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一章:妻子和孩子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陈金南因为一句话对妻子赵丽娜起了疑心。

  但是也仅仅是有点怀疑罢了——毕竟,女儿是她这个当妈的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他忙于工作,也是赵丽娜一手带大,论感情,肯定是做母亲的更深刻吧。

  他很快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了。

  赵丽娜在替他剥好开心果后,坐在那里发了一会呆,就开始怔怔落泪了。

  陈金南愣了一下,也跟着伤感起来,但是因为见过几次女儿的魂魄,此刻反而没有那么伤心了——

  代价就是他胳膊上一道比一道更深更长的伤痕。

  他看妻子哭的实在难受,于是决定把这件事说出来:“丽娜……”

  话音未落,赵丽娜突然擦了擦眼泪——

  “孩子没了,我也很伤心,但是,金南,我更在乎你——你要是实在伤心的话,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吧。”

  陈金南下意识摇了摇头:“不了。”

  有了新的孩子,他分给两个魂魄的关爱就会变少,这不是理智可以控制的,他也不想在什么都没弄明白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还叫孩子承担风险。

  毕竟,随着他每天的奢侈供应,小鬼如今已经能说一些比较复杂的句子了。

  但是它也说了,有危险,可是没能找到,只知道对妹妹们很不好。

  陈金南不愿意这样做。

  ……

  但是赵丽娜怔怔的看了他一会儿,突然坚持道:

  “不,不行,我不放心,金南,咱们还得有个孩子才行——我不能让你孤孤单单,永远只有一个人辛苦打拼……”

  陈金南打断她的话:“丽娜,有你,有孩子们,我一点也不觉得孤单,我打拼,就是为了咱们的家庭,有你们在,我不孤单。”

  赵丽娜摇了摇头,疯狂道:“不,不一样的,有孩子给你支持,你就可以……”

  她没把话说出来,此刻话题戛然而止。

  陈金南总觉得赵丽娜的话听起来怪怪的,但是并不知道哪里怪,于是想了想,偷偷把佛牌转移了。

  就放在办公室的休息区。

  这样的话,白天也能看到两个女儿了。

  但是抱着某种不可言说的原因,这一切依然保密。

  ………

  但是一年后,陈金南的第三个女儿还是出生了。

  他对此无可奈何,赵丽娜的身体瘦弱,第三个(准确来说是第四胎)她做好了各种准备,陈金南到底没办法去逼迫她。

  此刻孩子降生,他站在产房门口,看着这小小红红的一团,油然生出一股警惕来——

  这个孩子,不会又……

  他赶紧摇头:不会的,他一定会护住自己的女儿!

  他想起办公室里没有再说危险的小鬼,眉头蹙了蹙。

  ………

  女儿安安稳稳长到三岁,陈金南却依旧提心吊胆。

  他把佛牌又偷偷带了回去,嘱咐道:“察觉出什么的话,一定要跟我说——”

  小鬼如今已经能说很多话了,但是不知道为何,明明陈金南给他的贡品那么多,他却依然渐渐瘦了下去,虽然说话利落了许多,可是身形却越发飘渺可。

  瘦了之后,眼睛就更加的大而明亮了,此刻这双纯真的眼中,充满了对他的信任和依恋,陈金南看着,不知为什么,突然心软的一塌糊涂。

  他伸出手,在小鬼没有实体的头顶摸了摸:“乖孩子,你辛苦了。”

  在那一刻,小鬼的眼神亮的惊人。

  …………

  公司里每天一大堆事,无数张嘴吃着他的饭,陈金南的日子跟过往一样,并没什么不同。

  直到如今已然风生水起的褚辰提出来新的合作——关于一家矿产的合作开发。

  这是他从未接触的新领域,陈金南的事业心依然还在,于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连吃饭睡觉都是在公司解决的。

  赵丽娜关心的打了电话过来,只听他斗志昂扬的说道:

  “丽娜,这是集团的大好机会,无论如何我要抓住这次机会,绝不容许失败——你别担心我,在家里好好照顾宝宝,我忙完了就会回去的……照顾自己?肯定会的,别担心……合作?合作肯定重要啊,集团主营业务只有一种的话,还是太单薄了些,所以……”

  他挂了电话,已经累的看不清文件了,于是进了休息室,决定小憩一会儿。

  半个小时后,陈金南突然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他想起来了许多年前的事。

  当年,家里只有他的大宝的时候,白胖的大宝在电话里咿咿呀呀,他也是被赵丽娜关怀着,诉说了公司业务的难处和紧张——

  这是一个男人对家庭的示弱,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的。

  后来……后来业务突然有了进展,大宝却……

  又是几年前,他的二宝,已经快要幼儿园毕业了,他出差前还许诺给她带迪士尼的公主,然而……

  不知不觉间,他后背已经费冷汗沁透。

  下一秒,陈金南把自己已经老了的身体弹起来,急切的叫着助理——

  “安排车,立刻!马上!我要回家。”

  ………

  坐在车上,陈金南的心跳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他也不知道自己突然想到几年前的事是做什么,但是他记得,在自己公司出现重大转折时,他的宝贝们就出事了!

  所以……

  他心脏砰砰跳,下了车一路狂奔着进了大门,正在客厅插花的赵丽娜惊讶的看着他,嗔笑道:

  “这是怎么了,怎么跑这么急?有什么文件忘带了吗?”

  陈金南看着她渐渐老去的容颜,感受着那依旧充满爱意的眼神,突然冷静下来。

  夏天的空调,太冷了,让他全身都发凉。

  “咱们三宝呢?”

  恍恍惚惚中,他听到自己这么问道。

  “三宝在楼上呢,怎么啦?”

  赵丽娜温柔的笑着。

  他冲上楼去,三宝躺在床上,安安稳稳,甜美无比。

  他松了一口气。

  而这时,他却看到,在屋子的角落里,小鬼身边站着三个女孩儿,它正担忧的看着自己。

  陈金南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很快就失去了意识,最后的印象,是一脸着急扑过来的妻子。

  就如同多年前因为接受不了大宝死去的打击,在走廊上哭的不能自已时,她拥抱自己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