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章:这次怎么定价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何槐到达别墅时,褚辰已经走出了大门,做出了迎接她的姿态来,到他这个地位,这个行为是很难得的,他只希望大师务必能感受他的诚意,从而达成合作……

  然而这样举动的深意,阿槐大人根本get不到,此刻仍旧沉醉在一元钱没有用到地方的心痛中,表情也就很沉重了。

  “啊哟!”

  褚辰一看这个神色,就很是忐忑:“怎么了大师?莫非最近碰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了?”

  何槐摇了摇头:“最近?最近没什么事。就是前段时间有几个鬼不听话,害了人命,不过那也都是小事——”

  不光是小事,甚至还让她收获了五百万呢!虽然比不得这位金主爸爸……

  想到这里,何槐抬头看了一眼这个男人,最终释怀道:

  也罢!他之前的问题也好解决的很,就是多出了一趟外勤,这就收入了一千万,价位也很可以了……一块钱就一块钱吧,就当何含何章多吃了一口饭,不值当什么的。

  她抛却这种不舍,整个人的情绪很快就变得舒朗起来,褚辰看在眼里,神情慎重起来,心里不由暗自思量——

  天呐害了人命的鬼都是小事,看来帝都也不是表面这么安全的,瞧阿槐大人刚才那个神情,一定是还有更严重的事,只不过不好跟他这只有两个臭钱的普通人说罢了……

  这个认知,真是令有钱人瑟瑟发抖。

  不过,大师这么有本事,这会儿看起来也很轻松了,所以他应该相信大师——那个股份分红的决定,真是太机智了!

  他一边殷勤的带着路,一边心里暗暗为自己点了个赞。

  站在客厅内神色复杂的看着他的中年男人:……

  他看看褚辰,再看看过分年轻漂亮的何槐——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褚辰!

  ………

  褚辰作为成功的商人,这会儿面对合作伙伴的调侃,全然没有半分的不好意思,反而大大方方——

  “何槐大师,这是我的朋友陈金南,也是咱们那块地的另一位合作伙伴。”

  褚辰的实力,南郊那块地自然是拿的下来的,但是拿下来了,再进行开发宣传,人员铺设,后续建设,上下打点……

  一个成熟的公司,资金绝不会都砸在这样一个项目上,尤其是大环境对房地产业很不友好的情况下。

  因为,为了分担风险,合作伙伴是必不可少的。

  当然,阿槐大人这种合作伙伴就算了。

  ………

  这么看来,还是陈金南靠谱一些。

  “咦?”

  陈金南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何槐倒是有些感兴趣了:

  “我发现好多人都喜欢养这个啊,养起来怎么样?能干活吗?吃的多吗?听话吗?好盘吗?”

  陈金南:……

  褚辰:……

  他看了看面色不变的陈金南,再看看一本正经的阿槐大人,不由迟疑道:

  “阿槐大人,是陈兄弟他……”

  何槐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啊,没什么,就是看他身边养的东西怪怪的,想盘一盘。”

  说完仍旧执着的看着陈金南,看那样子,是很想要得到一个回答了。

  陈金南犹豫了一瞬间。

  他不知道眼前这姑娘是故弄玄虚骗了褚辰,还是真的有那个本事发现了什么——第二个可能性很小的,因为他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人。

  就算碰到了,也必定是一位得道高人,而不是眼前这个……

  他没吭声。

  何槐也无所谓——她想问这个,只是突然想起了何含何章,那么能吃,又不够听话,小聪明那么多……啧啧啧!

  一点也不好盘。

  所以想对比一下,是不是所有的熊孩子都这个样子。

  此刻的她还是太天真了,何含何章这样的孩子她都觉得麻烦,倘若以后真的有了孩子,那恐怕只辅导一下作业她都能背过气去……

  幸运的是,阿槐大人是何等有排面儿的人,这辈子根本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所以,这点小事,陈金南不愿意说那就算了。

  反而是褚辰有些紧张——陈金南是他多年的好朋友了,当年他才起步时,就是对方在穷困潦倒之际给了他帮助,后来随着他生意做的越来越大,双方还每隔一段时间都有大大小小的合作呢。

  褚辰这个人,手段谋略是有,但是同时也很厚道,二人的友谊持续到如今,已经有整整三十年啦!

  三十年,他的儿子都二十多岁了。

  而陈金南却是孤家寡人一个,许是命中无子,这些年来三个孩子陆续夭折,如今只剩一个六岁的女儿缠绵病榻,已经好久没见过了。

  这次陈金南过来,褚辰也是瞅着他胖的太憔悴,所以特意请来了何槐,想让二人接触一下。

  一方面,看看陈金南身体是不是出了什么岔子。另一方面,也是想让阿槐看看,他身边有没有什么不该有的东西——

  二十一世纪了,陆续因为身体原因夭折三个孩子,这可并不是件常事。

  抱着这种心理,这会儿何槐一说话,他立刻就信了!

  ……

  不单单信了,此刻的褚辰还如同被传销组织洗脑过一样,一个劲儿的劝着陈金南:

  “陈哥啊,你真的没觉得什么不对吗?咱们千万不要讳疾忌医啊!何槐大师是真的有本事的人,这点我可以保证——她的能力,那真是相当了不得啊……”

  他噼里啪啦,说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何槐在旁边听着,总觉得有点不对——

  她……当初在传销组织那里,没上过多少课啊?怎么这个金主爸爸,好像被她培训过似的?

  她琢磨一阵,突然又乐了起来——

  一定是自己天赋异禀,所以才在短短的时间里,不仅用扎实的传销知识影响了褚辰,还深刻树立了自己的高人形象!

  就是这个这个……

  上次一千万,这次看着估计不用出外勤,又要开个什么价呢?

  她的眼神在褚辰身上一晃而过,然后牢牢盯住了大腹便便一看就有钱的陈金南身上。

  啊哟喂,没点好东西,可喂不出这么大的肚子,估计也是个舍得的客户吧!

  陈金南:……

  “阿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