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章:宣传封建迷信要报警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陈金南有点坐立不安了。

  他在这一刻终于让发热的头脑清醒了下来,然后再看了一眼褚辰,眼中蕴含了种种的纠结——

  褚辰是他相交多年的好兄弟,道理来说自己是该相信他的,不是吗?

  褚辰干咳了两下,想起阿槐大人的性格,不由避开了他的视线。

  陈金南失望的收回目光。

  这位阿槐大人,一眼就能看出自己身上的他,那……按道理来说,自己也该相信她的对不对?

  可是……可是为什么,这位大人说起话来这么血腥又残忍?

  他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在室内没有了遮掩,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有对它多作伪装,此时此刻,恰如揣了一个即将瓜熟蒂落的娃娃。

  实际上也确实是个娃娃。

  这是个娃娃呀!

  怎么能用这么血腥的动作来呢!

  “刨!”

  听听这个词,再看看阿槐大人漫不经心的面孔,这个流程肯定不会像妇人剖腹产那样,先麻翻了,再画个线,几个人轮番上阵开一道口子,最后缝的时候还得讲究个5层7层,什么免拆线……

  说不定,最后就跟小孩子挖泥巴似的,一铲子下去,就把他刨了……

  陈金南突然抖了抖。

  这一刻,他庞大又壮硕的身子微微瑟缩了一下,带着一股大无畏的勇气看向何槐:

  “阿槐大人,你刨完了肯定不会不管我的吧?”

  何槐有点瞧不起这个金主爸爸——刚才还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说除了肚子里的这个,其他什么代价都可以。如今选择了最彻底的方法,却反而担心这些乱七八糟的!

  刨完了……刨完了她还怎么管?她又不是接生婆,还得备个剪子热水什么的,一点都不晓得赶潮流,什么年代了……

  但是兜里的支票还微微发着热,仿佛随身携带着一颗小太阳,无时无刻不给阿槐大人温暖和阳光,这让她的情绪变得十分柔软又体贴,可带着一股甜腻腻的腔说道:

  “你放心,我肯定办的妥妥儿的。”

  咱这种有本事有排面儿的人,可不能只拿钱不办事儿。

  “行吧。”

  她想快点把钱安置妥当,此刻也不再耽误,直接大手一挥:

  “躺好吧。”

  陈金南一愣,踌躇的看了看茶几和地毯,想问问要躺在哪里,然而经过刚才的沟通他已经认识到阿槐大人的高人性格——

  不爱多说话,万事自己领会。

  因此犹豫两秒,最后又看了看何槐的脸色,赶紧麻溜儿的躺到地板上了。

  躺好了他就闭上眼睛了,不然周围都是一双双鞋,他也不爱看呐。

  豁哟!!!

  何槐吓了一跳。

  陈金南躺在羊毛地毯上,只听到何槐嘀咕道:

  “这有钱人家真不讲究,癖好真多啊……沙发那么大那么舒服他不躺,非得躺地板上……什么癖好?”

  陈金南张张嘴,他想说不是这样的,但是最后还没发出声音来,整个人就昏了过去。

  而何槐则在这时蹲了下来,双手放置在陈金南高耸的肚皮正上空十厘米处,在空气中摸索着找准位置,然后两手交错相对,一左一右,在虚空中做出一个往两边拉(←→)的动作。

  只这一下,空气中便荡起了层层涟漪,一个小小的空间被撕裂打开了。

  褚辰眼皮一跳,心道这个手法怪眼熟的,上次去救霍则,撕开那片地儿的,好像也是这个手法?

  赵良玉则叹了口气——

  见微知著。

  人家说化繁为简,随心所欲,不再拘泥于一招一式,讲的就是阿槐大人这样有本事的大师,随便一个动作就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他能在机缘巧合之下请来这样一位大师,真是好了不起的一位助理呀!

  良玉美滋滋。

  …………

  而何槐则好奇的看着那个黑乎乎的洞。

  洞在陈金南肚子上空,他身上一切完好,没有任何影响。

  而洞里头黑乎乎的一片,只有一个通体赤裸的干巴小婴儿安睡在那里。

  啧!

  阿槐大人有点嫌弃:这孩子瞅着干干巴巴麻麻赖赖,一点儿也不像别家娃娃那样白胖可爱……等一下她还是帮着盘盘好了。

  5000万呢!

  就按五千万的样子来盘!

  ……

  干巴巴的小婴儿头顶只有稀疏的毛发,在这黑乎乎的一团里,整个身子有一半都仿佛深陷泥藻,被黑乎乎牢牢的缠绕着。

  头顶下半部分更是仿佛衔接在虚空当中,影影绰绰根本看不清。

  何槐眉头都没皱一下,此刻双掌并立向下,如同兔子打洞,直接就刨了下去——

  只听得“咔嚓”一声,黑乎乎的缠绕被铲断,露出了微微的空隙来。而娃娃被她托在掌心里,再也没有刚才那副深陷黑暗的样子,连神情都变得安然许多。

  随着娃娃被何槐刨出来,那个黑乎乎的大门渐渐关闭,很快,空气中就恢复成了原样。

  这一系列的动作太快又太利落,头号粉丝褚辰甚至都还没想好第1步的动作,就见阿槐大人已经干脆利落的把孩子放到一边上,顺手拢起了那个黑乎乎的洞,仿佛乡下孩子玩儿泥巴,顺手把乱七八糟的泥巴再推回去,还贴心的拍了拍。

  空气中就再无一丝异常,仿佛刚才的一切从未发生。

  要不是一旁的地毯上还放着那个可怜的干瘦小娃娃,大家伙儿恐怕都要以为是幻觉了——

  这,这就完了?!

  ——这踏马也太直接了吧!

  瞧瞧陈金南,人家扣子都没解呢,这头孩子就出来了……

  啧!

  …………

  “请一位吧,请回去之后,你想要的统统都会有……”

  陈金南在半梦半醒中听到一个人在说话,只听声音,他就知道自己又梦到当初那个怪模怪样的和尚了。

  对方脸色黝黑,脸上挂着格外谄媚的笑容,此刻手中拿着一个小小的牌子(约莫是铁的),正向陈金南推销着他的宝贝:

  “这位先生,我看你气场了不得,日后一定会做出一番大事业,但同时,坎坷也会有很多——”

  “来,请一位灵童回去,诸事皆顺,财源滚滚。”

  陈金南:“宣传封建迷信!你再不走我报警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