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章:Light万赏加更二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而这时,在吕教授家中,老两口打电话叫来了儿子,也开始惶恐不安了。

  吕教授的孩子在事业单位上班,他们就跟现如今许多的家庭一样,周一到周五帮忙带带孙子,周末则有自己的放松时间,或者去周边玩一玩,或者是家人团聚一下。

  毕竟老太太已经退休,而吕教授虽然被返聘,可是他都这把年纪了,学校也真不敢把什么任务加在他身上,更多的还是用他的名头。所以,每天的时间那真是大把的。

  孙子吕明昊他已经带了好几年了,因为隔辈疼的原因,向来严肃的他在自己孙子面前很是和气,所以昊昊有什么事,也爱跟他说。

  此时此刻,昊昊的房间门半开,老两口在客厅里坐着,仿佛底下的沙发垫子絮了针,时不时就要起来看两眼。

  看,还不敢太光明正大…

  毕竟,这个事儿说起来,他们应对着也实在没有经验啊!

  刚给孩子们打了电话,吕教授和老伴儿看了看昊昊房间里那个不停自己动来动去的拼图,又是一阵心惊胆战。

  这大白天的,莫非是闹鬼了呀?!

  他想来想去,只能承认自己老伴儿这个迷信的想法。

  同时,吕教授也想起来中午那个采访“水鬼”的女同学,不由更加生气了——一定是这个女生满嘴跑火车,才导致他们这会儿看到这种场景,第一反应就是撞鬼了!

  太不科学,太不严谨了!

  ………

  吕教授的儿子儿媳一听爸爸电话里声音那么严肃,赶紧请了假紧赶慢赶的回来了,结果进门一看,老两口坐在客厅里,眼神直勾勾瞅着卧室,而卧室里,本该上幼儿园的昊昊却还在玩拼图?

  “爸?”

  儿媳纳闷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打电话说是昊昊出了点问题,可这不是好好的嘛?难不成是昊昊之前不愿意上学所以耍赖了?

  吕教授赶紧竖起手指头:“嘘。”

  这种慎重的模样,他儿子在自己高考时都没见过,这会儿不由绷紧头皮,小声问道:“爸?”

  吕教授又看了看专心致志玩拼图的昊昊,这才对儿子招手:“你仔细看,那拼图是只有昊昊在玩儿吗?”

  儿子:???

  他不明就里,下意识抬头看过去,多盯了两分钟后,他这才发现:那幅巨大的拼图上,昊昊拼的是左下角的部分,而右下角的拼图,却也在慢慢的往上加!

  这这这!!!

  他转头看向妻子,却见妻子脸色煞白,明早比他还要恐慌!

  这会儿,夫妻两个都麻爪了:“爸?”

  吕教授不耐烦的瞪他们一眼:“爸爸爸,有事儿就知道叫爸,就不能有点主见?你们都是年轻人,现在这情况,想想怎么弄?”

  夫妻俩相顾无言,最后还是儿子嗫嚅道:

  “爸……”

  他在吕教授的瞪视下鼓起勇气:“我们年轻人学的是科学,对这个,实在没研究啊。您那一辈儿的,不是很多人信这个的吗?”

  神神鬼鬼什么的,他小时候在乡下,姥姥倒是很喜欢说这些奇诡异闻,可惜的是,谁都不当回事,早知道有今天……

  唉,早知道姥姥也不在了啊!

  儿子一边叹息着,一边突然想到:“爸,我听说,桃木能辟邪!”

  吕教授下意识想说:无稽之谈!

  但是昊昊突然发出了笑声,还嘀咕道:“你这个拼错了……”

  他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哼了声:“那你还不去准备。”

  他得在家里守着,找个机会问问昊昊。

  ………

  儿子儿媳急忙忙的打听准备东西去了,目前暂定了黑狗血大公鸡桃木铜钱八卦镜……而吕教授和老伴儿心惊胆战的等到了昊昊出卧室。

  白嫩嫩的小男孩刚才在地板上嘻嘻哈哈瞎滚了半天,这会儿擦汗的样子别提多乖巧了,他咕咕咚咚的喝了半杯水,这才坐到沙发上:“爷爷,我想看熊大熊二。”

  吕教授赶紧把电视调好。

  在光头强锯树的过程中,吕教授假装不经意的问道:“昊昊啊,跟你一块玩的小伙伴呢?”

  昊昊惊讶的看着他:“爷爷,你怎么记性那么差,人家刚才走的时候还给你说拜拜呢,你们都不理人家。”

  吕教授:……

  他尴尬的笑了笑:“是爷爷不对,爷爷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你能不能帮忙介绍一下你的小伙伴啊,爷爷下次请他吃东西。”

  昊昊哼了哼:“他不吃东西的,他已经死啦,吃不了东西的。”

  吕教授:……

  老伴儿更是倒抽一口气——“昊昊,你怎么知道人家死了?你知道死是什么意思吗?”

  昊昊理所当然的说道:“他跟我说的呀,他死了,他妈妈还哭了好多天呢……我当然知道死是什么意思了,死了就是不能吃东西,也不用上学,更不用写作业了。”

  吕教授:……

  这这这,这个说法,好像没什么问题啊!

  他不禁又想起来那个叫何槐的女生,还有视频里那个半透明的“水鬼”……

  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不不吕教授赶紧把这个可怕的念头赶走,此刻看着昊昊,认真的说道:“那你的那个小伙伴,他家在哪里啊?他每天来找你玩儿,你们……你们会不会打架啊?”

  他想说那个看不见的鬼会不会伤害他,但是又怕鬼在旁边刺激到,哎哟哟科学了一辈子,临老临老却还要操心这些……

  昊昊难以置信的看着吕教授:“爷爷,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是每个星期都有小红花的好孩子,整个海王星班只有我有全部的小红花,我怎么会打架呢?”

  带着目的去跟孩子沟通,果然是件很难的事。

  吕教授哪怕在政法大学声名赫赫,到底也缠不过小孩子的逻辑,如今绕了半天,什么都没问出来,还把自己弄的晕头转向——

  他最后无力的挣扎道:“那你天天跟你的新朋友玩儿,你别的朋友会不会生气啊?”

  昊昊一本正经的说道:

  “别的都是随便玩一下,这个是我的情敌,我要尊重他。”

  吕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