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章:干干巴巴麻麻赖赖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恶心归恶心,但是孙景好歹也是写这种惊悚恐怖类小说的,此刻较之钱舟山,又多了两分抵抗力。

  于是深呼吸两下后,又艰难问道:“那……咱们学校,这种鬼很多吗?”

  想了想,又重新措辞:“我是说,学校里,鬼,很多吗?”

  何槐摇了摇头:“当然不是啦!”

  “学校,尤其是这样有历史的学校,文气浓厚,生机勃勃,天然对于阴鬼的克制力就很强,一般来说,鬼魂不会到学校里来,就算来了,也会很快离去——因为这里对于他们无时无刻都是压制和折磨。”

  孙景:……

  他想起来自己小说里,许多鬼故事都是从学校开始的,不由脸上有点热辣辣。

  年轻俊秀的男生羞窘的站在那里,颊上飞粉,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秀色可餐。

  但是,可惜的是,孙景面对的,是根本瞧不起他品种的阿槐大人。

  o(╯□╰)o

  所幸孙景对一个疑似黑山老妖的妖怪也没什么绮念,这会儿深呼吸一下,又问道:

  “那她是怎么进来的?”

  何槐上下打量了李倩文一眼,漫不经心道——

  “老套路呗,我猜他最开始肯定是李倩文的男朋友,等什么恐惧啊爱情啊把李倩文的味道调好了,就叫上同伙们,把她的血吸干。”

  然后,趁李倩文的血还没消化变凉时,直接进入她的身体,无缝连接,他就成了李倩文了。

  而此刻,钱舟山才终于感觉到什么叫做崩溃——

  他原本以为自己只是遇人不淑,作为非酋本酋,谈恋爱找了个吸血女鬼。

  没想到啊没想到,他还是套路太浅薄,原来跟他谈恋爱撒娇互相喂饭么么哒牵手搂腰的人,哦不,鬼,居然还是个男鬼!

  男鬼!

  他生无可恋:

  妈妈,这个城市套路太多了,过年我还是回家相亲吧嘤嘤嘤……

  …………

  李倩文已经被忽视的彻彻底底了。

  此时此刻,她很不开心。

  “听你的意思,五百万你想来收了我?”

  她看着何槐,不屑道:“你凭什么?我瞅着你也不是原装的人类,咱们都是一样的营销模式,你又何必要跟我自相残杀呢?”

  何槐瞪着他,很不服气:“你瞎说什么呢?谁跟你一样啦,我这是借用一下,使用费(满足让孙景永远忘不掉她的执念)给过了。哪像你,都杀人了——瞅你low的,想喝血还要自己来调味道,都不晓得去医院尝尝最珍贵的那种熊猫血……这个思维就能看出来你的眼界和水平了……你实话说,假装人这么久,存款都没上过四位数吧!”

  她可是有八位数存款的妖怪啊,哼!

  ………

  这就是传说中的生物链了。

  存款八位数的,理所当然瞧不起存款三位数(很可能还没有)的,并且成功叫对方愣住了——

  “什么叫……熊猫血?”

  “啧啧。”

  何槐感叹道:“没文化,真可怕。”

  实际上她也不太清楚,这是昨天看电视剧,女主角得了白血病,需要换骨髓,然而她是熊猫血,只有大反派女配才能匹配的上,然后在爱与正义的感动之下,女配角把骨髓捐了出去……

  (这什么乱七八糟狗血的剧情我编不下去了……)

  总之,阿槐大人仅有的知识,很多还都来源于电视剧。

  比如她到现在买衣服都不太敢进美特斯邦威,因为电视上说,那是顶级富豪才会带女朋友去的……

  咳,言归正传。

  总之,阿槐大人认真的给男鬼科普:“总之呢,是一种非常稀有的血型,全世界只有百分之零点三的人是(这个是不正确的,但是电视剧就是这么播的,阿槐大人信以为真)……”

  孙景在旁边徒劳的伸了伸手,作为考据党,何槐在他面前这样满嘴跑火车,真的忍得好艰难啊。

  但是看看对面的李倩文,想着里头还不知是个啥样的鬼呢,索性咳了咳,不吭声了。

  这头,何槐还在瞎说:“……也就是说,你吸一千个人的血,才会有三个是这种血型——你吸的有一千个人吗?”

  “没有T_T。”

  男鬼委屈的快要哭出来——

  这么珍贵的血液,他之前连听都没听过,怎么能晓得还有这个呢!还有医院,他为啥不去医院弄血……为什么!

  医院的口味还多啊,就是……就是有点凉可能得慢慢喝……

  他心塞的不行,不想承认自己没脑子,可是事实却很残酷——

  “我们才研究出来这个吃法,才吃了几个人,还都是偏远地区的,这不是瞅着帝都怪威风的,想着大城市的人养的好……嘤嘤嘤我都没有尝过一口这个血……做鬼,还有什么意思嘤嘤嘤……”

  “那有什么。”

  阿槐大人安慰他道:“我也没舍得买美特斯邦威的衣服呢,主要是这个社会,对咱们不太友好……生活艰难。”

  “对啊对啊……”

  男鬼也心有戚戚焉:“你不知道,半年前我吃过一个白胖子——我活着那会儿,大家都吃观音土,白胖的都是家里有钱吃的特别好的,我寻思着这样的肯定营养好血也好吃,谁知道一口下去,那个浓稠啊,一点都不鲜美,跟喝酸奶似的,吸都吸不出来……把我给累的呀,那真是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结果那个血最后还让我不舒服了好久……”

  他絮絮叨叨语无伦次,看来时代对他确实是很残忍了。

  这会儿,何槐也叹了口气。

  “一说咱们也是同病相怜,要不是你能值点钱,我都不想管这个事儿……”

  男鬼:……!!!

  孙景:……这个妖怪的三观,可真是直接啊。

  什么?

  男鬼一愣。

  “你……你就为了钱,咱们要自相残杀?!你确定你打得过我?!”

  何槐瞅了瞅他,一拳头就捣了上去,瞬间让男鬼晕头转向了。

  他此刻还顶着李倩文的壳子,但是孙景眨了眨眼,似乎已经能看到他一脸黝黑,干干巴巴,麻麻赖赖的样子了。

  而钱舟山终于吐完了缓了缓,此刻一抬头看到李倩文身上的中年男人投影——

  “呕——”

  他的胆汁,他的胆,怕是今天留不住了……

  “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