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二章:好无耻的台词啊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好无耻的台词啊!

  此时此刻,已经得到教训的吕教授一家看着这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居然也走上了这条不归路时,终于忍不住发出了感叹!

  吕教授的儿子甚至快要暴走了——

  他儿子每天跟个鬼一起玩儿,他们准备的桃木铜钱八卦镜,统统都没有用!

  而且,找了个骗子上门,最后还仿佛激怒了对方,现在儿子还在不停的哭,也不知道是不是鬼折磨他了,回来路上才刚刚哭累了睡着了,谁知道临到家门口,居然又碰到这样的人!

  太侮辱人了!

  当他们是冤大头——好吧之前是,当他们是傻子吗?!

  这会儿,儿子儿媳抱着昊昊,冷哼一声就想绕过何槐。

  何槐:……???

  这个反应不对啊!

  难道他们不应该立刻哭喊,求大师救命吗?

  她正琢磨着,却见吕教授上前一步,疲惫的问:

  “何槐,你说实话,你之前采访稿里的那个水鬼,究竟是不是真的?”

  何槐眨眨眼:“肯定是真的啊,不真实的采访来您又不给过……”

  她嘟哝着:“我的主题多明确啊,还没跟人家有重合,怎么橘子都能过,我就过不了呢?”

  吕教授越听神色越复杂。

  这会儿,他家里人也察觉出不太对劲儿了。

  “那……”

  吕教授想了想,艰难的问道:“那你这么直接播出来,就不怕有关部门来把你带走?”

  何槐眨眨眼:“有关部门?咱们国家还真的有这个机构吗?在哪里报名啊!”

  她看小说,都有个什么“特殊部门”“华国龙组”之类的机构,会每个月发工资给各种奖金,只需要偶尔出去打个架就行了,她一直暗戳戳眼馋呢!

  最起码,这个单位能不能把她的毕业证解决了?

  吕教授也卡壳了——他就这么一说,他一个搞新闻文学的,哪里知道有没有这种部门?这不是随口问一下吗……

  至于说会不会被带走……

  何槐想了想:“我没做坏事呀,还有功德呢,他们抓我也要讲法律的呀!做人不遵守法律,连鬼都不如呢!”

  她理直气壮的说道。

  吕教授:……

  得。

  当他没说。

  此刻,他看了眼昊昊,终于舍下老脸:

  “那你看看,我这孙子到底是不是被鬼影响了?”

  时越在旁边听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插嘴道:“我才没有!我不做坏事的!”

  说完又想起来刚才让一个道士撅了过去,于是身子往何槐身后缩了缩,哪怕没人能够看到他,依旧想把自己隐藏起来。

  没人能听到时越的话,此刻何槐瞅了睡在爸妈怀里的吕明昊,纳闷道:“他不就是玩儿累了又哭的累了,所以睡着了吗?你们干嘛这么紧张?”

  众人:???

  这时,吕明昊的爸爸终于忍不住,又问了一遍:“只是因为累了?不是被鬼…”

  他想说被鬼害了之类的,但是看着何槐的眼睛,到底没能说出来。

  何槐可不叫鬼背这个锅,此刻赶紧说道:“你说什么呢!怎么能凭空污鬼清白!他们老老实实的又不作奸犯科,还陪你儿子玩儿那么久呢,怎么就害他了!”

  嗨呀怎么能什么事都往鬼头上推呢!

  阿槐大人很不开心。

  ………

  “那……那……”

  这一刻,谁都说不出话来了。

  倒是吕教授,这会儿将信将疑:“那既然不害人,那个鬼为什么一直缠着我们家昊昊?”

  何槐翻了个白眼。

  她伸出手指,凌空一弹,众人只觉得脑子一懵,再下一刻,眼中的景色就都不一样了。

  最起码,此刻扒着何槐裤子哭的稀里哗啦的小孩子,他们之前就没见过。

  “这是……”

  吕教授的老伴儿惊讶的摸着自己的眼睛:“哎哟这个办法真好,我都没有看不清了,视力真好——”

  她一低头,看到了时越,于是惊讶的说道:“哎哟你怎么是黑白色的?”

  想了想,又道:“小朋友,你是不是那个云朵班的学生?”

  时越呜咽着点点头。

  ——他是个好孩子,他才不害人呢呜呜呜……

  吕教授也震惊道:“你,你就是那个一直跟着昊昊的鬼?”

  他猜到可能是个小鬼,但是没想到这个娃娃这么小,而且看着一点也不像是坏鬼。

  对着这么小的孩子,大家想起刚才说的那些话,不由脸上有点火辣辣的。

  时越也哽咽的辩解道:“我没害人,我不是故意拿狗血泼那个叔叔的,是他先拿白米砸昊昊,还不爱惜粮食,我一生气,才想吓吓他的……”

  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这会儿真的很害怕了。

  然而越是辩解,吕教授一家人越发觉得面皮涨的通红——

  这样的好孩子,他们还妄自揣测,还企图消灭了他……这这这,这太不应该了啊!

  “而且……”

  时越哽咽的说道:“我跟我们班的小苹果两、两情相悦,她是我的女盆友,可是吕明昊也喜欢他,我不愿意……”

  吕明昊显然也不开心,放学还特意指给奶奶看——

  那个特别讨厌的云朵班的男生!

  “但是……但是我死了,他们都看不到我,小苹果也看不到我……我答应给她带三朵小红花的,现在带不过去,她肯定不想当我女朋友了,我好难过……”

  他一边哭着一边道歉:“我不是故意想吓你们的,可是只有吕明昊能看见我,他……他也很好的,愿意帮我把话带给小苹果,我也很久没碰到能看到我的人,所以想跟他玩一玩……”

  他口齿清晰条理分明,很快把事情说明白了,这下子,吕教授一家人更是头都抬不起来了。

  感性一点的老伴儿和儿媳妇,更是直接开始擦眼泪了。

  何槐在旁边解释:“所以啊,他真没坏心思,而且心思单纯,鬼气没有因为情绪纵横,就算在您孙子身边,也不会影响他的身体——要是厉鬼有意为之,那就不行了。”

  何槐叹口气:“你们要是怕的话,我把昊昊的眼睛封起来,他以后就看不到时越了。其实他能看到的,也只有时越这样纯净的鬼。这种鬼都心地不错,信念强大,有时候,说不定还能对他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