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章:格局不够赵良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陈金南从兜里摸出一块手帕来,慢吞吞擦了擦刚才一不小心打出来的鼻涕。

  他看也没看何槐,反而冷漠的对褚辰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褚辰愣住了。

  因为此刻的陈金南,一手捏着手帕,一手按着自己的肚子,宽大的西装下,他的手背正随着肚子里的波动慢慢起伏——

  分明是很不正常。

  “陈哥……”

  褚辰的脸色都变了——自从上次亲历过那件事之后,他对这方面就有些敏感了,这会儿立刻慎重的挪到何槐身后,这才又重新恢复正常。

  ——不管怎么说,他都愿意把股份给阿槐大人了,对方一定能感受到自己的诚意,然后保护自己的吧!

  他一厢情愿的想着,浑不知自己那个“象征性支付一元钱换股份”的事儿,对阿槐大人伤害有多大。

  但是阿槐大人心胸宽广,也不在意褚辰的动作,此刻看着他,叹了口气:“你不解决吗?”

  陈金南看了眼褚辰,最后面带不渝的冷哼一声,走了。

  ………

  他一走,何槐二话不说进了客厅——家大业大就这点好,客厅很大,茶几也很大,茶几上的东西,更是多!

  她从最中间开始慢慢向两边吃,褚辰则进书房拿出了厚厚一叠合同——

  “何槐大师,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你收下吧。”

  秘书已经将要签字的地方都用铅笔圈了起来,何槐到底吃人手短,最终还是苦大仇深的签了字。

  她看着合同里带着的效果图规划图还有造价单,那上头的天文数字刺痛了她的心,因此暗暗发誓道:

  就算这会儿她给了一元钱的投资,也不代表接下来,褚辰能从她手里再要走第二笔、第三笔投资。

  签了字按了手印,褚辰这才松了口气,然后用自己人的姿态放心大胆的问:

  “何槐大师,陈金南他到底怎么了?”

  今天的茶点有一种特别好吃,阿槐大人吃的头也不抬,忧心忡忡——就这一盘,怎么吃的这么快啊!

  褚辰却看着她的神色,越发的正襟危坐——总觉得接下来,会听到很多很了不得的消息呢!

  何槐漫不经心道:“没什么,就是你这个朋友有点重男轻女,养了个男胎在身上……”

  “咕咚——咳!”

  褚辰一口热茶呛咳下去,从嘴里到喉咙,都觉得火烧火燎的刺痛。

  但是这种刺痛,也都比不上他听到这个消息的震撼——

  神特么重男轻女?!重男轻女的男人多的是啊,也没见有哪个男人愿意自己生孩子!”

  再说了,这个叫“有点儿重男轻女”吗?这得“有点儿”到什么程度,才宁愿自己生啊!

  褚辰不敢置信。

  在他的眼中,陈金南疼自己的闺女,也如珠如宝啊!

  阿槐大人无所谓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你们人类的想法,本来就很奇怪啊。”

  而且,她还有点喜欢重男轻女的人哩,想当年,自己就靠着重男轻女的张巧妹的故事,好险一书封神了哩!

  哎呀呀,怪遗憾的,现在自己不创作了,看到这样好的素材也不能揍一顿写故事……啧啧啧。

  她越是漫不经心,褚辰越是心惊胆战。

  越是心惊胆战,就越是不敢相信——

  他认识的陈金南,真的不是这种人啊!

  他见过对方抱着自己女儿的样子……虽然那个孩子不到六岁就因病夭折了,但是一个父亲爱不爱自己的孩子,他是很明白的啊!

  褚辰挣扎道:

  “大师,求你再看看吧!”

  何槐放下手中的点心,努力维持住自己淡泊又有实力的高人外壳,正色道:

  “他又不是我的主顾,跟我有什么相干的?”

  想要再看看,那就再重新让她跟陈金南建立一份交情,比如天师与雇主什么的……不就得了?

  然而褚辰却失望至极。

  他眼中的何槐不慕名利,淡泊又高傲,因此这句话的拒绝意味也同样高高在上——

  他暗暗告诫自己——

  罢了罢了,是他贪心了,大师签字能保他平安,已经是愿意为了他妥协了,不能强求啊!

  但是,想想陈金南曾经对自己的帮助,还是好心酸呐……

  而这时,刚把新一期财报送过来的赵良玉出现在门口,听到何槐的话后,下意识接口道:

  “怎么不相干啦?陈总也是南郊那块灵地的投资人之一啊,有他的诚悦地产加入,楼盘开发的更加完美,何槐大师能得到的分红都能有几千万呢!”

  或者还说的保守了……

  何槐:……!!!

  她缓缓看向自己刚才一不小心拿来垫点心碟的那叠纸,赶紧不动声色的抽出来抖了抖,然后趁着赵良玉被褚辰一通教训时,迅速清理了文件中夹着的渣滓。

  天呐天呐……原来,原来这个不是让自己追加投资骗钱的意思,而是真给钱!

  几千万!

  分红就够自己一辈子!!!

  天呐就这样的好事儿她居然还险些错过了……阿槐大人内心哭唧唧的发誓:从明天开始,她一定好好读书看合同,不超过十块的投资决不能心疼!

  啊,几千万!

  她捂住了胸口。

  ………

  而这边,褚辰又一次教训着赵良玉:

  “良玉,你怎么回事?”

  他郁闷的看着得力助手——“我发现你借调给霍则没几天,怎么就学了他的不着调呢!大师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你居然这么直接的提钱!”

  他气的脸蛋通红——

  “你、你这是在侮辱大师!”

  赵良玉有些羞愧,此刻艰难的说道:

  “是,是我的不对,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看到何槐大师,就觉得心里头不对劲,总想说出这种市侩的话——我去跟大师道歉,褚先生,您别生——”

  话音未落,却见何槐已经施施然站了起来,脸上表情复杂——

  “我又想了一想,陈金南的事儿没那么简单。”

  “所以,褚先生,我还是再看看的好。”

  褚辰:……大师!

  感动ing┭┮﹏┭┮

  赵良玉:……哎,我真是太失败了,居然对大师这么不尊重。

  他痛心疾首,可是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痛改前非……

  哎,格局不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