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八章:云枫树万赏加更四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群人可真能说啊!

    何槐从进来到现在还一句话都没说出口呢,他们就已经把文件签字笔印泥统统都放在了她的手边。

    这下倒好,门口又呼啦啦来了一大群人,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是附近小区的居民。

    他们的嗓门贼大:

    “都知道拆迁是好事儿,可是都不团结人家还能让你占到便宜?”

    一边说着,一边冲到门口,恰好和里头的何槐对上了眼。

    对方愣住了。

    何槐也愣住了。

    她只是想来问问这个地怎么买的事儿,怎么这就来这么多人?

    难不成大家对大槐树还有感情……啊哟怪感动的……

    她正浮想联翩,却听门口那个男人一愣:

    “你谁啊?”

    他们都是这小区里长大的,周围有谁,彼此都一清二楚——这点和现在很多年轻人不一样,但是在他们这种中老年人这里,了解小区的邻居情况,那是很理所当然的一件事。

    本来还以为小区里有谁不地道,说好了大家一起咬紧牙关争取赔偿多一点,结果就为了首签福利偷偷跑过来签字……这要是真的签了,福利也拿到了,后续众人没有,心气就散了,还怎么齐心协力跟开发商争取?

    可如今一看——这是个生面孔啊!

    房子拆迁是妥妥的了,这一片根本没人卖房子,那这生面孔哪里来的?

    一时间,气氛僵持住了。

    何槐也纳闷了——她已经明白对方并不是为了大槐树,此刻郁闷道:“我就是想来问问,广场那个花坛卖不卖?”

    什么?

    拆迁办的人也郁闷了——感情折腾半天又端茶又送文件的,来的居然不是松口签字的?

    他们白眼一翻,没好气的说道:“不卖!”

    这倒也不是心情不好瞎说——主要是规划图都出来了,整个地皮都是要统一改造的,这个时候把中心花坛卖了,到时候人家就不跟周边统一建设,那岂不是要哭死?

    不然随便来个人把那里买走了,回头地皮改造要通过那里,人家狮子大开口怎么办?

    那不是妥妥的授人以柄嘛!

    于情于理,开发商都不会卖的。

    之前何槐听到那个房产中介的比喻,也仅仅是个比喻罢了。

    然而何槐没想到这么多,她只是出离愤怒了——

    阿槐大人为了能够让自己的本体安安稳稳在这里休养,做人的这段时间里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好不容易拼死拼活才攒下了偌大的家底,结果你说不卖就不卖了?!

    她咽不下这口气。

    因此愤怒的说道:“不,我一定要买!”

    拆迁办:……

    “你一定要买你去找老总啊,找我们有什么用,我们就负责接待拆迁户……”

    什么人啊,买那个没用的花坛,还这么凶……要知道,非住宅赔偿的条件可是和住宅不一样啊!

    何槐一下子醒悟过来:对!擒贼先擒王……额反正都是这么个意思,她还是打听打听开发商在哪里,然后恩威并施,买下花坛!

    这样的话,在她本体没养好之前,谁也不能叫她挪窝!

    ………

    霍则已经捡回一条命来,但是集团事务已经堆了大把,偏偏最得力的助手又休了产假,一时间很多事居然都没能找到人来接手。

    毕竟,生病还有个征兆呢,谁知道他居然会遭遇灵异事件?

    安排完还在病房休养的司机,霍则叹了口气:

    真是福大命大啊!

    至于司机,他因为长的太老,直接被女鬼抽了生气,却没遭受逼婚折磨,当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会儿只需要李大师派弟子们来集体聚一下灵气,很快就能恢复如常了。

    司机家里对这莫名其妙的病一筹莫展,全靠霍则撑着,如今司机醒来,更是越发忠心耿耿不提。

    霍则不能跟他们说这次病危,是因为一个微笑引发,于是只能愧疚的接下了这感谢,而后又给他提了工资。

    司机:……

    我的老板,果然是人美心善好大方!

    躺在床上一边头痛攒下来的工作,霍则还一边感叹:

    早知道长的好看会有被逼婚的风险,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会选择——长的好看!

    开玩笑,不好看的人生仿佛一条咸鱼,翻面都没有人愿意撒盐,要来有何用?

    ╭(╯^╰)╮

    他叹口气,实在没有精力在折腾工作,只能找老头子帮忙了。可褚辰的事比霍则还要多,手下每一位大将都有用处,他思前想后,终于找到了最合适也最值得信任的人——

    于是,万能捧哏赵良玉,就来负责霍则的一些机密文件了。

    至于说为什么在褚辰公司上班的助理能负责霍则的业务……

    哦,因为霍则的公司上个季度刚被他爸收购,成为旗下众多公司中的一个。

    赵良玉作为总部外派人员,自然是有资格的。

    ………

    十点了。

    赵良玉收拾完东西,准备下班,公司里的人都走了,他还有最后一份合同没有梳理,因此额外加了个班。

    刚关了总控,临时又接到霍则的电话:“去我办公室,A75文件格里有一份槐树广场的设计图纸,拿过来给我。”

    他转身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然而才刚一脚踏入,迎面就是一个拳头,“咣”的一声砸到眼窝中。

    “……★…★……★……★……”

    赵良玉眼冒金星,混混沌沌。

    然而职业操守如他,在这个时候,脑子里居然还涌出一个问题来:

    公司在二十七楼,连续三天没接待任何访客,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藏了多久了?

    在这时,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槐树广场的花坛,卖给我!”

    “不……”

    赵良玉张口想说话,然而一个“不”字才吐露出来,肚子上又是狠狠一拳,让他一瞬间仿佛姨妈附体,说不出的痛苦难言。

    “两千万!卖给我!”

    “我……”

    一拳打上右眼眶,赵良玉呜咽一声。

    “两千一百万!你卖不卖?”

    “不是,这位……”

    又一拳打在肚子上,赵良玉发出了小狗一般可怜的哼唧。

    “两千二百万!”

    “你听我……”

    “两千三百万!”

    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