鬼已经被揉的“哎呀呀”了,虽然她没有实体,可她有尊严啊!这会儿被何槐一把一把揉着,翻滚着,眼瞅着自己的头都要被摁进圆坨坨了,不由大惊:

    “大师,我没做过坏事啊,我就是爱结婚找了几个志同道合的对象……你饶了我吧哎哟哟!”

    一会儿又哀求:

    “大师饶命啊饶命啊……他们跟我结婚也是心甘情愿啊我没打他们……我真的是个良鬼啊……”

    在何槐使劲把她的头按进去一起揉之后。

    从圆坨坨里传出了女鬼闷闷的叫喊:

    “大师我错了我说实话——我在这里三百年了就只结了十七次婚,我把他们的生魂留下来,最后他们的肉体死掉后,我就趁热再吃掉……我,我这属于家暴,罪不至死啊!”

    她哭喊着:“而且我不渣,我没离婚,我不是二婚头……我从来不脚踏两只船的啊大师……大师你饶了我吧!我听说人间的法律,家暴一不小心弄死人真的不会判死刑啊大师……”

    她呜呜噎噎,声音已经渐渐听不清了,然而何槐大师手上的力度半点没少,很快,她就彻底没了动静。

    而这时,何槐已经成功的把它揉成了足球大小。

    她掂量着这沉甸甸的一团阴气,不由满意的想——回头埋在自己的根底下,到时候自己肯定能把鬼门开的更大的!

    她把阴气足球夹在胳膊底下,此刻看着这个大坟包,不由失望的叹口气——

    女鬼到最后都没有交代自己的财产,肯定也是个穷鬼了,真是的,白让她等那么久。

    不过,好歹那一千万是拿扎实了。

    她对众人招呼道:“你们在底下冷吗?怎么抱那么紧?”

    李大师尴尬的放开手臂:“那什么……何槐大师,我们是有点凉。”

    不是凉,是瘆得慌啊!

    但是何槐大师笑得这么可怕,他们还是不要说话了。

    而此刻,霍则还在呜咽:“天呐我怎么这么丑……”

    何槐这才想起来,于是一把揪住他,随手按进了那个丑不拉几的躯壳里。

    然后对金主爸爸褚辰邀功:

    “还好你请我请的及时,不然等他的躯壳一死,他成为死魂后,估计就要被送入洞房,然后让女鬼趁热吃了。”

    言下之意:一千万不亏。

    褚辰在这一刻福至心灵:

    “多谢大师,大师,等咱们上去,我另有厚礼相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