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章:九音散仙万赏加更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槐站起来,自信满满。

    她从未有一刻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文采斐然,独树一帜,见识清奇,各种优秀……

    而老教授把采访稿也放到了投影仪中——

    《论阴间生活的艰难:奋斗不止在人间》

    硕大的题目映入众人眼帘,大家伙儿张大嘴巴,景仰的看向何槐:真的勇士啊!

    这样的题目都敢往教授手上送,是觉得期末挂一科人生才圆满吗?

    有勇气有勇气……

    对比这个,之前那篇作为开场的橘子采访,最后居然牵扯到民生讨论的采访稿,实在是太过于平平无奇了。

    就为了不跟别人撞主题,值得吗?

    这一刻,众人的视线当真是火辣的不能再火辣了。

    老教授站在讲台上,神情越发的高深莫测。

    他看着信心满满,并且得意之色溢于言表的何槐,慢吞吞的说道:

    “这位同学,鉴于你清奇的采访角度我不能理解,不如你先上台来给我讲讲,怎么会想到这样一个题目?”

    何槐扭捏着——这、这就要上台了?她心里还怪虚的慌的。

    但是,教授的这种做法,也说明了他对知识分子,对优秀学生的尊重!

    何槐只犹豫了一瞬间,立刻就要往台上走——

    咦?

    她没走动。

    再低头一看,衣服被舍友们死死拽住,三人在这时如同中风,嘴歪眼斜的瞅着她,何槐甚至能看到,李颖的假睫毛都快要眨飞了……

    唉。

    她好笑的想:到底是人类,轻易接受不了大场面,只是上台解说一下而已,瞧她们激动的……

    她步子一迈,立刻就挣脱了。

    ………

    老教授上年纪人,做了几十年的老师了,日常中气十足,是不需要话筒的,何槐也没要。

    她上台来,对老教授笑了笑,然后就一本正经的解释起了这个选题的想法:

    “当今世界,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我们的生存空间也不断的在被压缩,其中最能直观反应这个问题的,就是房价的不断增长。”

    何槐忧国忧民的叹口气:“因此,我就在想,人间界的生活尚且如此艰难,那……地府呢?”

    底下的同学们:……

    大家伙感受到教室中越来越凝滞的低气压,不由瑟瑟发抖,半点声音都不敢发出。

    何槐:……莫名骄傲!

    ——看来自己果然是十分有水平啊,瞧,大家听的多认真!都没有人说话玩手机了!

    她越发挺起胸膛,语气铿锵:

    “这是个很严峻的问题。”

    “毕竟,人间界每天都有人死去,虽然也不断有新生儿出生,但是万一碰到大的自然灾害……总的来说,出生的人口是远远比不上死去的人的。”

    “这一天天一年年不断涌入地府的鬼魂,给阴间带来的压力,必定是要更大的。”

    “毕竟,之前打仗死去的人,又被计划生育限制了投胎,如今新的鬼魂又大批量进入,这一来二去,地府压力可想而知。”

    “虽然国家前几年考虑到这个,为了缓解地府压力,特意又开放了二孩儿,但是短时间内,仍然很难缓解这巨大的矛盾。”

    她一口气说完这么多,还用了许多专业名词,此刻的自我感觉,别提有多良好了!

    而老教授在台上一直默默听着,此刻突然冷不丁插了一句话:“听你的意思,国家颁布新政策之前,还得考虑考虑地底下的压力?”

    何槐理所当然的接口:

    “那肯定的吧!毕竟现在不都是‘生是华国人,死是华国魂’嘛,他们又不移民也不换国籍,不能死了就不享受华国公民权益了吧?”

    老教授面无表情:

    “不好意思。”

    他残酷的打断何槐的话:“我华国法律,保障的是公民的权益没错,但是仅限于活的,地底下恐怕保障不了。”

    何槐瞪大眼睛:“法律还歧视死人?”

    老教授:……

    此时此刻,大概只有网络名言能够解救他的内心:妈的智障!

    但是一向斯文的他实在说不出这话来,此刻只能冷眼看着何槐接着大开脑洞。

    ……

    何槐说到这里,突然忘记了自己之前写的什么,于是又从投影仪上把文稿拿下来,重新哗啦啦看了一遍:

    “这个……刚才说到哪里了?哦……地府压力大……没错,压力大!”

    “因此,为了让大家更直观呢感受到这种压力,我特意邀请了一位水鬼,来给大家做出详细的回答。”

    水、水鬼?!

    底下的学生炸锅了——

    天呐他们是新闻系不是文学系吧?为什么能有人把这种迷信的说法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这位勇士你是真的不怕挂科吗?

    教授说了不合格期末不给分啊喂!

    而此刻主宰学生们及格大权的老教授只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了——这样叛逆的学生,他在大学里,从来都没遇到过!

    身为政法大学的学生,身为主张公正客观的新闻系学生,她居然能够摒弃自己所有的节操,伪造出这样一个命题——

    她!她……

    …………

    何槐丝毫没有察觉出同学们已经给了她一顶“勇士”头衔,此刻自然也忽略了底下舍友们快要晕过去的表情,卢芳芳甚至一直在喃喃自语——

    “我单知道我的橘子破釜沉舟了,却没想到阿槐居然这么具有反叛精神?她写这个做什么?难道要讽刺现如今的政策?新闻系的不怕讽刺啊但是为什么主题要用迷信的说法?!”

    此时此刻,她真的好后悔,因为太累太赶时间,以至于放松了何槐的作业,如今让她沦落到即将挂科……

    捶地大哭!

    ………

    她们在台下如丧考妣,何槐却在台上意气风发——

    “因为时间紧任务重,所以我的采访对象有且仅有一只鬼,但为了保证采访的真实性,这只水鬼是我精挑细选来的,成分绝对没有问题的好鬼!”

    “他生前是老国企的员工,死后儿子也进入了警察局,虽然妻子因为外语好先走一步,然后在地府移了民,但是这不影响他的华国心。”

    “这会儿,大家可以认真看看我的采访。”

    她说完,把自己的采访视频点开,并打开了投影仪。

    老教授: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