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一章:千秋子儿万赏加更八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小鬼头时越之前也是个乖宝宝,不过他死了之后,因为心性纯粹,所以能力反而比许多鬼更强大,比如他随身带着的情书,别的鬼根本就做不到。

  此时此刻,既然要教训这个道士,那不如……

  他想了想,于是也学着对方,偷偷从供桌上放着的碗里抓了一把糯米,然后对双眼亮晶晶看着他的吕明昊眨眨眼,随着道士又一次喃喃念着咒语,把糯米洒在吕明昊身上时,他也一扬手,一小把糯米直接砸到了道士头上。

  小小的白色米粒砸在对方的头上脸上胸口上,他一边念咒一边舞剑的动作戛然而止,此刻瞪圆了双眼,分明是懵逼了。

  而时越才不会就这么简单放过他,他讨厌这个道士,于是想了想,端起那碗黑狗血,因为个子太矮,所以勉强站在凳子上,也给泼到道士身上了。

  这一次,道士可看的清清楚楚,那个碗慢慢飘了起来,然后仿佛被什么人操纵一般——

  伴随着吕教授等人的抽气声,他白眼翻了两番,直接身子一软,栽到地上不省人事了。

  还挺镇定的吕教授等人:豁哟!

  这一刻,他们终于惊讶起来:

  这不是个专业的道士吗,怎么这么废柴?他们都没怎么呢,这就直接吓晕过去了?

  而时越愣在那里,手足无措。

  ——他到底是个小孩子,这会儿一碗黑狗血就叫人晕了过去,他还以为自己一不小心害了人性命,于是实在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可惜此刻除了被迅速带回卧室的吕明昊,谁也看不到他,自然也没人感受他的后怕,他一边哭着,一边迅速跑出去了——

  上次在楼下见到的那个姐姐,她好厉害的呀,能不能帮忙救人?

  他、他是好孩子,不能做坏事害人的呀!

  他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追寻着空气中那种强大的气息,慢慢摸到了政法大学。

  政法大学的门,真高,真大,真难进啊!

  他是阴魂,不能进入有这文气保护的校园,但是因为魂体强大,信念又纯粹,这会儿硬着头皮往里头挤,虽然全身好疼好疼,可最终还是进去了。

  在这校园里头,阴魂想要活动,就仿佛行走在一团巨大的凝胶里头,挤呀挤的,这才找到了何槐。

  何槐却是一愣。

  她做人这么久,可真没发现有阴魂能进这校园里呢,尤其政法大学,因为专业倾向的问题,不仅文气浓厚,对阴魂还有天生的压制作用,这小孩子凭着自己的信念能够进来,她觉得相当了不起了!

  因为这份了不起,她居然难得在去食堂的路上停了下来。

  ——哪怕只停了三秒。

  她就带着时越一起往食堂冲去了,有她的灵气带着,时越就不难受了,飘啊飘的,也能跟上她作为人的脚步。

  “姐姐,我闯祸了,我做坏事了……”

  找到了人,时越又忍不住眼泪滴答了。

  他把这个事说给何槐听,她愤怒的扒了两口饭,才生气的说道:“什么?!”

  只不过,她生气的原因emmmm……

  在她阿槐大人的地盘上,居然上门做天师,还骗人败坏天师的口碑?!

  这不是变相的断她财路?!是可忍那个什么不能忍!

  她迅速的依次吃完三盘饭,然后拉起时越就气势汹汹的出了校门:

  “走,咱们去替天行道!”弄死那个坑蒙拐骗的!

  ………

  何槐汹涌澎湃的气势在这熟悉的一栋楼下就忍不住开始一点点溜走了,尤其是得知对方是姓吕的家庭后,更加的一泻千里了。

  她有点踌躇——“真要上去啊?”

  时越睁大眼睛:“对啊。”

  这位大人那么厉害,一定能把他闯的祸解决吧,为什么现在一副心怀顾忌的模样。

  他哪里知道,作为一个学业艰难的渣槐树,本来就对老师们有点怕怕的,偏偏这楼上这位,还是公鸡中的战斗机,一上来不仅当众让她丢脸,还直接被挂了一科……

  她经过一天美食的填塞,已经没了之前找过来的勇气了。

  “可是……”

  时越着急的说道:“万一我真的把人害死了…”他开始哭唧唧了:“我要是害死了人,坐了牢,以后就没有资格喜欢小苹果了,小苹果说她不喜欢罪犯……呜呜呜……”

  他在这里哀悼着自己的爱情,哭的别提多凄惨了。

  毕竟,小小年纪就因为意外死去,在凭着执念醒过来后,他还陪着爸爸妈妈好几天呢,可惜,没有人能看到他。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看到他的人,哪怕对方是自己的情敌,他依旧伟大的忍了下来,还上门陪对方玩(虽然他玩儿的也很开心),为的,不就是给小苹果一个交代吗?

  所以,这样纯真的感情,如果他做了错事,以后小苹果会不会很伤心?

  想到这里,时越哭的更大声了。

  ……

  而这时,好不容易把道士送到诊所弄醒之后,因为已经知道他是个骗子,吕教授一家人不肯做冤大头,自然也不愿意付那五万块钱。

  但是道士却想,我费了那么大功夫,还受了这样的惊吓,只给一点辛苦费怎么行?必须得给!还得多多的给!

  基于这种心态,他们跟对方因为价钱纠缠一番后,靠着警察同志们,这才脱身回到家中。

  然而还没上楼,吕教授就在楼下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学生:

  “何槐?你在这里干什么?”

  想起自己就是看了她的“采访水鬼”后,才出现这种事情的,吕教授心里总觉得怪怪的——那个大胆的想法,至今还在他胸中盘桓呢!

  何槐刚想说些什么,却又想到自己上一单案例的成功经验——要提升价位,挂好得道高人的马甲,那就必须矜持,必须言简意赅……

  最主要的是,要让对方主动来求她帮忙,毕竟,上赶着不是买卖啊!

  她想了很多,此时此刻,也微微有些眼馋上个道士说的五万块钱,于是高冷的站在一旁,神秘莫测的说道:

  “二位,我观二位,家中似有祸事啊!”

  吕教授一家人:……

  好熟悉的台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