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章:Light万赏加更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众人几乎是拍着桌子下课的。

    “哈哈哈哈哈……”

    “卧槽太牛了哈哈哈……”

    “喂之前他们说何槐是个花瓶你们还不信……”

    “你才傻了呢,有本事写这种采访稿跟吕大教授硬怼的真勇士,花瓶能当?”

    “我听有女生说何槐确实学习不怎么样……”

    “但是我就服她的勇气!”

    “也是……我也服气。”

    众人一路嘻嘻哈哈走远了。

    而话题的主人公何槐则被终于按耐不住自己洪荒之力的吕大教授拎到了办公室。

    “我在政法教了五十年学生,还从来没遇到过你这样的……”

    他语气古怪的说道。

    何槐眨眨眼,理所当然的说道:“那肯定的啊,比我漂亮的没我聪明,比我聪明的没我漂亮。就算真的有,也没我年龄大。”

    吕教授对于这个不认真对待作业,还嘻嘻哈哈态度一点也不端正的学生是很讨厌了,此刻半句话都嫌多,于是一挥手——

    “你今天的作业,不及格,期末也不用来考我的课了。”

    何槐:……

    她想了想,虽然吕教授的语气很不好,但是她却有自信自己的作业是最突出的,因此这会儿居然拿捏不住这句话的意思。

    不耻下问啊!

    她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不用考的意思是,我虽然这期主题立意不健康,但是还是拥有了期末免考的权力?”

    对此,吕大教授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两眼,然后用两个字终结了这对话——

    “呵呵。”

    ………

    何槐垂头丧气的出了门。

    怀才不遇的李白啊,她突然隔着时空与对方有了共鸣——自己的采访到底哪里不好了,就算鬼魂的存在他们接受不了,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确实是踏踏实实问了很关键的问题啊!

    怎么就没人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呢?

    包括舍友们都不理解她,还说她另辟蹊径辟的太偏了……

    唉。

    还是那句话: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啊!

    只不过这句话的意思,此一时彼一时。

    …………

    回到宿舍,何槐好难受啊。

    她郁闷的连午饭都只吃了三份,这会儿卢芳芳还上前来安慰道:

    “没事的,阿槐别怕,虽然吕大教授期末不给你分,但是你其他科目如果足够优秀的话,也可以申请这科免考的。”

    何槐:……

    天呐,这是赤裸裸的伤口上撒盐啊!

    她其他功课要是能优秀的话,至于今天过不了吗?

    太过分了!

    李颖倒是没那么乐观——阿槐的成绩,也就是游走在及格线的边缘,每次大考小考都在疯狂的试探着,这会儿指望她把别的科目学到优秀,还不如直接去找吕大教授求情更靠谱一些。

    可是……迄今为止,还没人能从吕大教授手上走过一个来回啊!

    唉,老牌院校就是这点不好,学校里随便一位教授都可能是返聘回来的大牛,脾气个顶个的硬。

    吕教授,不过是其中一员罢了。

    三人叹息着,同样忧心忡忡,愁眉不展。

    ………

    何槐在宿舍里呆了半天,到底很不甘心——她之前请人家代写论文,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

    考试为了能过,又是怎么绞尽脑汁(让赵明亮帮忙)……

    这会儿,就因为她说了实话就直接一科不及格?

    她不能忍。

    想了想,气势汹汹的又冲了出去。

    ………

    吕教授因为叛逆的学生头大,因此喝了一杯养生茶后就出了办公室——他孙子还在体育场玩儿呢,找老伴儿和孙子去!

    进了体育场,他一眼看到在拍皮球的小孙子。

    再一看老伴儿,这会儿背对着他,于是直接走了过去——

    “下午没课了,带着昊昊回家吧。”

    然而话说出去半天,老伴儿却没有反应。

    吕教授收回了笑呵呵看孙子的眼神,盯着一旁的老伴儿:“怎么了?”

    老伴儿嘴唇哆嗦着,看了看吕教授,又揉了揉眼睛:“老吕啊,你看看昊昊的小皮球,是他一个人在玩儿吗?”

    吕教授失笑:“你这说的什么话,这里就他一个人,不是他还能有——”

    他未竟的话语卡在喉咙,怎么也说不出来。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小皮球在地上一弹一跳,却并不是每次昊昊都能拍上。

    反而是昊昊拍一下,球跳一下,然后猛地又压低高高弹起——那种感觉,绝不是皮球利用惯性弹来弹去的样子!

    这一刻,吕教授的脑海中不知为何出现了之前那个信誓旦旦采访了“水鬼”的女生。

    他甩了甩头——都二十一世纪了,怪力乱神不可取!

    但是老伴儿确实好像被吓到了,他于是清了清嗓子,喊道:

    “昊昊,咱们该回家吃饭了。”

    昊昊看了看他,最后小大人似的叹气道:“那好吧……愉快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啊,我先走了。”

    他说完,抱着突然落地不动的小皮球乖巧的走到了吕教授身边:“爷爷奶奶,我们中午吃什么啊?”

    老伴儿看了眼吕教授,最终勉强牵起笑容来。

    吕教授带着孙子慢慢离开体育场,出大门前,他又回头看了看空无一人的体育场。

    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而这时,何槐已经打听到吕教授住的家属楼了。

    她一路找过去,却在楼下看到一个小孩子。

    “咦,你在这里干什么?”

    她也蹲下来:“找不到界门了?我告诉你哪里有,你进去了之后记得帮我宣传一下啊,别的界门每天都有鬼排队,就我这里一个鬼都没有——虽然我上次把一个鬼摁回去了,但是那不是谈生意,特殊情况嘛……”

    她絮絮叨叨——身为界门的载体,她这边根本没有鬼,说出去好丢脸哦!

    小孩子这时抬起头来,一脸忧郁的说道:“我不想去啊,我跟班里的小苹果约好了,用三朵小红花,换她当我的女朋友……我小红花都攒够了,可是却不能再去了……听说小苹果还没有男盆友呢,我得跟她说,别等我了,去找个大班的男朋友帮她攒红花吧。”

    他说着,惆怅的叹了口气:“我们云朵班里的老师好吝啬哦,红花都不舍得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