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章:兢兢业业赵良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物业的效率有点高。

  但是何槐刚才那句话的杀伤力有点大。

  所以陈金南看了看即将为他服务的保安,一时也有些踌躇了。

  直到褚辰苦笑着叹息道:

  “陈哥,这么多年来我对你的心,你不明白吗?”

  等等!什么心?什么明白?

  赵良玉惊悚的看着自家老板,在此刻脑补了800万字的豪门情感伦理纠葛大戏,并下意识的怀疑起了霍则与他是否真的存在血缘关系,以及集团未来的动荡和拆分……

  他……真是好兢兢业业的助理啊!

  ………

  这800万字的大戏暂且不提,现实情况还是很严峻的。

  ——褚辰如果今天被这群保安客客气气的请出去,不用明天,大家都该知道他们二人的合作破裂,合作项目该出问题不说,二人的这段关系,算是修不回来了。

  而陈金南认真的看了何槐一眼,最终黯然叹了口气,侧身让开了位置。

  他表明态度了。

  褚辰忍不住当先一步,脸上带出了笑意。

  但是陈金南的脸色却见不得有多愉快,憔悴又带着些微青黑的脸色是如此的明显,整个人仿佛迟暮老人一般,虽然威严,却又带着一股不祥的气息。

  保安们看不懂大佬的所作所为,此刻只客气的发问:

  “陈先生,您现在还有什么安排?”

  陈金南摇了摇头:“辛苦你们了。”

  他言简意赅,连多说话的力气都仿佛没有,保安队长负责整个别墅区的安保,此刻已经明白了,于是利落的又带着员工们原路返回。

  褚辰在一旁看着,内心突然涌出一股疑惑来。

  ——这才从他家里回来多长时间?之前瞅着还精神不错的陈金南,怎么这会儿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仿佛……仿佛大病许久,并且迅速恶化了一样。

  他看了看何槐的背影,不由又定下心来。

  ………

  待到房门重新关上后,褚辰这才发现——这偌大的别墅当中,居然连一位保姆都没有!

  这就更不对头了。

  陈金南堂堂一位老总,老婆女儿都体弱多病,没有保姆的话,难不成回家里来,还要亲自搞卫生做饭吗?这也太不像话了。

  家政就更不可能了——陈金南当初才发家的时候,被一位临时家政偷走了重要文件,为此九死一生才扭转局面……从那以后,他家中就没有临时家政了。

  …………

  别墅里光线不是很明朗,陈金南坐在沙发上,神情晦暗,又带着两分绝望。

  他看着何槐:

  “你是褚辰带过来的人,我相信你的实力。今天愿意让你们进来,我不是想请你做法事,也不是想请你驱邪捉鬼……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

  “保住我肚子里,这个男孩子的命。”

  话音刚落,只见他肚皮微微一鼓,表情也是略带痛楚,显然被人从里头狠狠踹了一脚——

  褚辰惊呆了。

  他哆嗦着嘴唇,半天才想起来想说的话:

  “陈哥,认识你那么多年,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重男轻女走极端的人!”

  只保住一个男孩的命,那他的呢!他老婆孩子的呢?男孩子有什么好,心又粗人又野还特别能败钱,万一再是个纨绔………哎哟不能想不能想,高血压要上头了,上头了。

  而赵良玉则想:只有一个女儿,还身体不好,很容易被人家骗财骗色杀人害命的,听说女孩子大姨妈生孩子都特别疼,还不被人理解。而且万一被人家欺负了,或者遇人不淑爱上一个渣男,老父亲岂不是要哭晕在厕所……不妥不妥,还是有个男孩子好一些,最起码男孩子糙一些,比较能吃苦,心情不好还可以揍一揍。

  啧啧啧……

  几个人各有思量,而褚辰不经意一抬头:

  却见楼梯口刚才出现的小姑娘,此刻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苍白的小脸上一双大眼睛幽幽的盯着他,一眨也不眨。

  唉哟!

  褚辰有些后悔:现在的小孩子多聪明啊!他刚才说的这么直接,会不会让小孩子心理受到伤害?

  …………

  何槐却眼皮也没抬。

  此刻,她正埋头盯着这空荡荡的茶几,心情很是郁闷。

  都是“总”级别的,褚辰家里面茶饮点心什么都有,轮到这位,白开水都没喝上一杯。当然啦,阿槐大人对白开水没感觉,也不是只想喝白开水,主要还是想见识见识有钱人家吃点心是什么样的风采……

  茶几是实木打造,上头光润的色泽很是亮眼。

  然而又有什么用呢?木头的纹路相当一般,根本比不得阿槐大人,上头又没有附加的点心瓜果,就越发显得廉价了。

  这种带着小情绪的感觉,叫她说话也漫不经心了起来,一点没有见金主爸爸的热忱。

  陈金南今天昏昏沉沉恍恍惚惚,根本不理会褚辰的各种小情绪,反而是何槐一开口,他听得格外认真。

  “你是金……咳,我是说,你是合作伙伴,有什么问题,我能解决的肯定帮你解决的呀!”

  她瞅了陈金南的肚子一眼,嘀咕道:“我一开始以为你是想养着它盘盘呢,毕竟是个外国血统……”

  她还琢磨着,能不能跟陈金南商量一下,等他盘够了把它带过来,她看看能不能套出什么话,然后顺藤摸瓜卖给陈立冬……

  没想到,这位金主爸爸居然还挺有想法的?

  陈金南低声说道:“我当初养它,并不是出于好心,可是他对我,却像是我真的孩子。如今,我不能再这样带着目的的去害他了,如果你真的有能力做到的话,请帮我让她活下来。”

  他咬咬牙,看了一眼楼上的女儿:

  “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众人:……!!!

  褚辰失声说道:“你疯啦!”

  何槐却被他最后一句话弄的有点心动:

  ——哎呦,都是合作伙伴,将来还会给她带来几千万的分红,说什么不计任何代价……那、那能加钱不?

  只不过,只救一个人的话,会不会不够值钱?

  她犹豫的问道:“你确定只需要让他活下来吗?你女儿,还有你的妻子,包括你自己,不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