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章:留住重要的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男鬼猝不及防被一拳头打中,此刻晕晕乎乎眼冒金星。

  …★……★…★…★……

  他本来就不是正经的用人家的身体,这会儿魂体动荡,居然忍不住摇晃着脱离了——但是不行!

  才刚刚露出来一点,就感受到政法大学文气对于自己的压制与折磨,他使劲儿伸胳膊,又把自己摁了回去,然后身子一扭就冲到了学校外头——

  哼,他可是有弟兄的人,等出了校门在群里一吆喝,到时候那个死要钱的妖怪就别怪他不留情了!

  他跑的快,何槐却快不起来——不是实力不济,而是孙景拉着她的胳膊,一脸的认真——

  “带我去。”

  给钱的都是金主爸爸,金主爸爸有权任性。

  而钱舟山在此刻突然留住了自己的胆,一个飞扑抱住了何槐的小腿,语无伦次道:“带着我带着我……大师带着我……学校里万一还有怎么办呐天呐我爸妈那么保守如果知道我跟一个老男人处对象还亲了他……大师带我走吧!”

  何槐动了动腿,实在无力吐槽。

  不过,反正金主爸爸是要带的,那一只羊也是放,两只羊也是赶……无所谓啦!

  她把钱舟山从腿上捋下来,然后揪着他卫衣的后背,直接就冲出了校门——

  路过的学生们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

  不是吧……

  ………

  总之,何槐跑的飞快,浑然不知自己已经继都市灵异之后,又成了校园三角恋的话题主角,此刻正跟着那只男鬼的道路一路向前——

  小破鬼,还挺能跑?!

  不过,没两步,就看到路边李倩文的身体躺着,生魂全无,尸身干瘪,已经迅速长出了青色的斑块……

  何槐心知,对方一定是扔了这个躯壳,决定放大招了!

  不过……

  “这个路线,是不是有点眼熟?”

  同样被提溜着的孙景疑惑的问道。

  何槐也觉得眼熟——这不是她每次从学校去槐树广场的路嘛!

  她不由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

  果然,在又转了一个弯后,阿槐大人看到那个男鬼就站在大槐树下,得意洋洋。

  在他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个鬼。

  没办法,那群不靠谱的,肯定群开了免打扰,所以他匆忙发信息,结果只有食粪鬼一个鬼来了。

  他们的身后,大槐树的树干上,界门依旧安静的开着,可惜鬼们听说这个界门不靠谱,轻易都不想从这里走,所以,这里好冷清啊!

  看到何槐追了过来,男鬼看了看她带着的两个人,不由满意道:“你真是上道,等下我们吃了你之后,这两个就又可以吸血了。”

  何槐:……智障。

  跟这种鬼说话简直是拉低阿槐大人的格调,她白眼一翻,顺手就把人放下了,然后撸袖子问道:“打不打?”

  嘿!

  男鬼们互相对视一眼,尖啸一声就扑了上来——

  “哎呀!”

  “啊哟!”

  砰砰两声,何槐一脚一个,直接让他们摔了个屁墩儿。

  她冷笑道:“就凭你们……可拉倒吧!也不瞅瞅你们几个年纪,我又多大岁数……”

  晕这种出行方式的钱舟山迷迷糊糊抬起头来:“什么……什么岁数……”

  孙景在一旁温柔的按住他的头:“没事,你接着晕。”

  而他自己,却瞪大眼睛,把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下本书,好像不仅仅是有灵感了!

  他激动的不行,然而对于阿槐大人来说,对付这样的杂鱼,实在是没有挑战力,她把两个摞在一起,放在脚底下垫着,然后惯例逼供——

  “你们一说也都是陈年老鬼了,都有没有积蓄?黄金白银铜钱首饰古董化肥……化肥就算了我自己买,你们说说,还有没有这一类玩意儿的?”

  没有现金她可以理解,毕竟社会艰难嘛,可是这么大岁数了,万一存的还有点老本儿呢!

  虽然阿槐大人如今不缺钱了,可是习惯已经养成,那个什么雁过拔毛……不是,不放过敌人一针一线的美好品质,还是非常值得坚持下去的。

  男鬼在她脚底下,一遍“哎哟哟”叫唤着,一边不服气的道:“你别以为就这样就可以赢过我们,你看清楚这里没有,这里可是界门!”

  他得意的笑了起来,一不小心又压到底下屎粪鬼的身子,两个魂体不由又挣扎了一番。

  何槐:……

  她看了看大槐树上灰突突的界门,不由无语了。

  而孙景见缝插针,不放过任何一个考据的机会:

  “什么是界门?”

  男鬼得意的一抬头——

  “界门就是联通阴阳两界的门,一般都有地府员工在底下看着,但是这个界门我研究过了,根本没有鬼知道,我也是机缘巧合才发现的……”

  “这代表什么?”他癫狂的说道:“这代表聚集大批的鬼们,也根本不会被地府安上‘聚众闹事,破坏和谐’的罪名!”

  “哈哈哈哈哈…”

  他猖狂大笑,只觉得胜券在握——

  “你以为我是没有四位数的存款吗?”

  “错了!”

  “我是连三位数都没有!”

  “因为钱都被我用来买纸钞蜡烛香火,送给这附近的鬼们,这样的话,当我需要他们的时候,只要通过这个隐蔽的鬼门来召唤……”

  此刻,底下压着的屎粪鬼突然拽了一句文:“兄弟一召唤,千军万马来相见!”

  而这时,何槐只感觉大槐树身上的鬼门动了动——

  她于是又熟门熟路的揪起两只鬼,站在了大槐树底下,一边把鬼重新踩下去,一边盯着那个蠢蠢欲动的界门,然后,当一片灰突突中隐约露出一个半透明的脑袋时,她立刻伸出手去,一把把那个头摁了下去!

  男鬼:……!!!

  食粪鬼:……!!!

  界门里又出来了一个头,何槐又伸手摁了下去!

  又出来一个,又摁!

  男鬼:……

  他盯着何槐的动作看了一会儿,突然崩溃的吱哇乱叫: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你用了人的壳子,就根本碰不到界门!而且鬼出界门,除非界门受损,否则根本无人能够干扰……”

  他突然哭了出来:

  “凭什么呀,这不科学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