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七章:云枫树万赏加更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槐十点钟就回了宿舍。

    她如今有了两千万的存款(即将),地马上就能买到手,网络剧也拍完了,也开拓了新的事业,甚至晚上杀青时还有一笔手机转账,是龙虾店的店老板给的货款。

    总的来说,前景一片大好,此刻她该志得意满才是。

    然而阿槐大人骤然放松之下,居然有了些微的茫然,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她在宿舍床头坐下,顺手摸出一包鱿鱼干来磨牙,然后听着卢芳芳跟程璐在讨论:“明天的课题你们想好没有?”

    程璐一脸郁闷:“没有啊……这个课题怎么回事,咱们新闻系的,也没说一定要去做采访啊!”

    李颖在旁边折腾自己的脸蛋——自从阿槐让她变白以后,她就疯狂痴迷护肤,再也不能容忍自己糟蹋皮肤了,此刻一边涂涂抹抹一边说道:

    “还好啦,只是让采访,录一段视频,然后写一份报告出来……虽然有难度,但是也不是完不成。”

    “我愁的是这个吗?”

    程璐翻她白眼——

    “我愁的是选题好不好?主题不能有重复的,还必须要有原创性代表性……这又不能剑走偏锋又不能另辟蹊径,我觉得保险起见,一人最起码得准备三份——教授可是说了,这么简单的课题都有人做不好的话,那考试可以不用来了,来了她也不给分的。”

    李颖擦脸的手一顿,黯然叹气:

    “也是……想当初我高三学不下去,我妈还骗我说,上大学了就能随便玩儿了——呵呵。唉对了程璐,视频要求必须是本人亲自入镜,顺便考核我们的语言和专业素养,到时候咱们俩互相跟拍吧,我去咱们部里租个摄像机……”

    何槐:……

    她嘴里的鱿鱼丝突然失去了灵魂。

    不光是鱿鱼丝,此刻,她所有的零食都仿佛失去了灵魂——为什么必须要本人?!

    为什么?!

    而且,一个人最起码准备三份什么的,肯定没有人有精力来给她帮忙啊夭寿哦!

    难道这就是钱场得意,学业失意吗?

    还有,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自己的树叶化身没跟自己说?难不成自己是学渣,所以化身也是学渣,上课只知道发呆睡觉吗?

    她恨恨的砸了床铺一下——她,她不想上学了!

    学习有什么用?几十年以后进了地府,不还是没户口的黑户吗?每天吃吃喝喝睡睡晒晒太阳,不舒服吗?

    人类为什么要不断挑战自己?

    不知道槐树脑仁儿小吗?

    此时此刻,郁闷的她胡思乱想一通发泄,最后还是哭唧唧的琢磨起了课题。

    而这时,卢芳芳在旁边问道:“李颖,租摄像机是不是很贵啊?咱们这个采访也没规定不能用手机吧?”

    李颖无奈道:“没办法啊,我觉得我这份作业估计做的不会太好,所以干脆花点钱,把硬件效果提升一下好了……不然挂掉了岂不是惨?”

    卢芳芳和程璐对视一眼:“那不如这样,你去问问多少钱,如果不贵的话,我,我们也想租来试试。”

    新闻系,一旦跟采访沾边,熟悉摄像机就是必须得了,只不过以往没有硬性要求罢了。

    何槐在此刻来了精神:“摄像机吗?我能弄到啊……但是那个报告我不会写,你们,你们可不可以帮帮忙啊?”

    李颖失笑:“你说什么呢阿槐,采访才是最难的,报告咱们每天都写,多顺手啊,我知道你想给我们帮忙,可也不用找这么蹩脚的借口吧!”

    卢芳芳和程璐也抿嘴笑了起来。

    何槐:……她是真的不会写啊!

    “哎,对了阿槐,你能弄到摄像机?哪里弄啊?贵不贵?”

    没人肯帮忙写作业,阿槐很不开心。

    她郁闷的连自己当女主角的事都不想说,此刻只含糊道:“我之前教的几个学生,他们有个想当导演的,特意准备了这个。我如果要用的话,肯定没问题。”

    她都把婉婉和赵明亮留在那里了,对他们三个可谓是尽心尽力,再也挑不出问题来,借个摄像机,应该没问题的吧!

    倒是舍友们有点犹豫:“那还是算了吧,你跟人家毕竟还有一层雇佣关系在呢,贸然借东西,人家会对你印象不好的。”

    她们研究一会儿,就各自趴被窝确定采访主题去了。

    何槐还独自陷入无人援手的境地当中,此刻哀怨的躺倒在床上,一睡了之。

    ………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去了银行。

    加上这1000万,她的存款终于到了2316.7万,何槐半分钟都不耽误,拿了银行卡就直接奔向槐树广场。

    那里,开发商立着的巨大LED屏幕还在不断循环播放着它们的概念设计,最中央处的喷泉音乐广场格外醒目。

    ╭(╯^╰)╮哼。

    阿槐大人不开心的想:

    这样没有灵魂的建筑,怎么比得上枝繁叶茂的她好看?

    然而设计图在这里,广告也在这里,她找了一圈,却只找到了拆迁办。

    毕竟具体的拆迁事宜还没谈好,公司领导人也不会常驻在这里呀。

    那么自己买地这个事儿,找拆迁办有用吗?

    她在门口徘徊着,不知该不该进去。

    因为心里想着事,自然也没有发觉周围有路过的人眼神看着她,格外微妙。而何槐在转了两圈之后,被热心的拆迁办员工给领到里头去了。

    “小姑娘,你真是有眼光!”

    进来还没说话呢,被员工们首先一通夸。

    何槐莫名其妙。

    却听员工们笑语晏晏:“你别学他们,都觉得能僵持的过,总觉得什么一赔一点五都是轻轻松松的……你想想,人家老总花了多少钱才拿下这块地,按一点五的赔,他还盖房子干什么?早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他们热情的把茶水倒上:“我跟你说,你来签字,实在是太有远见了——我们对于首位签字人,可有不少的优惠呢,你应该都了解吧!”

    他们一边说着,一边张罗着把文件都拿出来:“小姑娘,你是哪一户的?户主是你吗?”

    何槐:……不是我就是想来问问地啊!

    而这时,门口也传来了喧哗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