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章:脱单和女朋友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虽然心情好,但是阿槐大人依旧不愿意跟孙景掰扯——对方在她那么穷的时候都没有说给钱,如今她有钱了,才故意充大方说给钱——

  ╭(╯^╰)╮哼!

  阿槐大人也是懂得人心套路的,太肮脏了,都没有真情意!

  她下巴一抬,不喜欢跟这种品种一般的人类说话,此刻抬腿就要走,然而才刚转身,却听孙景问道:

  “你是妖怪,那……能不能捉鬼?我是说,能不能帮忙看看,是不是因为鬼怪作祟?”

  生意!

  阿槐大人立刻转身,对他微微一笑:“那是肯定的——但是你打算给多少报酬?”

  那副骄傲的模样……孙景有点想笑,但是还是聪明的忍住了,一本正经的伸出一只巴掌来——

  “五千万?!”

  何槐再也背不住高人的包袱了,赶紧两步走到他面前:“本人承接各种非科学事故,解决方式多种多样,并附带贴心售后——”

  她激动的不能自已,然而却见眼前万恶的孙景慢吞吞说道:

  “我是说……五万……”

  何槐:……

  身为存款两千万的阿槐大人,她并不很瞧得上这区区五万块,此刻兴致索然:

  “五万块钱?我不干。”

  格调不能降的呀!

  孙景不由心道:妖怪们……这么膨胀的吗?五万块钱看一眼都不肯……

  他想起何槐的个性,于是换了个说法:“我知道有家店新推出了酸菜鱼套餐,特别好吃,一份三十元……何槐,你觉得,五万块钱,能买多少份?”

  何槐:……这、这个……要不,五万块钱接了?那个啥,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啊。

  这次整个考虑过程不到一秒钟,不大的脑子几乎是过了一下就得出了结论。

  她于是立刻说道:“行。”

  ………

  孙景说的鬼怪作祟,并不是发生在他身上,而是他的舍友钱舟山。

  钱舟山跟在男神孙景身边,作为他的好朋友,上大学之前,梦想是硕博连读,打拼出一片天。

  但是文学系嘛,呆的久了,人斯文了,骂人都先构思一下,满脑子的浪漫情怀……因此,眼瞅着要毕业了,他硕博连读的梦想已经蜕变成了——

  脱单!

  脱单!

  脱单!

  他长的也不差啊,个头也不矮啊,可是同样是政法大学的学生,他呆在孙景身边,就仿佛皓月下的萤火,简直都不是渺小了,而是根本没人看得见。

  在这种情况下,咳……

  总之,他直到上个月才交到一个女朋友。

  一见倾心再见倾情,总之,一个月的时间,他连两人以后的孩子叫什么名字都考虑好了。

  但是很快,怪事就发生了。

  …………

  孙景带何槐去了男生宿舍——大学就是这点做的不好,女的能随意出入男生宿舍,但是男生想去女生宿舍……

  不好意思,那个超凶的宿管,女生们晚上十点不回来她就要一副凶凶的样子,若非实在难缠,何槐也不会有时候明明有时间,却还要花功夫从墙上爬进来。

  女生她都看的这么紧,更别提男生了——任何一个想要进入女生宿舍的年轻男生都是阶级敌人,都是坏分子!

  在这种情况下,孙景只能庆幸,还好这是钱舟山的事,他不必亲自跟着去女生宿舍。

  ………

  钱舟山也很难相信,孙景出去一趟,回头就把新闻系的系花带过来了。

  “你们……”

  他犹豫的看着两人,一边心酸的想:古话说的对,俊男美女的组合,看起来确实养眼。

  像他这种,大约只能靠内涵和气质了。

  孙景微微一笑,很明白舍友的想法,此刻也没有多做解释,反而直接说道:“舟山,这是何槐,她……会一点小办法,应该能解决你女朋友的问题。”

  他一边说着,一边心里嘀咕道:既然是那么那么大的树妖,也该有个千八百年的功力吧,总不能一千多年都只用来睡觉吧?

  何槐倒不知他心中所想,此刻高冷的一点头,心说五万块钱我就过来了,必定不能失了逼格。

  钱舟山将信将疑。

  但是他拜读过孙景的小说,被里头各种杂文逸谈打开了眼界,同时还对孙景的背景有了各种离谱的猜测——他坚信,没有人能把脑洞开的这么有逻辑,除非他真的有根据!

  孙景:我就笑笑不说话。

  也正是因为这种一点也不马克思的想法,在前段时间女朋友身边出现各种异常后,他立刻想到了这种非科学的事件。

  所以,如今有背景的孙景亲自带过来的人,哪怕对方看起来那么好看那么小,他……他还是决定咬牙相信兄弟。

  此刻,他把何槐请进来,一边感谢学生会的尽职尽责,今早刚才勒令他们把宿舍的袜子们还有脏衣服臭鞋都收拾了,如今美女进门,才不至于太丢脸——

  正这么庆幸着,床下就出现了一只行走在不讲卫生边缘的臭鞋,他赶紧一个侧身,同时脚底一个刨地的动作,然后把鞋悄无声息的埋葬在床底下。

  他对何槐讨好一笑:“何槐同学,不,何槐大师,你要不要先听我讲讲这个事儿?”

  何槐看了一眼桌子上不知谁吃剩下的半包薯片,收回视线,对他眨了眨眼:

  “你说吧。”

  钱舟山立刻来劲儿了。

  他已经对许多人描述过这个美好又浪漫的爱情故事,这会儿讲出来,不仅动人,遣词用句还特别优美……

  总之,何槐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后,就组织出了这么个故事——

  脱单艰难的钱舟山,本来是觉得自己要单身到成为社畜了。

  可是机缘巧合之下,他在某一天解决完人生大事后,出门时,恰好碰到对面女厕所也出来一个美人——

  对方对着镜子看了看,就一撩头发,潇洒的出了门。

  这很正常嘛,很多女生去卫生间,并不只是为了解决五谷轮回的大事,更多的时候是要调整一下衣服,或者补个妆之类的……

  所以对方只照了照镜子就出去,没什么不对。

  不对的钱舟山——他,一见钟情了。

  于是鬼迷心窍跟了出去。

  事实证明,这就是他的情缘。

  因为当他终于鼓起勇气赶上那个女生,并涨红了脸对她伸出手做自我介绍时,对方白皙的小手柔柔的搭在他手上,调皮又开心的说:“你……刚才没洗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