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四章: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在这一刻,何槐对于这个突然上道的金主爸爸非常满意。

    她矜持的点点头:“你们先上去吧,我在后头盯着。”

    在这大坟包里,有厚礼也没办法送啊。

    众人于是赶紧松口气接着往上爬。

    眼看着李大师的最后一个弟子都已经爬上了黑乎乎的台阶,何槐一个转身,赶紧又回到了那满地的白纸碎片中——

    刚才有个腮红鬼不是收了五千块钱礼金?她刚才撕了那么多鬼,地上碎片那么厚,五千块钱在哪里?

    一通乱翻之下,在她成功掀起一个托盘后,底下一沓红票子格外显眼。

    何槐美滋滋的收了起来。

    ………

    众人出了坟包,却发现远处的坟包都挤在了一起,那个形状,跟他们在底下挤成一团的样子格外像。

    此时此刻,明知道物种不同,大家还是心有戚戚的有了股同病相怜的感觉。

    不过……

    “何槐大师呢?”

    众人环顾四周,却发现何槐大师还没上来,这四周瘆人的坟包,他们要怎么出去啊!

    却见何槐此刻已经从大坟包里钻了出来。

    她手里还抱着那个阴气足球,这会儿看了看外头灰蒙蒙的天,不由想起来什么:

    “哎哟,这个阴气不能晒太阳的,不然容易走味儿。”

    众人:……

    李大师几乎是瑟瑟发抖的问道:“走味儿是什么意思?它会馊吗?您……要吃掉它吗?”

    天呐这么可怕吗?!

    众人已经宽面条泪咬手指了。

    何槐大惊失色:“我只是想要它新鲜的被埋起来,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李大师:可埋起来你为什要挑剔味道啊?他误会也是很正常的好吧。

    然而还没等他把话说出来,却见何槐已经跳了起来,迅速远离他,一脸震惊:“天呐你们港岛人都这么凶的吗?还要吃鬼?没点人性啦?天呐天呐,太可怕了!”

    她默默的走远一步,而后顺势把阴气球装进了自己的大背包里。

    李大师: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

    他再看看众人,企图得到一点安慰,然而大家不知何时已经散开,装作不赞同他的样子,匀速围到了何槐的身边。

    李大师:……呜呜呜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同行何必污蔑同行啊!

    ………

    而这时,金主爸爸褚辰问道:

    “阿则他……这样就算好了吗?他什么时候能醒?要怎么调理身体才好啊?”

    何槐打量了一下昏迷不醒的霍则,说道:“等下就可以醒了。至于调理身体……”她虽然收了钱,但是还是舍不得自己的灵气——毕竟之前已经叫女鬼吃了两坨了,还好她机智,把她揉了起来……

    她看了看一旁的李大师,说道:“身体调理这方面,好吃好喝的是必须的,然后请李大师多呆几天,每天供应灵气,三五天后,他应该就能恢复了。”

    李大师:……他如今灵气还没彻底恢复呢!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这算是地域差别对待吗!

    他哭唧唧的一歪身子,被早就沦落为搬运工的弟子们扶住了。

    …………

    而这时,霍则睁开了眼睛。

    他刚才清醒,就看到眼前出现了一个大美人!

    天呐天呐!

    刚才在底下黑乎乎的,他根本没看清楚何槐大师的脸,如今再看——

    这侧脸!这皮肤!这眼神!这身材!

    他深呼吸一下,觉得脚底有点飘,也不知道是身体太虚弱了还是惊艳的。

    此刻,他强撑着上前一步,对何槐大师深情说道:

    “大师,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就让我以身相许吧!”

    何槐上下打量了他,而后认真摇头:“你(品种)不行,我不喜欢。”

    霍则:……我,不行?

    他脑子一懵,又晕了过去。

    “阿则!”

    褚辰紧张的扶住他。

    何槐则漫不经心的说道:“没事,他就是生魂离体太久,身体实在太过虚弱,回去养养就好了。”

    然后在周围转了转,瞅准一个位置,同样双手一拉——

    “撕拉——”

    只见眼前的画卷又一次被撕开,只不过不同于来时两边缓慢分开,此刻,从被撕开的缝隙处可以看到,这画卷一般的空间,正在一片片崩碎,再也恢复不了了。

    何槐对他们说道:

    “这些坟墓许多年前都已经没了,全靠女鬼的阴气在这里头维持着假象,如今女鬼没了,自然就不会再出现了。”

    果然,一会儿过去,周围就又是鲜花绿草,一派缤纷生机。

    ………

    车子一路平稳行驶在回程的路上。

    在路途中,褚辰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何槐,问道:“何槐大师,您之前说这块地不错,怎么个不错法?”

    何槐一愣:我说过吗?

    不过金主爸爸问问题,她还是认真的回答了:“不错的意思,就是阴气已经被我收走,那里生机浓郁,灵气挺多,比得过你如今那个别墅区了……甚至有可能还要更好。”

    褚辰若有所思。

    他想了想,突然叹口气:“地方大师您既然说不错,那肯定是不错的。可惜,哪怕距离帝都七环都还有些距离,到底还是有些偏僻了些……”

    何槐不理他的嘀嘀咕咕,自顾自的盘算着如今的存款,一边看了看天色——

    才三点。

    但是银行五点就下班了,赶回去再排排队,就有点来不及了……但是还是想试一试,万一今天就能入账,那她夜里就可以去找那个开发商——

    两千万买一个花坛还有她的本体,应该是可以的吧!

    必须可以!

    一定可以!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买自己,好心酸哦……

    但是只要地是自己的,那自己就可以安安稳稳的扎根修养身体,等到休养好了,把根拔出来,一样可以到处乱跑,难也就难在这一年,好在如今也算苦尽甘来了。

    她美滋滋的做梦,幻想着以后日进斗金不用攒钱的美好生活,只觉得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巅峰!

    就连想起两个拖油瓶崽崽,都觉得可以给他们再报五六七八个补习班了!

    这一回,自己肯定不克扣他们的零花钱了!

    她在车上幻想着之前没舍得吃的那些美食,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