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二章:这得多闲呢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陈金南的妻子爱他更甚于爱自己。

  在赵丽娜的心中,没有什么,能比的过陈金南,这是一种病态的偏执,来源于和陈金南结婚初期对方并不在乎她的事实。

  当她意外失去第一个孩子后,她突然就有了这种觉悟。

  她不想让陈金南劳累,不想让他忧虑,她做好了陪他一起艰苦奋斗的准备,却并不想让他功成名就后仍旧被集团的各种大小事物制肘。

  集团出问题,陈金南就会伤心劳累,赵丽娜不能接受。

  …………

  陈金南并没有晕眩太久,只不过一瞬间,他就又重新清醒了——眼前,赵丽娜正满脸泪痕:

  “金南,金南,我没想到你会受这么大的打击……”

  她哭的不能自已。

  赵丽娜在村子里学了一种秘法,无根无据,不知派别,也没有详细解说,但她还是学会了——这是一种血缘当中存在的气运替换术。

  也就是说,她可以把陈金南孩子的未来几十年气运压缩,然后转移到陈金南身上——虽然这个转移的过程,因为她学艺不精,最多十能存一,但是,在赵丽娜的价值观中,只要对陈金南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值得的。

  哪怕付出的是她亲生骨肉的命。

  ……

  此刻,抱着憔悴的陈金南,赵丽娜也哭的十分后悔:

  “金南,你别难过,是我对不起你,早知道我就不这么急着做了,等咱们有了儿子,我给你传宗接代了,我再用她们给你帮忙,你就不会这么伤心了……是我考虑不周,金南……”

  她絮絮叨叨,哭的梨花带雨,满脸后悔与心痛,如果不听她所说的话,还当她是怎样一位可怜的母亲呢!

  但陈金南一点也不觉得感动。

  他甚至觉得周身是彻骨的寒冷,此刻哆嗦着,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妻子,艰难的问道:

  “你把三宝怎么了?”

  “我的三宝……我踏马接个屁的带!我就想要我的女儿活过来!”

  他的神情充满了绝望,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明白了——每次集团有大动作时,他从不瞒着赵丽娜,但是大动作伴随的难度和机遇,也让他忧心忡忡。

  而一旦他跟赵丽娜透露自己的难处,赵丽娜为了给他解忧,就会压缩女儿未来几十年的气运,全部转移给他,以求他少一会儿忧心。

  他的三个女儿,都是因为这种可怕的想法死去的。

  真是荒谬又滑稽的爱。

  陈金南想起往事,对着赵丽娜喃喃道:“丽娜,你说你爱我,难道我在你心里,不够有本事吗?”

  赵丽娜疯狂摇头,脸上泪痕点点:“不不不,你在我心中,才华能力无人可比。”

  “那你为什么不信任我呢?”

  陈金南看着她,满眼都是不信任:“你如果信任我的话,你该记得,我跟你说公司的事,只是想让你多了解一些家里的事业,并没有说过我做不到。”

  “可是……”

  赵丽娜接受不了他的不信任,此刻惶恐的说道:“可是我觉得很难啊,我觉得太难了……”

  那是因为你这么多年在家里,满心满眼都是丈夫,之前的那些能力手段眼界,统统都不够了!

  陈金南只觉得心累。

  他喃喃道:“你做了什么,我不管,我现在只要你把三宝还给我——”

  他,首先是一位父亲啊。

  赵丽娜哭的更惨了。

  她眼睛红肿,此刻听到陈金南话,也根本没注意他是怎么发现女儿死去了——明明她是做出了各种伪装的啊!

  只见她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与活人无异的三宝一眼,然后走了过去,在手臂上横着划开一道大约十厘米的口子,把里头汹涌而出的鲜血,尽数涂抹在小女孩的眼皮、舌头,耳朵,手心和脚心中,那血液仿佛被控制一样,如同蛇一般蜿蜒过去,一滴也没有浪费。

  陈金南目瞪口呆。

  等到他手忙脚乱打了急救电话后,赵丽娜已经一头栽倒在床上,脸上的表情万分满足。

  大约是……她觉得自己满足了陈金南的愿望吧。

  ………

  陈金南再看向床边,那里,小鬼带着的三个女孩中,他的三宝恍惚的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而小鬼走了过来,这是它第一次出现这么久,但是,此刻的它看着陈金南,也难过的说道:

  “对不起,我帮不了你了……我没有力气了……”

  它的两只手,一左一右拉着陈金南的两个女儿,源源不断的阴气从他身上涌出,维持着两个痴痴傻傻魂魄的凝聚——

  “没有足够的阴气,她们是没办法投胎的,但是,我撑不住了……”

  从陈金南的第一个女儿死去后,他就带着她了——在他的家乡,这样的女孩是没办法投胎的,因此,他用了自己积攒的阴气来供养她。

  后来,又加了二宝。

  阴气是陈金南的用心供奉得到的,总量有限,但是每天的供给却是越来越大,维持到如今,小鬼连自己的身躯都要保证不了了——

  陈金南不能接受。

  他看着那个满眼依恋的小鬼,此刻哀求道:“我给你供奉,要多少都给,你保护好姐姐们,保护好我的女儿……”

  他哭了。

  但是,供奉在心,不在贡品。小鬼能有这样纯净的阴气,还是多亏了陈金南对他无所求的态度,而一旦有所求,供奉不再全心全意,那么……

  最终,陈金南决定用自己身体的生气,来供养小鬼,同时也间接供养着自己的女儿。

  ………

  何槐把小鬼刨了出来,对这个煽情又沉重的故事很不满意——

  这得多有钱、多闲,才能想出这么纠结的办法啊?

  她酸溜溜的琢磨了两下,突然神色复杂的打量了一下陈金南,言语中很是感慨:

  “其实,要不你就从了你老婆吧,毕竟你瞅你长的……唉,我的意思是,难得有个人相中了你万里挑一的灵魂呢。”

  陈金南瞪大了眼睛,拼命挽尊:“大师,我长得不丑啊!”

  何槐又飞快的看了他一眼,敷衍道:“是是是,不丑不丑。”

  陈金南:……

  此时此刻,一股气横亘在胸口,让他是吞也不舒服,吐也吐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