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槐夏记事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三章:我是良民啊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陈金南是真的长得不丑。

  可问题是,阿槐大人连霍则孙景那种颜值的都瞅不中,想要被她承认好看,首先他得换个品种……

  此刻她的嫌弃显而易见,而陈金南恍惚过后,突然反应过来:

  “大师,我刚才不是昏倒了?这些事……”

  他感觉自己做了好长好长的梦,梦里,过往的所有情景都一一浮现。

  阿槐大人毫无窥探他人隐私的愧疚感,此刻大喇喇说道:“你说你的事啊,我刚才已经从你脑子里过了一遍,大概跟他们都说了下——别说,还挺煽情哈。”

  她是没什么反应的,不过看褚辰和赵良玉两个眼眶红红的样子,估摸着如果写成小说也是一部大IP……

  哎,跑题了跑题了。

  总之,何槐在把小鬼刨出来以后,就顺手又把陈金南拍醒了,此刻趁他没计较这个事儿,赶紧又把娃娃塞给他——

  “看,你儿子,开心不?”

  陈金南:……

  ………

  开心自然是开心的。

  一方面,时日久了,陈金南跟小鬼也确实有了感情。更别提对方在它肚子里呆了那么几个月,每天拼了命的想维持住他三个女儿的性命——没错,三宝虽然活着,可是因为魂魄离体的原因,仍旧处于活死人的状态,没有正常的心跳温度等体征,如今身体活性也还靠小鬼的维持呢。

  但是,更多的还是担忧——

  “大师,他活着,那我的女儿们……”

  他最初只求能够解除这种捆绑的关系,叫这个可怜又可爱的小鬼自由,可是何槐承诺的太多,如今,陈金南就算再理智,也忍不住奢望起来。

  何槐看了看屋子里的两个女鬼,再看看楼上仍旧徘徊在楼梯口的小女孩,点头道:“她们我瞧着是没什么问题的,你想我怎么帮忙?”

  陈金南连忙抱着那个白胖的娃娃,此刻担忧的说道:“我的两个女儿,因为是被强行砍断气运才夭折的,如今浑浑噩噩的,怎么投胎呢?”

  据说魂魄不全的人投胎,来世是要从畜生道走的。陈金南之所以甘心情愿身怀六甲,也是为了女儿们的未来。

  嗯……另一种未来。

  何槐看着他,惊讶的说道:“这还要怎么弄啊?我把她们塞进界门,进了地府不就行了?”

  陈金南把他的担忧说了出来。

  何槐:……

  她想了想,还是没忍住:“你看的哪个年代的说法了?”

  问完心里有点沾沾自喜:

  “亏你还是个‘总’呢,都不知道与时俱进的撒,现如今地府法律那么健全,她们又没做坏事,进地府怎么可能投畜生道?”

  只有以往的封建糟粕才会觉得女孩子早死不给入轮回——

  何槐突然看向陈金南怀中白胖的男孩子,感兴趣的说道:

  “小鬼,你是哪个国家来的,居然还有这么落后的认知……哎呀,我可算明白你们为啥做鬼都愿意忍受黑户的困扰,也要拼命偷渡移民了,就是为了咱们这里的好生活对不对?”

  她赞叹道:“有想法!”

  陈金南听的一愣一愣,不自觉的看着怀里的孩子。

  小鬼:……

  “哇——”

  他哭了。

  他、他也不想的啊嘤嘤嘤,他是死了以后被人家强制封锁在佛牌里卖钱的,他也不晓得为啥子要偷渡过来,签证又不贵,结果却载害自己成了黑户……

  而且这里的人都没有信仰的,他甚至见过隔壁学渣考试,从鸿钧女娲求到上帝耶稣——这样下去了,它收不到供奉的呀!

  当然,这只是一开始的想法,随着在这个家庭里越久,他越是羡慕,对方能有这样的父亲,所以,无论如何他想帮忙维持住这段亲情。

  这才是他不惜牺牲自身也要保全三个魂魄的原因。

  ………

  陈金南暂时还不知道小鬼心里的种种想法,此刻只是惊喜道:“真的吗?”

  何槐点点头:“当然是真的啦,未成年鬼进入地府后,酆都会直接安排魂魄修补——”

  所以说,出问题要找懂行的人,不然瞅瞅陈金南的十月怀胎,哎哟哟,真是愁啊!

  陈金南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系列的无用功,此刻脸色各种变换,不可谓不悲惨。

  而看着这一切的褚辰和赵良玉:……

  虽然听起来很惨烈但是他们还是忍不住——

  噗哈哈哈……

  ………

  女儿的魂魄没事,小鬼如今有了实体,那……

  “那我的三宝……”

  陈金南期盼的看着何槐。

  何槐想了想,伸手对楼梯口的女孩招了招。

  陈金南黯然道:“没用的,小鬼没有阴气给她,她如今,就仿佛行尸走肉,根本不会搭理你,除非我来——”

  他话音未落,三宝就立刻冲了下来。

  陈金南:……

  他摸了摸自己被打的啪啪的脸,默不作声退到一旁了。

  ………

  何槐把小女孩提溜到自己面前看了看,突然鄙视的瞅着陈金南:

  “我听说人类如今都信奉什么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可那也得从实际考虑,你瞅瞅就这水平——”

  她漫不经心的说道:

  “不就是魂魄突然离体,如今肉体和魂魄交接不太灵光么,你扣一碗糯米,点根香喊喊不就得了?”

  想了想,又问道:“你都晓得老说法里,有的女孩下辈子要入畜生道,怎么这个偏偏就不晓得了?”

  陈金南:……

  我那是不晓得吗?我那是根本没想到会这么简单……

  他折腾那么久,各种委曲求全,各种伟大的爱,最终虽然都抵不过这种又简单又直接的手段,此刻好险气哭出来——

  毕竟,身怀六甲这种事,恐怕只有他一个人做的出来了。别提各种孕期反应,都是真实的不能再真实了。

  嘤!

  ………

  在场众人想到这里,虽然不厚道,可是真的是忍不住——

  哈哈哈哈哈哈!!!

  ……

  现在,就剩最后在楼上,从那件事发生之后就没有再醒过来的赵丽娜了。

  何槐琢磨了一下,建议道:“她的魂魄没在这里,估计还没脱离,救是可以救的。但是既然她已经杀人了,反正醒了之后也要坐牢,不如……”

  陈金南心头一跳,此刻连忙说道:

  “大师,我是良民啊!”