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三章:走后门拉关系真爽啊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只要能亲眼看见,这事情就好解决很多了。

  成功让时越不再哭的惨兮兮的,何槐也松了口气——就是五万块钱没挣到,对方还是自己的教授……唉!

  她想了想,自己没挣到,那个骗子肯定也没有挣到,这么一想,不就平衡很多了嘛!

  阿槐大人真是容易满足啊!

  她美滋滋的自我陶醉,而这时,吕教授叫住了她:“那个……何槐。”

  何槐:???

  只见吕教授扭过头去,别扭的说道:“你回头去我办公室,把你的采访稿拿回去,把那乱七八糟的格式改好,我重新给你打分。”

  何槐:……!!!

  她懵了一瞬间,很快就福至心灵,明白了一句话隐晦的意思。

  天哪天哪天哪!

  她好激动,此刻语无伦次道:“太谢谢您了教授……难道这就是走后门拉关系的好处吗?实在太简单了!教授咱们都是这样熟悉的关系了,我以后能不能不写作业了?”

  吕教授:……

  他气的眼睛一瞪:“你想的美!”

  什么走后门拉关系……明明是他认识到了自己的狭隘,也知道何槐的采访确实是言之有物,不是胡乱编的,这才心胸宽广的决定再给她一次机会!

  怎么从她嘴里出来,这个事情就这么怪呢?

  他想了想,严肃的说道:“你把稿子拿回去以后,好好的改,认真的改!采访稿就要有采访稿的格式,你都大学生了,不该有错别字的地方就不能有错别字,还有那些标点符号……”

  他噼里啪啦,把何槐得意至极的采访稿批评的一无是处,最后才傲娇的撂下一句:“必须要改的一点错误没有!”

  然后施施然上了楼。

  何槐:……

  一点错误都没有采访稿,根本没有灵魂!

  ………

  何槐半是开心半是沮丧的回了宿舍。

  大三了,课业渐渐复杂,搞定了吕教授的,还有别的教授的,到明年,就该准备进修或者工作了,这会儿大家也难得有了忧患意识,最起码,何槐在床上咔咔咔吃东西时,大家居然都有了五分的抵抗力了。

  看着舍友们都在埋头学习,她突然觉得零食都没有以前好吃了。

  她做人时间不久,因此不知道这种心态叫做:咸鱼心态。

  指的就是她这种不上进的,看到别人上进,却只在心里恐慌,本身并不打算翻面的人(划掉)咸鱼。

  此刻既然吃东西无趣,她就憋着劲儿,努力长叶子了。

  唉,那晚上那个负责人早说因为她“死而复生”长叶子所以就不能拆那里,她早就把功德都攒起来,拼了命的发芽长叶子了啊!

  真是的,重点都不会找,逼的她打人,也很费力气的呀。

  早说的话,那些艰难的工作,她完全就可以不用做了啊!

  一个一千万的大单,就抵得过她整整半年的收入呢……也不知道,这样的生意,以后还有没有了?

  她琢磨着,于是又跑到大槐树底下去了。

  ……

  不过来的不巧,她又看到了孙景。

  何槐作为一棵不走心的槐树,早就忘记了之前打孙景时的不愉快,此刻见他又到了这里,心想:果然还没忘掉她!

  于是又自恋一番——果然,还是自己聪明,想到了这样完美无缺的办法。

  什么一辈子忘不了之类的,也就是打一顿的事儿。

  如果记性实在不好,那就打两顿……多简的事儿啊!就这还值得原身何槐心心念念,死了都想?

  她依旧不是很能理解。

  …………

  孙景也看到了何槐。

  他笑了笑,清风明月,分外舒朗。

  “你的本体发芽了,看来身体恢复的不错?”

  何槐对孙景本人也是没什么偏见的,此刻点了点头,好自豪呀!

  “对啊,我多努力啊,恢复是迟早的事儿。”

  想了想,又郁闷道:

  “要不是为了两个冥童,我本来灵气更多,可以恢复的更快的!”

  孙景真诚道:“我知道,辛苦你了——听说你之前还去工地搬砖了?莫非是缺钱?你有什么想要的?钱,还是别的?我都可以给你。”

  想了想又说道:“我记得你之前问过我的收入,一年两千万是差不多的。”

  他已经看出来了,眼前这个树妖是个一根筋,很多话不说到位,她根本理解不了。但是也正因为这点,所以反而不用担心她耍小心眼。

  最起码,孙景如今就很是放松,不然,也不能说出这样的话。

  何槐:……

  她好气哦!

  此刻瞪了孙景一眼——这个人太讨厌了,当初自己拼命攒钱的时候他一句话不说,如今自己有两千万了,他又来装大方——阿槐大人是那种无缘无故就收钱的槐吗?

  真是的。

  太奸诈了。

  孙景:……

  他莫名其妙接收到两个白眼,聪明的脑袋转了两下,依旧没能明白,于是索性转了话题:

  “冥童……是怎么样的存在?”

  “啊……”

  这个啊……

  作为一棵不怎么上进,日常只有睡睡睡的树妖,很多事,她也是稀里糊涂的。

  这会儿孙景问出来,她在脑袋里捋了捋,也就得出了几句话:

  “冥童就是身怀阴阳二气的童子,他们的存在介于生死之间,身体里一半是阴气,一半是灵气,所以,不算鬼,也不算人……”

  乱七八糟整理了一下语言,何槐最后瞎总结道:

  “也就是说,何含何章两个,不是人也不是鬼,是个四不像……哈哈哈……”

  她的笑声在孙景的脸色中渐渐消失——

  孙景终于忍不住,暂时忘却了何槐打人时的狠劲儿,无语的瞪了她一眼。

  何含何章是他的孩子,虽然因为这种种非科学的原因,让自己这个“父亲”的存在感十分薄弱,但是,在他心里,那就是自己的孩子。

  但是在何槐心中,却不是这样算的。

  ——她只是一棵槐树,没有分枝,没有成熟的槐树籽儿,也根本没有孩子。

  何含何章对于她而言,只是她借用身体所必须承担的责任——

  当然啦,她如今都这么舍得给他们花钱了,到底还是有感情的,只不过阿槐大人没心没肺惯了,这才叫孙景觉得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